复习”大江东去”

最近工作上遇到一些以前没见过的事件. 感概之余想到了阿耐的”大江东去”.到晋江上重头看了一遍,尤其挑了宋运辉在国企和东海”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段落重点复习. 受益匪浅.与去年看时少了些看热闹看情节的心情,多学到了当时没有注意的一些东西. 跟桂说自己还是处与被阿耐卖了肯定帮她数钱的水平. 桂笑,何止数钱啊,你肯定还四处帮她打广告呢. 想想真是. :)

早上难得开车上班,听到NPR里面在访问华尔街时报的经济专栏记者Kate Kelly讲她的新书, Street Fighters: The Last 72 Hours of Bear Stearns, the Toughest Firm on Wall Street. 讲投资银行熊斯坦最后72小时是怎么垮下去的. 一边听,就想到了耐大笔下的宋运辉.要是熊斯坦有宋这样的老大估计这七十二小时会是另一副模样,至少不会当时就垮掉.

他发现,在遇到大事件的时候,其实绝大多数人心中没有一个确定的行动指南,包括他自己也没有。但此时如果有谁跳出来抛出让人眼前一亮的议题,大家顺理成章就把这议题接受了,就跟溺水的人捞到救命稻草一般,也不管其中有多少缺陷和不足。关键在于有谁敢承担责任,抛出议题。而人又大多不善于拒绝,就像有篇心理学文章说的,人不善于说“不”。人心被先到的议题占领了,就给先入为主了,再想扭转,需得加倍努力才行。

宋运辉心想,他今天其实是歪打正着,凭着一腔子的责任心,意外创造出一个方案议题,将众人从迷茫不安中引导出来,找到事情可做,短暂解决盼头问题,他同时无形中成了一只头羊,他也当仁不让地做了。但究竟他能带着众人走向哪里,该轮到他迷惘了。可前狼后虎,轮不到他奢侈地迷惘。他想到会议当时隐约产生的,至此他还不敢深想的激进想法,心说他这回是自己把自己抛到风口浪尖,自己把自己送到钢丝绳上走钢丝,等待他的是成王败寇的极端命运。

他思索良久,终于还是决定照着今晚会议的工作强势,不屈不挠地继续下去。他已经厌烦每次他提出方案,被五人集团讨论来讨论去,最终还是采用他方案的官僚拖沓作风,他也已经厌烦本该属于服务部门的后勤人事办公部门人员拖延工程技术进度。他知道自己的思想受了某些西方企业管理思想的影响,但他不准备妥协,他冲出金州,要求来一个新兴企业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自主自强,摆脱死气沉沉的官僚体制。或许,这回的困境也是一个难得的机遇,难说得很。
1989-4

复习”大江东去”》上有1条评论

  1. 将众人从迷茫不安中引导出来,找到事情可做,短暂解决盼头问题
    ~~~~~~~~~~~
    事情大条陷入焦虑人群的第一针止痛剂。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