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常

本来旧金山注明的阴霾夏天要到七月份.今年提前两个月,五月底就连着凄苦阴冷一个多星期,今天凌晨干脆下起雨来.当时在睡梦中听不真切. 只记得隐约听到劈劈啪啪雨拍窗的声音. 刚刚突然听到天窗上一阵鼓点声,哇,又下雨了.怪不得南加州的朋友在脸书上抱怨,”快,给西雅图打电话,告诉他们快把这种倒霉天气拿回去.”

好像真的要变成西雅图了… :(

豆瓣上【守破離】给了好多下栽赵口述新书的方式,米粥快速下了,我们俩整晚都抱着电脑看.
刚看到四十一页,讲到五月初了.
十分震惊. 赵怎么可以这么天真啊?!在中国政治体系里混了那么多年, 做到那么高的位子,怎么可能看不到这么明显的陷阱和黑手? 难道他们不该像阿耐小说里的宋运辉,周到缜密,步步为营么?难道他没读过伴君如伴虎这句话?怎么可能看到周围这么多细密线索白纸黑字写着”陷阱”还认定主子和自己一条心呢? 我对这本书的可信性表示怀疑. 如果赵真的这么讲,他会不会另有苦衷不能直说呢? 困惑.

看到六十三页.
赵在控诉对他的撤职不符合党章,甚至同意戒严的过程也不合法.是邓一言堂. 不由叹息. 原来他真的天真.真的认为中国的法真的有人执行. 连我这个当时的小孩子都记得河殇里讲到刘少奇的死,他的被监禁,白发长到多少多少,当时的话外音是,当一个国家的法律保护不了它的副主席,又如何指望它能保护平头百姓?赵肯定没看过河殇.

所以赵真的和广场上的学生一样天真. [叹息] 也许整个机制就是鼓励这种天真吧? 所以很多很多党内人士真的是理想主义者,相信共产主义那个乌托邦. 只有少数老辣的如毛,如邓才是真的懂得政治为何物.[叹息又叹息]

六十八页,
第一部分完
原来是君子和政客的区别. 赵是君子,讲品德,信义. 邓是无毒不丈夫的政客. 道不同不相与谋.看来二者分道扬镳是早晚的事.

反常》上有1条评论

  1. “好多下栽赵口述新书的方式”
    有连接吗?
    赵和胡都是理想主义者吧. 以前听上海一位历史学教授讲故事. 他把胡和那些”在中国政治体系里混了那么多年”,”做到那么高的位子”,看过种种”陷阱和黑手”的人相比, 说胡是当时的唯一, 像太阳一般闪闪发光的内心. 赵和胡都曾经被邓喜爱过. 邓也有他崇高的理想主义的一面吧, 不过更是厉害的政客!

    Jean的回复:
    有要的同学在此留言,我单独email给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