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子之手

回想了一下儿自己参加过的婚礼,竟各有特色。忍不住写下来,指手画脚一哈。

年份 / 朋友名字/ 地点 / 风格
————————————————————-
1)1995 / 波顿 / 三藩市 / 中餐馆喜筵
2)1996 / 贝蒂 / 三藩市 / 教堂婚礼+中餐馆喜筵
3)1998 / 桂 / 多伦多 / 航海俱乐部,西式仪式和西式喜筵
4)1999 / 马克 / 费城 / 教堂婚礼+私人高尔夫球俱乐部喜筵
5)1999 / 斯戴分 / 南法国小镇 / 市政厅婚礼+古堡喜筵,彻夜狂欢
6)2000 / 鲍 / 三藩市 / 五星级旅店 (Ritz-Calton),半中半洋
7)2002 / 奥琶 / 硅谷南湾 / 印度婚礼,载歌载舞*

*奥琶的婚礼之前的所有节目我都参加了,从准新娘小聚(Bridal Shower)到准新娘最后的狂欢一夜(Bachelorette’s Party)。但是到了她婚礼那天我偷偷溜到山里滑雪去了。

贝蒂和波顿都是我的大学同学。他们的另一半都是高中或者大学时即开始的持久战,所以一毕业就立刻完成婚姻大事。波顿和贝蒂都是很小就随家人移民加州,一个来自广东,一个来自台湾。贝蒂的老公也是广东移民,双方父母都在本地,所以他们的婚礼都是很老派的中式盛宴,红火热闹,上百的客人都在埋头大吃。觥筹交错。新娘却从始至中都是西式婚纱。

以教堂仪式开始的有贝蒂和马克。一对新人是台湾MM和广东GG,另一对是荷兰GG和美国MM.教堂一个靠着太平洋,一个靠着大西洋。但都是一样的冗长繁琐,对我这不黯宗教的人来说无疑是苦刑一般。随着众人一会儿站起一会儿坐下,一会静默祈祷,一会还要唱歌。好像漫漫长路无尽头一样在挨着。有了贝蒂的教训在先,马克婚礼那天,我还故意迟到了四十分钟才偷偷溜进教堂,以为可以正好赶上个尾巴,能够在门口目送新人离开红毯呢。谁承想,马克娶进门的新媳妇的家族竟是早先的五月花那一众里的,婚礼规模之大,规矩之多,是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教堂仪式就长达三个小时。唯一的亮点是在新娘子的所有父母兄弟姑婆深嫂都讲完了他们的神圣贺词之后,却见马克的父亲抱了一把吉他上了台,这个留着大胡子瘦瘦高高让我想起凡高的荷兰男子,竟唱了一曲马克父母改编过的温婉动情的美国民歌《蝴蝶的吻》(Butterfly Kisses):

There’s one thing we know for sure
He was sent here from heaven and he’s mamma’s little boy
As we drop to our knees by his bed at night
He talks to Jesus and we close our eyes
And we thank God for all of the joy in our life
Oh, but most of all for..

这世上有一件事我们从不质疑
他是上天的赐福,妈妈的宝贝
每当夜晚来临,我们守在他床边
听他与上帝对话,我们不禁合目祈祷
感谢上帝给与我们生命中的喜悦,
更感谢。。。

Butterfly kisses after bedtime prayer
Reading a story and stroking his hair.
“Walk beside the pony, dad, it’s my first ride.”
“I know the cake looks funny mum’ but I sure tried”
Oh, with all that we’ve done wrong, we must have done something right
To deserve a hug every morning and butterfly kisses at night
晚祷后那蝶翼般的吻
给他讲个故事,轻轻抚摸他的头发
“离小马近些,爸爸,这是我第一次骑马,我有点怕”
“我知道这蛋糕看上去滑稽,妈妈,可是我真的很尽心尽力。“
噢,虽然我们有无数错失,这一次我们一定做对了什么,
才配拥有每天早上的一个小小拥抱,和每个夜晚蝶翼般的吻

He’s sixteen today
And he’s lookin’ like his parents, a little more every day
One part man, the other part boy
Playing his music, so much to enjoy
Trying his wings out in a great big world
But we remember…
宝贝今天十六岁了
每天每天,他看上去更像我们多一点
一半是成熟,一半是幼稚
沉浸在他的音乐世界,如此多的喜悦
广阔天地里他初试羽翼
但我们依然记得。。。

Butterfly kisses after bedtime prayer
Reading a story and stroking his hair.
“You know how much I love you mamma, but if you don’t mind.
I’m only gonna kiss you on the cheek this time.”
Oh, with all that we’ve done wrong, we must have done something right
To deserve a hug every morning and butterfly kisses at night
晚祷后那蝶翼般的吻
给他讲个故事,轻轻抚摸他的头发
“您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妈妈,可是如果你不在意的话,
这次我可不可以只吻你的脸颊”
噢,虽然我们有无数错失,这一次我们一定做对了什么,
才配拥有每天早上的一个小小拥抱,和每个夜晚蝶翼般轻盈的吻

Oh the precious times
Oh, like the wind the years go by
Precious butterfly
Spread your wings and fly
噢,那些珍贵的往事啊,
如风般流转
我们珍贵的蝴蝶啊,
也要展翅飞远

He’s marrying here today
He’ll make a promise and we’ll give him away
Standing by the chapel just staring at him
He asked what we’are thinking and we say “we’re not sure,
We just feel like we’re losing our baby-boy”
But we remember…
他今天在这里成婚
他将陈述自己的誓言,我们将送他走完这红毯
站在圣坛上,站在他身边,我们目不转睛
他问我们在想什么,“我们也不很明了,
只是觉的我们正在失去我们的宝贝“
但是我们依然记得。。。

Butterfly kisses after bedtime prayer
Reading a story and stroking his hair.
“I’m walking down the aisle now, it’s just about time.”
“I’m going to be the groom now, mamma, pleast don’t cry.”
Oh, with all that we’ve done wrong, we must have done something right
To deserve a hug every morning and butterfly kisses at night
晚祷后那蝶翼般轻盈的吻
给他讲个故事,轻轻抚摸他的头发
“时间到了,我必须自己走完自己的红毯。
“我要去做新郎了,妈妈,请不要哭。”
噢,虽然我们有无数错失,这一次我们一定做对了什么,
才配拥有每天早上的一个小小拥抱,和每个夜晚蝶翼般的吻

We couldn’t ask God for more, this is what love is
We know we’ve gotta let him go, but we’ll always remember
Every hug in the morning and butterfly kisses
我们不会向上天祈求更多,这就是爱,我们知道
我们明白我们将要看他离开,但是我们会永远记得
每天早上的一个小小拥抱,和每个夜晚蝶翼般轻盈的吻

从一开始,我们就看得到马克父亲脸上的泪光,听得到他歌声里的颤抖,唱到 “他今天在这里成婚”那一节,他泣不成声,哽咽着唱不下去了,台下的我早已泪流满面。。。

事后我和马克说我最爱的就是他父亲为他唱的那首歌,马克苦笑说新娘那边的人本来是三令五申不想让他父亲唱得,觉得和教堂的神圣不衬。谁承想他还是执意的唱了。听得我目瞪口呆,也因此对教堂婚礼彻底没了胃口。有什么能比父母对子女的爱跟神圣呢?

也许因为知道这幕后的一个小小的矛盾,也许是因为和当时同行的男友在闹别扭,接下来的喜筵设在树林深处一个美丽的俱乐部阳台,美轮美奂花团锦簇美酒佳肴都索然无味了起来。唯一记得的是那种深深的绿,连树叶间偶尔谈进来的阳光都带了绿色的光晕。

相比之下,桂的婚礼既不是最奢华的,也不是最盛大的,可能是人数最少的,但却是我所参加过的婚礼里最和谐,我最喜欢也是玩得最开心最尽兴的一个晚上。

可见钱不是万能的。

携子之手》上有4条评论

  1. 这歌真动人

    Jean的回复:
    是。当时我以为是他父亲自己写的。曲子也好听。后来才知道是首有名的folk song,原先是父亲写给出嫁的女儿的。他们把歌词里的对话都改正Mark说过的话了,所以分外情真意切。

  2. 真的那么动人的一支歌,都读的我泪汪汪的了

    Jean的回复:
    昨晚上写到这里,跑去把当年婚礼上马克父母向来宾分发的小册子找来,里面有歌词和马克从出生到结婚的照片复印。我一边抄歌词,一边哗哗地流眼泪。几乎能猜出他们看着深爱的儿子在千里外的异乡安家落户,心中的不舍和疼痛。
    可怜天下父母心。。。

  3. Lovely story. 就为那首歌,闷在教堂三小时也值得了. 呜呜…..
    Glad to know that you enjoyed 桂’s wedding! 🙂

    Jean的回复:
    可是在记忆里闷在教堂里三个小时的苦闷比那首歌的印象要深得多。要不是翻出了当时的“节目单”,我差点把那首歌给忘光了。可见苦闷的经验比感动的瞬间更令人难忘。呵呵。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