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来!

最近忙的焦头烂额的。生活在慢慢的,坚定不移的,而且翻天覆地地变化着。。。:)
今天稍微松了口气,先来胡说几句。

明天中午去和旧日的大小老板吃饭。

我大学毕业就加盟了大老板麦克的队伍。当年他刚刚升级为助理合伙人(Associate Partner)。厮杀了四个回合的面试下来,见到麦克时,聘用书已经是稳拿了,是否加入,决定在我。麦克是个很好相处的人。说话很直接很实在,不高的个子,很墩实的体格,戴着黑边眼镜,却没有一点文人的气质,有着爽朗的大笑。见面十几分钟的时间里我已经完全信任他了。那以后的四年半,我对麦克的敬重有增无减。他是我们这个小小的西岸“队伍”的头儿,因为他姓Kern。我们给了他个昵称: Colonel (将军,和Kern的发音相象)。他,确实是我们的将军。后来听资深主管讲起,原来麦克在新奥尔良出生长大,酷爱萨克斯风。这才明白他个性里的不拘小节和那依稀可觉的热情和浪漫。

因为我是小组里不多的女子之一,又属于麦克在西岸雇佣的第一批职员(在我加入之前,小组里的其他人都是麦克从芝加哥“移植”过来的),所以麦克一直对我很关照。当我表示喜欢软件胜于喜欢硬件之后,每拿到软件类的项目,他都会想到我。在项目分配上他也会照顾我喜欢旅行的心愿。在我这一面,自己也尽量把交过来的任务做得漂亮,不给麦克丢脸。

四年里麦克迟迟没有拿到“正式合伙人”(Partner)的头衔,一直使我愤愤然。有些消息灵通的同事说麦克不太会“卖合同”,拿不到大钱大客户,所以才如此屡次被排挤。其实更主要的可能是当时西岸的公司多是高科技起家,又都是偏小型的,比不得东岸的传统经济,财大气粗,对IT咨询的需求量也大,钱比较好赚。再加上麦克爱护手下,不太肯把我们往太远的地方派。所以两头为难。再加上麦克不是那种喜欢信口开河,天花乱坠,不择手段的人。所以很多比他经历浅的人都先他一步当了Partner。不过在我离开之后,听说麦克终于如愿以偿,在公司正式上市之前,挤进了“正式合伙人”的行列,颇赚了一笔。不仅可以经常去打他深爱的高尔夫球,还买了条颇具规模的游艇,迷上了航海。

小老板斯蒂夫比麦克要顺利的多。一路平步青云,三十出头就当上了“助理合伙人”。在旧金山买了美屋。刚认识他时他刚刚从资深咨询员升为主管新鲜人。我那时刚刚当上资深咨询员。麦克刚刚拿到下一期的索尼项目的合约,因为是软件工作,又有去东京的机会,他就很够意思的把我调进了这个项目。我给分到斯蒂夫手下。领着两个日本分公司的小孩做程序。合作愉快之余,还和斯蒂夫成了书友。因为发现我们对写作都有着憧憬,而且看书的趣味选择极相似。

在离开公司之前,我接手了自己做过的最难也是最有意思的一个项目。手下有了将近十二个小兵。面对各色各样的性格和关系。我不时的向斯蒂夫求救,咨询做主管的方方面面:如何安排时间,如何保证和每个人都有足够的接触明白他们的需要和优缺点,如何在不乐观的环境里使大家不丧失斗志,如何对付捣乱分子,如何知道什么时候该强什么时候该退一步海扩天空。每一次他都写来诚恳的心得和建议。看得我心服口服。他曾经给过我一个单子,我保存至今。因为觉得不仅是做主管的人应该知道,更是与人交往时准则。(等回家找出来贴给大家看)

离开原来的公司以后,斯蒂夫成了我唯一保持联系的老公司的员工。经常从他那里探到麦克的消息。

几个星期前给几个亲近的朋友发了订婚的消息。斯蒂夫是收信人之一。没有想到告诉麦克因为总觉得自己只不过曾经是他手下的一名小兵。离开后也没有怎么联系。没想到信发当晚就收到了麦克的祝贺信,说这次一定要聚一聚,庆祝一下。最后订在了二月十二号,也就是明天。刚刚和麦克,斯蒂夫在MSN上确定明天中午大家的计划都没有变动时,麦克说他在重新组织我们原来的“队伍”!听得我心里一动。。。

是不是又要重来?

现在的工作虽然舒服简单,但是真的有点想念当年的紧张和快节奏。。。更何况如今的公司真的有点看不到希望的样子。这样子原地踏步,实在是鸡肋了。。。

在MSN上麦克匆匆说了明天面谈就下了。连这种匆匆都让我想念了。。。

2 thoughts on “重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