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崔健美文一篇 (转帖)

在江湖看到这篇关于崔健的评论。作者: 绿如蓝。真是好!严重推荐一下儿。美文一篇

这两段另人宛而。。。

到了大学以后,我还是只听崔健。我们这一代人很多人都能对张国容、梅艳芳的歌倒背如流,而我不能,就是因为我的整个青春时代只听崔健。。。。张国容、梅艳芳什么的,我只是在宿舍的收音机里听过,一盘磁带也没收集过。不但自己不收集,对那些收集的人,还不屑一顾,心想:放着好好的红烧肉不吃,去吃那些烂白菜叶子,切。。。。

其实那时我到底爱崔健什么呢?想来想去,大约就是喜欢他歌中的libido(弗洛伊德用语,中译大约就是性激素吧)。那种愤怒,那种激动,那种傲慢,那种把胸腔里所有的力气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的力量――或简而言之,那种性感。象我这样,从小到大被迫害成三好学生的人,体内得积压了多少无家可归的荷尔蒙啊,而崔健的歌,就是荷尔蒙的团支部,就是荷尔蒙的党组织啊。所以那个时候,觉得别人的歌都是花拳绣腿,而他的歌是九鹰白骨掌――一掌劈下来,就让那个不痛不痒的世界粉身碎骨。

这两段让我感动。。。

2002年的时候,崔健来纽约演出一次,在downtown的joe’s pub。我去了。音乐一响起,不知怎的,我就开始泪流满面。他唱了两个小时,我哭了两个小时。好像多年没见的大哥,在生离死别后重逢似的。我的整个青春,欢乐,泪水,爱,恨,象麦田一样随他的歌声摇摆起来,金灿灿的。当时我就想:老崔啊老崔,你都四十了,我也直奔三十了,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在我心里,还那么温暖,谢谢你。

其实我现在都不怎么听崔健,虽然他的CD,磁带都收集着。总觉得不到痛不欲生、或者欣喜若狂的时候,听他的歌,就是一种不敬。一般的小痛小病,听听《心太软》就可以了嘛,一般的小幸小福,听听《但愿人长久》也就行了,麻烦人家崔大哥干嘛。能不麻烦就不麻烦了,就像有个头疼脑热,补什么人参啊。

评论崔健美文一篇 (转帖)》上有4条评论

  1. what you said on 1415 is right, I totally agree with you.

    Jean的回复:
    :) 原来你是从1415那里找来这里的呀!

  2. what you said on 1415 is right, I totally agree with you.

    Jean的回复:
    :) 原来你是从1415那里找来这里的呀!

  3. no, I am not from 1415, I am from plum.From her, I knew 1415, then I knew you.
    you are great! I got to say.

    Jean的回复:
    啊,梅子!爱死梅子的菜了!:) 我也是她的忠实读者,流着口水的读者。。。:)~~~~~~~
    嘻嘻,谢谢啦。常来玩儿啊!

  4. hehe,有小道新闻说,绿如蓝就是写起故事来温柔世故又无情的DrunkPiano。。。

    Jean的回复:
    是啊是啊,听说了.多好的写手啊!希望她高产呢.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