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读骨钟-末药是我的,它的苦涩香气

去年二月病中读完《骨钟》(the bone clocks),大爱。想都没想就拿了第二章的标题做评论的标题”末药是我的,它的苦涩香气“(Myrrh Is Mine, Its Bitter Perfume” )。因为看完后最爱就是第二章里那个短命的爱情故事。可是写介绍时回头重翻却被第五章的魔法和决斗吸引过去。标题没变,最终的评论却与初衷大相径庭。

上周看完David Mitchell骨钟后的新小说“The Slade House”, 又兴冲冲把骨钟跳着看了一遍。主要把最不喜又最长的第四章完全跳过,第一,第二,和第五几乎是全部重读。这一次自己全心全意回归最初的感动,Hugo和Holly间那转瞬即逝的爱情故事,夜深人静,看得我流泪心痛,真真实实的刺痛,为他们一直痛一直痛。

为什么呢?是因为故事背景所在的滑雪小镇吗?是因为我深爱的滑雪这孤独的运动吗?是因为两个孤独的孩子相遇相爱吗?是因为他们的故事第二天一早就戛然而止,连开始都没有来得及吗?

But it’s the feeling of love that we love, not the person

我们爱的是爱的感觉而已,跟那个人无关

The feeling of being chosen, desired and cared about.

那种被选中,被渴望,被在乎的感觉

In the velvet dark, I see her smile: a blade of happiness slips between my ribs, “What?”

丝绒般的黑暗里,我看见她在微笑:喜悦如尖刀般游刃于肋骨之间,“嗯?”

他被幸福冲昏,渴望能够把时间暂停。但是第二天一早面对“爱”和“永生”这个选择,Hugo立刻头脑清醒的看穿了这个爱情故事的丑陋结尾,毅然选择了“永生”。

但是故事并没有完。二十多年后,最终的善恶大战之后,逃亡途中,Hugo虽然第一个来到逃生门前,他反而退在一边等着她赶到,把唯一的生路留给了她。从始至终没有露面。这第二次面对选择的时候,他选了“死”。甚至在死神抵达前一分钟里,当他确认Marinus早先确实“翻阅”了Holly全部记忆时,他最后的问题是,”当年她也爱我吗,Marinus?我们都还那么年轻的那个晚上,同被困在瑞士滑雪小镇的那个晚上?“

现在写出来感觉好像是有点肉麻廉价。可是阅读感受却是真实的几乎难以直视。

骨钟这小说其实有那么多的好,用植物和动物来比喻善与恶这两大势力,世界末日以地球用尽所有资源而陷入黑暗的新颖又合理的解读,David Mitchell日趋完美的写啥像啥的那支神笔:中下层的南伦敦;高大上的剑桥新贵,伊拉克的战地记者,中年危机的作家。可是这些在我眼里都黯然失色。归根结底,我跟疯狂迷恋冰雪奇缘的五六岁小女孩似乎没啥区别,只对”爱“最买账。

家门口的宝藏-奶茶店和书店

幸福的周六!

离我们家一个街口的地方去年开了一家书店。点名叫“史蒂文书店”。书店的营业时间很奇怪,晚上早早就关门,我下班后基本就赶不上。所以一直没机会进去。
今天早上带小人参加学校的早餐松饼活动时,小人好朋友的爸爸说下午要去一家书店弹吉他。然后就发现居然就是我们家门口这新书店。所以我们欣然前往。去之前和其他家长聊到这家书店,大家都说现在还敢开书店的也算是很冒险的一个投资了。但是大家又都希望它能存活。所以纷纷表示要去买书支持。

书店都是二手书,书的种类比较乱,基本是畅销书,罗曼史,科幻,等。还有一个布置的很舒适的少儿读书角,儿童书也都是二手。店主是个三十岁左右东欧俄国口音的男子。店员却都是中国人。气氛有点奇怪。回来一查原来是个连锁二手店,以卖基督教类书籍起家!在旧金山这也算是一个异类了。真有意思。不过小人好友爸爸的古典吉他弹得非常行云流水,而且很多曲子居然是他自己写的。我们几乎捧场一直到演出结束。小人还选中两本连环画,我们买下来。
img_20160910_143646

中间我肚子饿了,就去自己喜欢的越南三明治小店买烤猪肉三明治。一边走一边想,要是再来杯珍珠奶茶就好了。然后就看到街对面一家以前没见过的新咖啡馆,店面小小,招牌却很小资可爱,“Mr. T Cafe” T字是一片绿叶。买完三明治,一边啃一边走进了Mr. T Cafe. 哇塞居然真是珍珠奶茶店!而且有奶盖!可以自己选茶(黑茶,绿茶,乌龙)!还可以选三种topping free!我选了普通杯乌龙焦糖奶茶,半糖,加了珍珠和布丁。才$3.25!好便宜!拿到手喝第一口!哇塞!天堂!

一路走一路喝。一边和米粥表示以后我天天要来这里喝奶茶!而且普通杯太小了!下次要挑大杯!这里还卖各种台湾小食,蛋仔(有抹茶,巧克力,杏仁,红豆,等等),章鱼烧,蜂蜜吐司honey toast)…
mtcafe2

mtcafemenu1
mtcafemilktea
img_20160910_152019

Stevens Books
Address: 49 Ocean Ave, San Francisco, CA 94112
Phone: (415) 859-5371

Mr. T Cafe
Address: 4689 Mission St, San Francisco, CA 94112
Phone: (415) 769-5681

最近的一些吃吃喝喝 (9/5/2016更新)

1。四姐川湘 Hunan Cuisine
年初某段时间突然发现点开我那篇关于奇峰阁的博客流量大增。给我很不好的预感。是不是关门了?后来从圣地亚哥回来想吃湘菜,一查果然关门了。我们就跑去Fremont的故湘居试试看,发现比以前好了不少。于是再馋湘菜就去故湘居。然后今天我们就发现了我们更喜欢的一家湾区湘菜馆,也是在Fremont, 四姐川湘。从装潢到菜单到菜品的味道都非常贴近国内餐馆现状,也就是很高大上!连小人都注意到了这里装潢与众不同。拽着我的手指说,妈妈这椅子背上的石头和你的戒指一样,但是比你的大好多!我们吃的非常满意,尤其喜欢他们的烤羊肉串,完全是国内路边烤串的味道,好好吃!!很多菜都没来得及试。准备以后常来把想吃的都吃一遍。立刻晋升为我们最爱湘菜馆。貌似已经威名远扬。我们五点半到还有位。六点以后就开始排队了!旁边的大桌都是早早被人预定走了。

IMG_20160903_174744-COLLAGE

Hunan Cuisine (四姐川湘)
Address: 6004 Stevenson Blvd, Fremont, CA 94538
Phone: (510) 687-1222

2。歇脚亭 ShareTea
从台湾回来很馋奶茶。又听说最近湾区新开了很多很多台湾奶茶店。上周在圣马刁吃完川菜在手机上找了口碑不错还比较顺路的一家过去。因为在市中心,懒得找停车位就放下米粥同学去帮我买了一杯他们的招牌奶茶“北海道”(Hokkaido),在街上兜了一圈再接他走。一路边喝边开车。好喝极了!今天在Fremont发现离妈妈家不远还有同样的分店,就又去买了一份,这次停车方便,小人和米粥也都捧了一杯出来。我要了“冲绳”(Okinawa),米粥要了芋头,小人要了一杯草莓冰沙拌荔枝果冻和冰激凌。三个人都非常满意。小人尤甚,喝了第一口就大叫下次还要来这里!喝这个!好好喝!我太同意了。

跟以前喝的奶茶不同是他们的茶味特别浓,是正经的茶叶煮出来的味道,带着清香。北海道是焦糖,冲绳是红糖。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北海道。很奇怪是两个店生意都不好,我们是唯一的客人。而且招牌上不写中文名,只是一个大大的”ShareTea”.非常曲高和寡的样子。而且店员也不懂中文。上次我嘱咐米粥去买北海道,还遇到一点麻烦,因为店员不懂中文,米粥一着急也忘了北海道英文是什麽,还是店员从后面请出一位懂中文的才解决问题。它们的中文名这么好,为什么不打一个中文招牌?好奇怪。
IMG_20160903_205509

歇脚亭 ShareTea Union City
Address: 34391 Alvarado-Niles Rd, Union City, CA 94587
Phone: (415) 205-9048

歇脚亭 ShareTea
Address: 204 2nd Ave, San Mateo, CA 94401
Phone: (415) 813-8296

这两个新地方都要感谢我最近开始追踪的一个微信公号:湾区吃货小分队!简直是应有尽有!而且更新频繁!一时间湾区几乎变成吃货天堂!幸福感爆棚!
他们也有网站。但是微信公号更好用一点(微信V5!)
-湘菜馆:死了都要辣,不淋漓尽致不痛快!湾区湘菜只有这样才足够表白
-奶茶:如果你在旧金山,得知道这些秒杀洛杉矶的奶茶店

3。重庆小面
慕名已久。米粥中午来吃过一次,说味道好。人山人海的。
周日带小人在市中心冰场滑冰,索性近水楼台早早的赶到。结果意外惊喜,根本不用排队。我们要了一份担担面,一份酸菜牛腩面,给小人要了一份不辣的排骨面。另外要了一份夫妻肺片和蒜泥白肉。味道很好。以后可以常来。
IMG_20160904_174539-COLLAGE

Chong Qing Xiao Mian 重庆小面
Address: 915 Kearny St, San Francisco, CA 94133
Phone: (415) 983-0888

令人惊喜的露营

这辈子露营次数一只手数得过来。大学时跟HKN成员们去优胜美地露营是第一次。工作后跟桂他们在Big Sur露营一次还是两次,然后就是去优胜美地攀岩那次,因为要一大早去石头前面排队,提早订了一个露营地。所有这些露营我几乎都没有睡着过。后来桂跟我说一定要搞一个充气垫才好。但是知道了这个信息后也一直没有机会再去露营。一晃就是十多年了!

小人同学的家长会今年初就告诉大家该校三年前开始建立了从一年级开始每年一次的集体露营的活动传统。我们抱着要融入大家庭,不能让小人错过任何出去玩的机会的原则报了名。虽然我并不热衷露营,但是米粥同学对露营一直有着很浪漫的想象。我们一直拖到露营前一周才开始清点家里的器材,根据想当然和这次只是试试看一切从简的偷懒心情,带了我N年前买的双人帐篷(还被米粥同学带到“烧人”活动被狠狠的晒了一周),我们已有的三个睡袋,以前零零落落买的头灯,室外便携吊灯,添了一个双人充气垫,两个折叠露营椅子,一个便携式冰盒,犹豫再三没有买炉子,准备冷汤冷水对付一下,大不了蹭别的同学的炉子烧点开水而已。我临出门兴起塞了两瓶葡萄酒进去。

结果小人开心的无以言表。我们则对各式各样的露营设备大开眼界。

我们提前告诉小人要跟同学们去露营。他问什么是露营。我们说就是在外面搭好帐篷然后睡在里面。他觉得很新奇。我们以前在家里给他搭起帐篷玩过,所以他以为就是把帐篷搬到外面然后和小朋友们一起睡。小人最近在迷恋“老雷斯的故事” (The Lorax). 对里面的插曲尤其入迷。反复的听,看音乐录像。所以这次他老早就想好要在露营地时候给小朋友们放这个动画片里的音乐录像。我们想到露营地在山里可能没有手机信号。所以出发前下载了录像文件在平板电脑里收好。

露营时间是周五周六住两个晚上,周日回。我们打算就住周五一个晚上。所以周五他学校两点四十放学就立刻把他接走,装好东西就上路了。

从旧金山开车要70分钟才到。因为离我很喜欢的小镇Pascadero不远。我决定走一号公路,顺便在小镇停一下买一个新鲜出炉的朝鲜蓟心的面包当晚饭。顺手买了一瓶猫瓶子的德国Riesling. 这次碰到的是深蓝透明瓶子猫。

一号公路就很美,靠近Pascadero居然出了太阳,在夏天的湾区海边太难得了!等离开小镇往营地开,一路从散布着牛羊马群的海边牧场到尤加利树林到橡树林到红木林,风景各异,全都美的没朋友。我才想起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去湾区山里徒步了。真是爱湾区这些唾手可得的自然环境。

到达营地差不多是四点半。营地在红木林里。刚刚停好车就有好几个小人的同学冲上来一边拍车窗一边喊他的名字。忙不迭的开门把小人放出去,他们尖叫着跑掉了!我和米粥几乎惊呆了。这也嗨得太快太剧烈了吧?!他们不过是两个小时不到前刚刚在学校分手而已啊!

然后接下来我们搭帐篷,和家长们布置餐桌准备晚饭,整个过程都是偶尔看到小人跑回来看一眼然后又不见了。其他家长说露营就是这样,不怎么看得到小朋友们。他们自己在营地里疯去了。米粥不太放心,常常跟踪他们。我则乐得开了瓶红酒,看看书或者跟其他家长聊天。手机信号从我们离开Pascadero那个小镇就没有了。

我们的小帐篷一搭出来就开始相形见绌。其他家庭的帐篷都大的好像宫殿一样,还有前厅啥的。米粥羡慕的说“烧人”的时候特别羡慕那种有“前厅”的帐篷,因为又遮阳又通风。。。晚餐准备过程又是一次结实的室外厨房装备教育课。首先所有人的炉子都是平平的一个便携铁箱,打开来有两个炉头。然后就是各种锅碗瓢盆。有煮肉末意面的,有烤奶酪三明治的,当然也有利用营地自备的烤架烤热狗的。好在我从镇上买的新鲜面包得到大家一致好评给我们稍微挣了一点点面子。否则我们就成了唯一一家等着吃热狗自己什么都没准备的了。

树林里夜幕降临的比较早。小人和他的小朋友几乎人人一个头灯,在营地继续玩失踪。我们这次一共来了差不多二十多近三十家,因为包括一年级和三年级的小朋友们。我们租了这个公园一整片的营地。三年级住山坡下,一年级住山坡上。我们的营地比较独立,孩子们两片营地跑来跑去。很多小朋友带了山地车,飞奔来去。说是玩消失,其实不过是一个帐篷一个帐篷玩过去。没有往树林深处跑。米粥也因此稍微放了心,回来跟家长们吃饭。小朋友们也陆陆续续出现在餐桌旁,聚集在两大桌吃晚饭。

吃完晚饭就念叨要烤棉花糖。于是家长们点起来篝火,分发棉花糖,烧烤签子,桌子上摆了饼干和巧克力,准备往里面夹烧热了的棉花糖。。。这次还见识了更高级的听都是第一次听说的露营甜品,烤香蕉。整根香蕉像夹热狗的面包一样切成两半,里面塞上黑白巧克力碎,和切成小块的棉花糖,然后用锡纸包严实,丢到火力去烤。烤热了拿出来,打开锡纸,用勺子挖着吃,巧克力都化在烤熟了的香蕉肉里,棉花糖也是胶着状,虽然比不上高级餐厅的高等甜品,但是对露营来说算是非常高大上的甜品了。不过一年级生普遍不感冒。个别三年级生和大人们都吃得津津有味。

跟我住过的营地相比,这个San Mateo County Park Memorial Park真是太高端了。不仅有正式的带冲水马桶的厕所,而且厕所有灯!还有淋浴(当然只有冷水)。我记得在Big Sur露营那次,我和桂摸着黑去厕所,当时没有头灯,摘隐形眼镜还需要有同伴在旁边打着手电才可以。这里野餐桌边上还有自来水管!简直是露营天堂。

唯一让我抱怨的是蚊子。不过据说这个公园的蚊子比他们上次去Big Basin的已经温和多了。这次只要在餐桌上点了驱蚊蜡烛,我们再各自喷一些不带DEET的驱虫剂就基本可以过得去。虽然我还是给咬了几口。但是都是小包,没有特别严重。据说上次在Big Basin露营,所有人回家都全身是包,有个孩子脸都肿得变了形。所以我不应该抱怨。虽然我们家好像只有我被咬了,小人和米粥都平安无事。

有了充气垫的露营依然睡得不好。米粥认为主要是我们帐篷太小了。誰一翻身另外的人都会被吵醒。唯一睡的好的好像就是小人。我和米粥轮流醒来等天明。

小人在篝火边吃完棉花糖三明治还是又玩了一会才肯进帐篷。大概九点左右睡下。凌晨七点不到帐篷的墙壁泛白就醒了。我跟他起来刷了牙回来发现其他小朋友也都开始从帐篷里跑出来。营地里很快就到处都是孩子们兴奋的叫声了。一年级和三年级很快就壁垒分明的开始对抗。家长们互相交换了各自的观察和听到的只言片语,表示小朋友们的战争升级很快。不止一个家长提到了”lord of the flies”(蝇王,比较经典的一部现代美国小说,讲述荒岛上的一群孩子在没有大人的监督下很快转入残忍的互相压榨残杀的黑暗故事)。

早餐又让我大跌眼镜。除我们外所有的家长都带了咖啡粉,分成Frech Press和dripping 两种咖啡“煮”法,都在一锅一锅的煮着热水冲着热咖啡。French Press的杯子我们以前见过。但是用dripping 支架,一杯一杯滴咖啡的居然占大多数。连咖啡都这么讲究,早餐自然是各种热气腾腾,从炒蛋,到煎香肠,到荷包蛋,应有尽有。还好没看到和面粉做松饼的。

吃完早饭才八点多,家长们分了好几拨聊天,我们这拨开始讨论要不要去徒步,以及选择去哪里。很多跳过周五夜的家庭开始陆续到达营地,大家说说聊聊一直到九点多才开始渐渐达成共识去徒步,并且很有野心的要去爬到山顶。讨论从哪里走才是最靠谱的从营地去山顶徒步路线起点又讨论了好一阵,直到十点多才开始启程。开始家长们纷纷表示孩子们打得正激烈,不肯离开。但是慢慢孩子们发现同党们都要走,也就首肯了。零落的三四家有小孩子或者坚决不肯徒步的家长兵分两路,一路留守营地,一路跟大部队出发。并商量好午餐在公园的另一边回合一起吃。一大批人浩浩荡荡开始出发。

我正和米粥感叹,只有在这种有大批孩子同行的情况下,我们的小人才肯走路,小人就从原本兴冲冲打头阵的位置退到我身边,开始耍赖,说累了,要抱。正纠缠间,同学Robbie拖了巨大的一根树枝过来,问谁要帮他抬,小人立刻把我丢下,冲上去提起了树枝另一端。两个小人像出门遛弯的狗一样,“叼”着这跟巨大的树枝一路上了山又拖回营地。中间好几个同学纷纷争取这个抬树枝的荣誉。曾经出现了四个小人抬着下山的壮观景象。把家长们都笑死了。

我们这群热热闹闹鬼子进村一样的大部队居然一次都没有迷路,妥妥贴贴的爬到山顶又回到公园,找了入口不远的一个红木林中的野餐地点,大人坐下来吃中饭,小孩子们又开始在一个树桩上搭建工事。阳光居然出来了。红木林里立刻有了层次,被照亮的树木和树叶美得不可方物。我拼命照相。大家吃完饭开始去寻找和留守家庭汇合的地点。最后在公园里可以倒掉的巨大红木树桩回合。大树桩中间被掏空,还刻出小门和天窗,里面简直像个火车的运输罐,孩子们爬上爬下,开心的不行。我在树桩周围的林子里捕捉阳光光影,发现边上就是一个峡谷,谷底有一条小溪。后来小人伙同另外两个同伴下到小溪里,丢石头,筑堤坝,又玩了很久,全身都湿了才回营地。

我们跟小人说要回家了,他一百个不乐意。我们跟他说帐篷太小,等下次带了大帐篷再来和大家露营并且一定会待足两个晚上,他才答应。

回家路上就呼呼大睡了。我们到了家就开始研究各种露营设备。有家长告诉我们现在其实是进露营设备最好的时候,因为马上要换季开始卖冬天滑雪等设备,所有东西都在减价。于是整个晚上都在研究大帐篷,炉子,锅,野外用咖啡壶,太阳能充气灯笼等等。我们几乎和小人一样开始期待下一次露营。

IMG_20160826_174009-COLLAGE IMG_20160826_172423-COLLAGE

 

 

Wurr Flat Group Camp Ground
Memorial Park – San Mateo County
9500 Pescadero Creek Rd.
Loma Mar, CA 94021
(650) 879-0238

最近的旅行:圣地亚哥,阿拉斯加,西雅图,和台北

最近好忙,忙着玩,工作,旅行,看书,看剧,练字。忙得没时间写下来。

先把旅行的债还了,再去写其他。

1。圣地亚哥
小人上学后第一个夏天过完了,参加了五六个不同的夏令营。出门旅行两次,六月初去了圣地亚哥一星期,乐高公园,海洋公园,中途岛航母,享受了南加的温暖和悠闲。吃到非常好吃的湘菜。小人离开乐高公园时哇哇大哭的不舍得,叫喊着“I will miss Legoland forever!” (我会永远想念乐高公园)。最喜欢南加旅店晚上的泳池边的电影趴。

去之前就听同学妈妈说乐高旅店的泳池晚上会放电影。到圣地亚哥第一晚住在乐高酒店,小人超级喜欢乐高公园里的 water park 和旅店泳池,听说晚上可以边游泳边看电影简直乐疯了。结合两个他的最爱。离开乐高公园搬到圣迭戈的一个海湾边小旅店才发现泳池边放电影似乎是个南加夏日传统。孩子们泡在泳池,大人们散坐在泳池四周或者泡在温泉池,喝着酒,看电影。南加的夏日夜晚还算温暖,孩子们自得其乐,大人也可以放松一下。真是很适合家庭娱乐模式。电影选的都是孩子们喜欢的各种卡通片,pixar, DreamWorks 等等。

小人在泳池里交了不少朋友,看电影尤其认真。还和大孩子们学会了在泳池里面潜着水然后优美地后空翻360度,甚至可以一口气连翻两个。前在水下像鲸鱼海豚一样自由旋转360更是不在话下。我们两个旱鸭子居然养出这么一条巨爱水的小鱼。。。

 

 

2。阿拉斯加
家人和朋友几乎都去过阿拉斯加了。同时邦妮,好友桂一大家子,连妈妈都跟着妹妹去过了。高中同学们商量着一起去游轮度假讨论了有两年了。开始因为有同学表示夏天想去凉快地方玩,所以阿拉斯加游轮一直是讨论目标。但是一直是说着说着就没行动了。今年同学群里的有人终于表态,你们再不去我自己去了。这么一激将,包括我在内的三家终于拍了板买了票。鉴于小人越来越独立,我就一个人带他上船,顺便给米粥同学放一周的假。

游轮和阿拉斯加都是初次体验。结果都是超出我的预期的好。 我和品茶同学住隔壁,请求服务员把我们的阳台门打通。非常方便。小人可以两个屋跑,也是开心的很。常常可以坐在屋里,看阳台外的美景如水般流过,绵绵不绝。而且多亏了品茶的先见之明,我们把房间选在15层(Lido deck), 这里有游泳池(两个),温泉(jaccuzi 四个),自助早餐厅。常常靠岸的日子早餐排长龙找不到位子的时候,我们就端了菜饭回屋吃,一边看风景,(小人一边看电视),一边用餐。赛神仙。

阳台房间选得太对了,站在阳台上就可以看冰川,看鲸鱼,海豚,海獭,海狮,等等。简直是幸福到家。

阿拉斯加的风景太美了。山水壮丽。

另外一个意外是我以为在海上没有靠岸节目的日子会无聊,结果是在海上的日子反而更惬意放松!我一点都不在乎整天不靠岸!开来游轮度假真的很适合我啊!小人也喜欢在海上的日子,因为泳池和温泉池都开放,他可以选择更多。

3。西雅图
选了从西雅图出发的游轮。票买好了两个月之后,桂同学闪电般的也搬去了西雅图。于是我们决定下船后在桂同学新家住一晚玩一个周末。西雅图的夏日真是美。我们刚好赶上非常凉爽而且没有下雨的两天。小人又见到Julian和coco 狗狗很开心。桂同学的豪宅非常美非常舒服。

4。台北
从阿拉斯加西雅图回来,第二天就上了去台北的飞机出差。台北最热的季节,天气预报里说实际温度是105华氏,感觉像114!!湿度80%简直是桑拿。周二凌晨上飞机,周三一大早五点到达,十点开始开会,每天两到四个客户会议,一直开到周五下午四点。然后周五晚八点的飞机离开,周五晚五点回到湾区。中间居然有一个晚上见缝插针去剪了一个头发,还逛了诚品。我到的那周正赶上Pokemon Go在台湾推出。满大街都是在玩这个游戏的人。简直是让我目瞪口呆。每天坐电梯上台北101上班,整个电梯里大家都在捉Pokemon! 同去开会的副总裁居然也在玩。我俩比了一下各自的成绩,我居然还比他高一级。瞬间有点汗。

空凤近况


开始养空凤一年了。基本自己喜欢的品种都收集齐全。跟蝴蝶兰一样养护进入很规律的节奏。平时放在客厅东南向的窗边晒太阳,每周集中起来泡一个澡(一到两小时)。然后倒放在大盘子上留在厨房面对中庭的窗台上吹风,干了放回原处。周而复始。一小部分放在玻璃罐里,大多都是随手放在花架或者晒得到太阳的书架上养。

颇有一些陆续开花。好像各种“精灵”长得最好,你追我赶的开花。

开花的空凤


五月底雅痞苗圃大减价的时候买了两个大个子:霸王和开花很香的xiphioides.

扎堆儿晒太阳

 

怪人

上周和zeze讨论人的自知问题。让我想到自己是不是个怪人这个问题。老想起大学时看到的一段非常喜欢的话。我好像从初中开始就觉得自己挺奇怪的。所以猛地看到这句话非常有共鸣,还有一点点以此为傲。这段话陪我走过了很久的路。好像过了三十岁才开始觉得其实自己没有多么的奇怪。:) 所以渐渐忘了这句话。这次想起来也只记得几个片段,搜了半天才搜出来。原来是这么鲜为人知的一位英国女作家的话。而在她的时代居然也算得上是畅销作家呢!

“For undoubtedly odd people have their consolations. In the first place they are quite sure not to be weak people. Every one with a marked individuality has always this one great blessing — he can stand alone. In his pleasures and his pains he is sufficient to himself, and if he does not get sympathy he can generally do without it. - Dinah Maria Mulock, ‘The Oddities of Odd People’ “

七夏娃 Seveneves 读后

seveneves夜以继日的看完Neal Stephenson的七夏娃,很多话想说,一直没得空坐下来写读后感。然后昨晚看着英国脱欧公投结果,惊呆的感觉完全是书里的开篇描写。月球被无缘无故的打散成七块。地球人都惊呆了。

睡一夜醒来,英镑跳水之余道琼也跌了六百点。发现英国脱欧的结果和七夏娃的情节居然非常有可比性。

七夏娃的故事背景就是月球被打散,所以陨石互相撞击的频率以指数分布递增,结果就是两年内陨石数量大到要把地球完全砸毁。欧洲从欧盟变回一盘散沙又何尝不是同样的道理?把一个整体分散成小个体,彼此碰撞的频率增加,两次大战作为前车之鉴,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可能性将跟被打散的月球一样以指数递增,陷世界于万劫不复之地。。。

看完七夏娃本来一直不以为然的就是书中对云方舟上存活下来的人类的乐观描写。但是现在面对残酷现实再回去看那个设定,不由得感激作者的慈悲。黑暗现实里的我们太需要这一点幸存的理想之光了。【泪。。。】

看三体三部曲的时候我常常感觉遗憾,这么新鲜有趣的情节思路和设定,却没有相应的文笔来让它完美。看七夏娃的感觉就是,对啦!这才是本来三体可以写成的样子啊!很喜欢七夏娃里面的细节描写,人物刻画。相比之下更喜欢五千年前的那群人。五千年后的人物都趋于脸谱化了。

貌似所有科幻都认为要想在宇宙中存活下来都需要军队似的管理方式。应该是因为生存环境恶略,资源稀少。没有可能养育民主宽厚的社会制度。所以怎么看都觉得三体三部曲里面最后的黑森林理论是正确的。

民主是一株奇葩。是异数,是偶然,不是必然。战争是必然。叹息。

“战争不懂得道德为何物.胜利者撰写历史,作出审判,用绞索或者子弹结束战败者的生命.在战争里,其实只存在一种战争罪:战败.其它的都只是温情主义的喃喃自语,毫无疑义.–赫尔曼.沃克《战争风云》”
“There is no morality in war. The winner wrote the history, passed the judgement, shot or hung the loser. In war, the only crime is to lose, the rest is sentimental nonsense. –Herman Wouk, Winds of War”

跟植物有关的种种

1。金属东云
对多肉入迷开始只是喜欢很少几个品种,比如花月夜,乙女心。然后开始对某种色彩着迷,比方黑色,黑法师,黑王子。慢慢变成收集狂,对越来越多的品种开始喜欢,到最后变成只要自己没有的都想要。

我对东云兴趣一直不大,但是因为偶然进了一个东云杂交品种,而且过了一冬越来越美,试图找出它的名字的过程读了很多关于东云各个品种的介绍。注意到其中有一种叫Agavoides Metallica网上资料很少,连确定的图片都没有。某天一时兴起,在Instagram搜了一下#echeveriametalica (笔误少了一个l)结果发现有人在伯克利的一个我没听说过的苗圃买到,只是三周前的事。看图片似乎符合描述,有东云典型的细长叶子,叶面的金属质感也符合名字的描述。
Screen Shot 2016-06-05 at 8.19.09 PM
网上经常传播的照片其实怎么看都是紫珍珠。原来是因为拟石莲圣经似的的Echeveria Cultivars – 园艺石莲花(作者:Lorraine Schulz / Attila Kapitany)那本书里提到过Metallica这个名字,但是没有照片。阴差阳错的,书里接下来提到紫珍珠时说它的母种之一是Metallica,并且付了紫珍珠的照片。估计网上以讹传讹就是这么开始用紫珍珠的图片冒充Metallica了。

我动了心。主要是这个古铜色太特别了,接下来是阵亡将士纪念日长周末。我周日兴冲冲找出这个East Bay Nusery的地址,准备杀过去,才突然发现谷歌搜索网页上说这店周日不开门,点开细节发现周一也不开!只好再等一周。这个周六一早我打电话过去问他们这个Metallica还有没有货?回答说还有五六盆。我放下电话就冲过去了。结果发现这家东湾苗圃居然比我常去的雅痞苗圃还大卖的多肉品种还多,质量很好,最令我惊喜的是最小的两寸盆几乎是Home Depot的价钱,不到三块一盆!很多稀有品种这里都有。比方东云乌木。

IMG_20160604_112917
下面那盆小的没有标签,但是巧克力色太美,还有精致的白边。果断进。回来一查,原来是“黑糖” (brown sugar),算是我心仪已久一直没看到的品种之一. 另外三盆分别是口红东云(魅惑之宵),莲花掌灿烂,拟石莲朝霞。

苗圃里剩下的几盆“金属东云”都已经抽了花茎。我当时想拟石莲开完花状态一般不会大变,所以没有太在意。但是还是选了一盆花茎最少的。回到家换了盆,搬到院子里阳光下,果然看到叶子里面仿佛有细小银片一样闪闪发亮。真是美妙无双。
plants4
美滋滋的回来继续在网上查这个品种。却突然读到一个噩耗。

Echeveria gibbiflora var. metallica (aka Echeveria metallica) is another favorite of mine. This variety of Echeveria looks very little like other Echeveria gibbifloras (a somewhat generic genus of wavy, wide-leaved Echeverias more commonly used for hybridization than grown for cultivation) with lancelote weirdly purple-grey leaves that have a definite metallic look to them. Inflorescences are massive with dozens of pale orange flowers growing on the many arching branches. This plant seems to be somewhat monocarpic (if there is such a thing as ‘somewhat’ monocarpic) as the huge inflorescence seems to take most of the life out of the mother plant turning it into a stumpy-looking ghost of its former self while the offsets take over. (黑体字说这个Metallica是拟石莲里少见的开完花植株就完全瘦弱变成很难看。要重新长新株才会恢复状态)
Introduction to Echeverias- my personal experiences in Southern California by Geoff Stein

于是接下来一天都在纠结,要不要把花茎剪掉。因为这一株并没有双头也没有新的植株。要是真是因为开花而死我就只得听天由命看它会不会像空凤一样发新芽了。。。
后来又读到虽然东云无法叶插繁殖,但是从花茎上掰下来的叶子,有可能长成新植株,所以先是去掰了四五瓣花茎上的叶子晾着,算是一个后备。后来又读到说花茎上有叶片的拟石莲,可以整株花茎剪下來,在开花前把花苞剪掉,然后重新扦插,也有砍头效果会长成新株。自己这株目前的花苞还没有长出来,于是决定让它长一个星期等花苞显著了再砍花茎,即救了老株,也可以试试花茎是不是会长成新株。

这才消停了。

2。罗勒种子
羊妈妈从种子种出来的罗勒长得很好,两个多月前送了我一盆。特别说起这个品种很好,要留种子。我们的罗勒长高后一不留心就开了花,我索性留了两串花等着采种子。事先在网上找了一下如何采罗勒种子的攻略。这个周末花串干的差不多了,便下手收获。意外发现收集罗勒种子居然是非常享受的一件事。
IMG_20160604_135910
最意外的是香气。揉搓干枯的花萼把种子揉出来的过程,花萼释放出大量的香气。比叶子本身被采摘时还要香很多倍,整个厨房都是它的香。我就沉浸在这美好的香气里,慢慢的一个花萼一个花萼的揉过去,每个花萼居然有好几粒种子,花萼很多,种子很小,但是一点都不觉得不耐烦。。。

3。圣罗莎蕨
妈妈用种子种出来的一种蕨,我开始放在中庭,总是长不大,叶子小小的很快就干掉。妈妈说可能中庭太亮了,需要暗些的地方。我就把它从中庭搬出来,放到很明亮的餐厅。没有直射阳光,但是因为餐厅有面对中庭的落地窗,又是向南,所以日照时间比较久,比家里其他房间都要亮。刚搬进餐厅,小蕨就开始发新芽,我以为从此可以看到大些的叶子了。

Santa Rosa Fern

Santa Rosa Fern


结果新发的小叶子虽然比以前的略微壮一些,也没有长很大,而且再发出来的芽又变得很纤弱。半年后这样没效果我把它搬到卧室,能够晒到夕阳那一面。又过了几个月,依然没有长进。我最近把它搬到卧室另外背阴一面,和铁线蕨作伴。效果几乎是立竿见影的。成熟的叶子突然见长。而且又开始发比较壮实,类似成熟叶子的芽了!原来它这么的怕亮!
IMG_20160525_083859

牡丹和仙女杯

一。牡丹
八年前在Trader Joe’s买到牡丹插花,价钱公道。国色天香。
IMG_4618 后来再想买才发现每年只有很短一个时间段有货。阴差阳错再也没碰到。今年春天从国内同学们开始在微信上晒中山公园的牡丹花开始我就开始关注Trader Joe’s的鲜花动态。一直等到昨天晚上才终于看到!一束五朵七美刀。一共看到三种花色,白色,粉色,和花脸。开始只拿了一束白一束粉,专拣花骨朵,但是看着它们的花骨朵又紧又小,我心里犯嘀咕怕它们僵掉,就又加了一束花苞比较松比较大的花脸。结果,回到家,插到花瓶里,眼瞅着白色和粉色就盛开了起来。等到早上起来已经有一白二粉盛开,另外二白一粉在开放进行中。反而是花脸还没有动静。雍容华贵,不愧是花中之王!
IMG_20160530_182901

二。仙女杯
仙女杯Dudleya是加州本地多肉植物。有不少品种只在加州生长,偶尔会在俄勒冈西海岸看到。墨西哥没有。跟拟石莲(Echeveria)不同,它没法叶插。据说只有开花时花茎上的叶子有可能发芽,成功率不高。所以也就稀罕了起来。
去年在瑞亚斯角国家海岸公园看到海岸悬崖上长满了某种仙女杯。

IMG_20150525_131618-2

然后差不多同一个周末在Lowes看到一棵(只看到一棵)带着花苞的双头仙女杯,虽然饱受沧桑的状态算不上好,但是Lowes这种大路价位的店,能看到这么稀少的品种,立刻拿下。

IMG_20150601_085402

2015.6.1

接下来开出了蜡黄色小花,没有什么特别。

2015.07.24

2015.07.24

花谢之后,它却越来越美。水彩样沉着的淡军绿叶子披着银白霜,修长优美层层叠叠伸展出来。叶子形状自带棱角,很有雕塑美。

2015.08.16

2015.08.16

一开始随手放在院子里的阳台下面,能照到一两个小时的夕阳。因为一直状态不错,我也没有多想。冬天过了一半,看到仙女杯心里一动,想起去年在海岸边风吹日晒的野生仙女杯来,猜它应该很适应加州的天气,也就是说冬天应该不怕雨水多。就在把明显不喜欢雨水太多的拟石莲搬到阳台下面避雨的同时把仙女杯給搬到院子中央去日晒雨淋去了。它的叶子居然开始慢慢变红。。。

2016.4.29

2016.4.29


简直美翻了天啊!
2016.5.28

2016.5.28


我一直不确定它是哪一种仙女杯。开始以为是最常见的britonii. 但是在Instagram上翻了一阵,觉得好像不是,倒是跟几位日本多肉爱好者贴的greenei有点像。可是据说greenei非常少见。我很怀疑Lowes这种店不会进这么稀罕的品种。现在怀疑是Dudleya caespitosa (Sea Lettuce 海生菜)。Flickr上看到和它一模一样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