眩晕

小学最后一个学期,我被转到外婆家边上,一个弄堂小学。本来就不用功的我,离开了熟悉的环境,学习成绩更是一落千丈。成绩单上,算术居然开了红灯,外公看了说:“格,灰箩倒了啦!” (宁波话,意即“完蛋了,不可收拾啦”)当时放假在家的舅舅,一本正经地开始要管管我,不让我跟弄堂里的小朋友们整天疯玩,逼着在家复习功课考中学。能记得起来的第一次眩晕、头痛加恶心,就是在那个暑假。此后数十年间,头痛、头晕成了我的顽疾,而且总是伴随着恶心,特别是睡眠不足的时候。后来有了高血压,这个顽疾有了由来。但两者并无必然联系:头痛时血压不一定升高;血压升高时不一定头痛。不过,如果连续几个晚上晚睡,必然某天早晨会晕得起不来床,起来就恶心。

今年三月初,我最讨厌的夏令时开始,每天早晨早起一小时,晚上又不能保证早睡一小时,到三月下旬某天早晨,被狗狗舔醒还没睁眼,就觉得身体浮了起来,好像要穿墙而出,想转头看天花板上,闹钟的投影时间都不可能,那次血压升到了185-190/90,在一位医生朋友的电话指导下,按摩几个穴位,并增加了高血压药量,又连续睡了两天一夜,第三天下午才得以开车,去医院。可是那位我看了十多年的医生,并没把它当回事,也不让我改用别的高血压药,只是增加了剂量,开了验血的单子,让我一星期后去验血,一个月后来复查,不到五分钟就把我打发回来。接着大约半个月,严格按时睡觉,相安无事。个把月之后,才又开始放纵自己。

这次六月二十六号那个周五,心想我有三天周末可以休息呢,晚上弄到12点才睡,还在计划着周末有哪些事情要做。不料周六早晨,恶魔又回来了,任何一点移动,身体就开始漂浮,那可不是在游泳池里令人愉快的漂浮感,而是像在宇宙舱内被倒挂起来的感觉。忍着恶心,挣扎着起来把狗狗放出去才6点多,回来接着睡到8点多,依然起不来。血压没有上次那么高,可也到了154/86。闭着眼睛想:“该怎么办?吃什么药?哪些必要的东西,必须放在手能够到的地方?” 无助的感觉,加剧了眩晕,想到“自动调节原理”课上学的“正反馈输出曲线” — 振幅越来越大的发散型震荡,那就是我身体系统的状态。唯一能做的是打电话给那位远在南加州的医生朋友。他指导我按摩止晕穴位,吃些有镇静作用的药,可我家里就是没有镇静药。朋友给了我三个可能性:

1,血压失控;
2,颈椎问题;
3,内耳平衡系统问题。

这次整整睡了三天三夜,期间,增加了高血压药的药量,吃了几次头痛药,希望能够止晕,也吃了几次温和的安眠药,希望能踏踏实实地睡。给医院打电话预约时,告诉他们:“给我换医生。” 电话里的护士倒比医生问得还仔细,并且告诉我应该怎么办。捱到稍好能开车去医院,这次是个印度女医生,给我做了所有的常规检查,包括各个关节的反射,眼球的移动情况,还让我闭上眼睛双手前伸持平,左伸再指鼻尖,右伸再指鼻尖。。。又做了心电图检查,最后,她排除了我心脏问题、颈椎问题,很肯定地告诉我,得的是“良性阵发性姿势性眩晕”,英文缩写为BPPV,中文叫耳石症。血压升高是结果,不是原因。让我回家做一些治疗的体操,还给我开了些止晕的药,其实就是普通的晕车药。知道了原因,手中又有了对付的办法,心中就踏实下来。当然从今以后再也不敢晚睡了。

后来,其他朋友又告诉我,眩晕也会来自于“美尼尔氏症” (Meniere),和耳石症相同的都是内耳出了问题。其不同点:美氏症是内淋巴液积聚在内耳,60岁以下者居多。耳石症则是内耳“石”脱落,年纪越大,发病概率越大。

眩晕》上有3条评论

  1. “ 耳石症”这种病我还第一次听到,前几天我从“寻医问药网页“上查到了它,方 知道它的病症形成、如何判断、以及治疗方法。现在您的 眩晕病根 找到了,医生也指导您自我治疗方法,这都好,但您必须严格遵守“再也不敢晚睡”的保证 。您爱好广泛,这能增乐趣,然得量力而行,您这年时段要注意储蓄力量,往后的日子长着呢,对吗!

    • 哦,一想起头晕时的难受劲,就不敢晚睡了。我这个年龄段有点尴尬,体力开始走下坡,可是心力的惯性还想往前冲,所以常要提醒自己,如朋友们所说:“要简化生活”;“要做减法,不要做加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