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米水浇花”之立论

大羊在网上中文论坛见到说:“淘米水是很好的肥料,剩饭也可以当花肥,但不如淘米水。” ZM 要她向科学家求证,于是她给正在参加专业会议的詹姆斯发了电邮,詹是专门研究植物遗传基因的。电邮同时转发给小羊和羊妈妈。

下面是大家的回答:

詹姆斯:“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到三点:

其一,淘米水可能有利于植物生长,原因:听说大米中会加滑石粉(我确实知道滑石粉是一种食物添加剂)。而滑石粉是含镁的,镁又是植物生长所需的矿物质。然而我不相信此说,即使大米加了滑石粉,镁的作用微乎其微。

其二,淘米水对植物生长可能有负面影响,原因:土壤中的微生物要和植物争夺养料,如果增加土壤中糖份,这些微生物就会大量繁殖。大米的成分就是复合的糖分,用淘米水浇花导致土壤中微生物增加,吸收更多养分,抑制植物生长。事实上,确有些生态学家常把糖、木屑混入土壤,做土壤养分减少的实验。对此,我也不能认同。因为淘米水里这点糖份远远不够起什么作用。

其三,(这是我个人觉得最合适的解释)淘米水会有助于植物生长,但并不是得益于米。而是,嗯,对植物来说浇水总是好的。”

羊妈妈:“是啊,是啊!‘淘米水浇花,鸡蛋壳肥花’ 都是中国老太太们的理论,虽然本人也属于此范畴,可从不相信,除非把淘米水沤上几周,浇下去降低土壤的PH值,那些喜酸性的植物可能受益。”

小羊:“我认为,要通过科学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需要对不同的常见植物做多次重复性实验,不同酸度的土壤,不同的淘米水(短粒米、中粒米、长粒米、糯米;泰国、日本、中国、印度出产的稻米;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淘下的水);不同的浇水频率,当然,相应的对照组。我估计,需要350块地,时间一年,研究生一名,博士后一名,助理两名,经费五万美元,够不够?

也许有人可以借此作为他们博士论文的题目‘一个古老的中国神话 — 淘米水和植物 — 之今析’  下一个前卫植物生态学的热点!”

没准,我们可以从联邦政府,或奥巴马的什么经济刺激基金里,申请到经费呢,哈哈!

One thought on ““淘米水浇花”之立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