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博士和偷鱼贼

瓜果又到了瓜果成熟的秋收季节,鼠辈们闻香而来。

以前的皮皮狗狗是个好好先生,从不杀生,只有一次,觉得好玩,把一只还不太会飞的雏鸟拍了下来,被我夺下,交给鸟妈妈领走。2005年春天皮皮归天时,阿尼塔还是刚满一岁的小狗狗。初秋,在草地上训练阿尼塔,我一脚下去别断了左脚骨,养伤好几个月,不能清理院子。等到深秋,稍能活动,翻开落叶,在院子各个角落,发现好几个死老鼠,看来都是阿尼塔的功劳。她经常守候在几个可疑处,还把自己的球球放在老鼠洞口。也见过她各处出击,其速度和爆发力堪称一流,跟皮皮狗狗和平共处多年的老鼠们哪是她的对手!有的,情急之中,还会失足掉进我养睡莲的大塑料桶中淹死。那时我觉得美国的老鼠真笨!

不料用不了几年实战训练下来,鼠辈们技艺大涨,去年开始,它们就不再在地上走,改为空中索道,阿尼塔见了只能干着急,原地蹦达几下。买来老鼠夹晚上放到佛手瓜架子上,曾经抓到过三只。今年一发现鼠踪  (天黑后带阿尼塔去院子里,她会突然兴奋地冲上去,肯定是有“客人”),又拿出鼠夹,抹上花生酱。连着三个晚上,花生酱吃得干干净净,鼠夹却没动。三个晚上用的是不同的鼠夹,不过在同一个地方,同样是在一个倒扣的塑料椅子下面,没准它们从上面够得着大餐?后来又用了几次粘胶板,有时两片粘胶板被分开,中间的花生酱照样吃掉,有时,好像示威似的,在上面留下几个脚印, 看来它们的轻功夫也不错,见下图右边的照片。

脚印这么下去,没准哪天就该收到它们的谢卡了:“谢谢羊妈妈每天晚上的大餐款待!” 自己倒心神不定,每次放了夹子,夜里还会竖起耳朵听院子里的动静,担心万一抓住了,早上还得早起会儿,收拾现场,抛尸到远处公园的垃圾捅去,夜不能安眠,只好跟这些鼠博士休战。自己安慰自己:不就是吃几个西红柿、葡萄吗?大方点算了,真是“退一步,海阔天空” 心里反而安定不少。

刚丢开后院的烦恼,前院小鱼塘却出现新情况。

点击 这里 ,看06年的“六一七”惨案:养了七、八年的十条金鱼被吃掉四条,至今还不知道贼是哪一个。时隔三年,当时的幸存者,二白、二红金鱼又长大不少,现在每条都超过了半斤重,一只手已经抓不住了,加上后来陆续添进去的,老、中、青三代十多条济济一塘,引得偷鱼贼馋涎欲滴。上个周一的凌晨三点多钟,阿尼塔鼻子嘶溜嘶溜要出去,我正好睡,又怕影响上班,懒得起来给她开门,硬撑着没动。等过了两天,才发现鱼塘上面,种着慈菇的捅被翻得乱七八糟,慈菇都被拔了出来。从慈菇捅到鱼塘的水道被搅和得不像样,水桶出水口一块石头都被换了地方,再查下去,发现鱼塘的铁丝网也被撑开了一个小口,还好口子不够大,贼身挤不进去,几条大鱼还都在,小的好像也不少,只不过那天傍晚,喂它们时都不敢上来吃食,好险啊!后来在捅边水泥台阶上,照到了偷鱼贼的脚印,总长大约二英寸(五到六公分),见上图左手边,有人知道它是谁吗?看来,我要去张贴悬赏捉拿的告示,才能破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