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单

那是多么美好的一个周二下午啊!不久前才开始享受每周四天的周末,外加周一是个公休假日,带着狗狗去城里渡了五天假刚回来上班,上班时间也做了调整,中午饭缩短半小时,下午可以早回家半小时。三点半下班后充充裕裕逛了圣马太的农贸市场,下一个节目是到健身房去游泳。碧波蓝天,远处天边一抹青山,桥上空空荡荡,右手车座上是一盆刚刚为桂觅着的,粉红脸蛋蝴蝶兰,思绪飘浮在悠扬的音乐声中。。。

然而,前面一辆车为什么不去跟上遥遥在前的大部队?这可是快车道啊,等右线没车时就踩了下油门。。。绕到前面才发现坏了! 桥边一个紧急停车平台,“猫”着一个手执雷达抢的摩托警!心一下子吊了起来,一个劲看后视镜。果然有辆摩托跟了上来,可是没打任何信号,以前听说:“超车加速不要紧,只要不再超速。。。” 减速开了一阵,期望他能放过我,但是。。。只好做停车准备,因为在左线,打算停到左边路肩上,这才见他给我打手势,要我跨过右边两条车道去右边路肩,又示意我去下一个紧急停车平台。规规矩矩停下车,摇下右边车窗坐等(这时候真希望回到年轻姑娘的时代,掉几滴眼泪,请求怜悯;要不然再老一点,推说要去医院看急诊。。。)一个戴着头盔,表情严肃的年轻人扒在我的右窗户上:“知道你开得多快吗?” “。。。”(还没傻到自己招供的地步吧); “81英里(时速)!请出示驾照。”  “我的包在后备箱里。。。”  “还要车管局的登记卡,保险公司的资料。”一一呈上后,他拿到后面去写单子。等他拿回那一摞单子,突然一张小白纸条被风吹走,落到海湾里,他起手想抓没抓住,无奈地看我一眼,我但愿是刚开的罚单飘走了,却没有这么幸运,递给我一张黄票。问他:“要罚多少钱?”  “不知道”  指指单子:“那上面有法庭的地址和电话,他们会和你联系。。。” 后面他又说了一些话,我脑中只是嗡嗡,只抓住几个字:“… Building … speed…”  难道要我到前面收过桥费的 Building 再申报一次我的超速Speed?他问我:“听懂了吗?” 只好摇头。他于是再一次把上面的话重复一遍,原来是教我如何回到车流中去:“出了这个Building”他指指这个紧急停车区域边上一个小小的水泥碉堡,(这也叫“Building”!) “加速(原话为Speed up) 到大约50英里时速,再向左并到右车道中去。” 最后还叮嘱一句:“安全行车!” 真该谢谢他的指导,当时脑中一片空白,手脚都不是我的了,不断注视着速度表,战战兢兢上了路。。。

二十二年前,乘别人的车从威斯康辛去纽约路上,那场惊心动魄的车祸,改变了我整个人生轨迹,也让我患上了“恐车症”。为生活所迫学车,整整一年,考了两次笔试,八次路试才拿到那张珍贵的驾照。其后,第一次单独上了自己买的车,咆哮的发动机声音中,真好比骑上了虎背。开了不到一周,慌张中,开上了反向车道,退出来又撞上了人家停在路边的车!赔了一千多元了结,再不敢贸然开出去。好心的朋友夫妇化了一年时间,每周一次帮我练车,还是不敢自己开车去上班。直到十多年前,搬出旧金山才慢慢地,小心翼翼地开上路。每次出门,都是“风萧萧兮易水寒” 回望家中,默默祷告,但愿还能回来啊!那时,我是多么守规矩的驾驶员啊!随大流、走中线,红灯停、转弯减速。。。每次要走新路之前,做足功课,往往好几天之前就开始背路线:左拐、右拐,右 拐走左线。。。在高速上,总是走在最右线,不管前面的车走得多慢。有几次小羊乘我的车,把她急得,一路上帮我跟别的车用手势吵架。

什么时候开始学坏了呢?大概是自从这座7.5英里(12公里)长的桥被加宽之后,每个方向都是笔直宽敞的三车道,外加两边各一条紧急停车道,原来半个多小时过桥时间变成6、7分钟,好多年轻人晚上都来这里赛车玩。平时上下班,在这桥上,限速65英里(104公里),却没有人时速低于75英里(120公里)的,经常是开到80英里(128公里)还有人从后面绕过来超我。大家都坚信警察不会到桥上来“妨碍交通”。另外是,发现我来回的出口都是比较靠左,走快车道比较顺,这才学会了享受快车道上飞奔的酣畅。不过,我都是随大流,且和前车保持足够距离,从不去咬人家尾巴。谁知道那个星期二的下午,会鬼使神差想起来去超车的!

接下来的日子,再也不敢开上快车道了,可就算走中线,也很难保持65英里时速,又能跟上大流。每次走过我被抓的地方,总要瞄上一眼,看还有没有猎人和猎物,遗憾,再没见过!不过能感觉出来,这一路,少了很多横冲直撞的猛将。看起来不止抓了我一个。另外,总在揣度那张罚单会要我破多少财。现在这个时候,除了工资什么都在涨,连单人车在共乘道上(供有二、三个人共乘车的专用道)行驶都要罚$271以上,我这张超速罚单会罚几百还是上千?平常买东西,省个几元几毛都能开心好几天,这莫名其妙踩一下油门,就踩走这么多银子啊,干点什么不好!多年前,一位朋友说,遇上一辆闪着红灯的校车,没有停车,绕了过去,被罚$1500!现在这种时候,各个衙门都闹饥荒,这不,警察们都猫到桥上来创收了,还不是他要多少是多少!逢人就打听目前的行情;把那张黄票,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只说10月22日之前去法庭处理,也没看到价钱。天天回家心别别跳着看信箱,打开所有的垃圾邮件查看,也没有法庭来的公函。听人说,一般两周内就应该收到法庭的邮件。三个星期过去了,实在憋不住,给法庭打了电话,得到的回答是:“再过三个星期来查问!”看起来警察大叔们工作很是卖力,财源滚滚。又过了大概两周,才收到谜底:“11月30日之前,付超速罚单$332元,如果过去的18个月之内没有前科,可以再加$54元去交通学校,上一天强制性的课,就不会被记录在案,不会影响保险费。” 同时还给我一个选择:到法庭上诉。

接下来是四处打听我该不该上法庭,该不该认罪。大羊:“上法庭多麻烦!付钱,再上交通学校算了。就算为加州做贡献,就算为你以前没被抓到的几次一起算总帐,你还便宜了呢!” 小羊:“超速罚单都开到羊妈妈头上来了,还有没有天理啦!请律师帮你做无罪辩护,律师一定有办法为你开脱的。” 哦?!我可没有信心,再说律师费不见得比罚单便宜,那些前科累累,没法子上交通学校消除记录的人,才不得不求助律师。还是给我修车的师傅说得可行:“上法庭、认罪。要是法官心情好的话会减少罚款,最坏也不过维持原数,然后,再上交通学校。”

10月15日,不用上班的周四。一早,赶在法院大楼开门之前就去排队,老老实实把车停在法庭指定的停车场,从停车场走到法院大楼,花了一、二十分钟。还没排上半个小时就有人出来喊:“今天的交通法庭名额已满!” 前面,好多人失望的离去。我也无可奈何打算去就在附近的健身房游泳,走之前问了一下停车场的收费员,必须多早来才能拿到出庭名额。回答:“早上5、6点钟到!”只好做明天四点起床的准备了。

游泳池里见到一位好久不见的“同泳”,原来她近来丢了工作。。。从她那里得到了最有用的两条信息:1,可以到交通法庭窗口约个日子,就不用起大早来撞大运。2,可以把车停在我们健身房这边的停车场,走路去法庭,不比从他们的停车场去法院大楼更远,还不用付停车费(是啊,那边停车场每小时要七毛五呢)。还告诉我交通法庭窗口中午11:00就要关闭到下午一、二点才开。于是我匆匆结束游泳,返回法院大楼,步行五分钟就见到了大楼!去交通法庭窗口排了十几分钟的队,从书记手上拿到了12月8日下午5点半的预约日子,原来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啊!现在就等最后判决,挨那一刀了。

One thought on “罚单

  1. 呵呵,原来羊妈妈还是去法庭了。我觉得警察给你写81公里太坏了,因为超过时俗15迈以上的罚款翻倍。一般好一点的警察就算你开时俗15迈以上都会给你减几迈,哪象他那样卡着点给你写个81。法官一定会手下留情的,你就咬定两点,一是你当时在超车,所以快了一点,二是绝对在80迈以下,一来二去肯定会给你减款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