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

周日晚上过了10点,就寝前放阿尼塔出去方便。按惯例,她先冲向左面远处那个篱笆角落,那是四家篱笆交接处,底下有个洞,往常总有老鼠从那里逃窜。阿尼塔当然总是扑空,然后往上一蹤,越过篱笆看一眼算数。这次却是噼里嘭隆一阵乱响,好久不回来,我走过去一看,她正咬住了一个像猫那么大的动物!“啊呀!阿尼塔,No, No…!” 情急中不知道怎么来制止她。还好,她也感到了我的惊恐,放开嘴,站到一旁。可怜的家伙,鼻子上已经在流血。赶紧把她关到车库,回屋拿来手电和相机留下此影:

IMG_4167

长嘴呲着牙,浑身灰毛,加上一根光秃秃、粗粗的老鼠尾巴,真丑!不知道是阿尼塔咬着了它的要害,还是浇水管勒住了脖子,一动不动好像死了一样。叫大羊一起来,看了半天不认识,既不是阿尼塔以前咬死的臭鼬,也不是我的鱼塘杀手浣熊。大羊看到它还有呼吸,可能休克了?这么个野物留在院子里总不是事儿,阿尼塔不会善甘罢休,第二天我得上班,不能整天把她关在家里。这个家伙万一死在这里,会引来苍蝇蚂蚁什么的,必须立刻把它弄出去!以前,警察局属下的“动物控管中心”会来协助处理。如今,都没钱管这些闲事,这么半夜三更,怕是连个接电话的人都没有了。最好让它自己醒来,挣脱头颈上的管子逃走。我们就关了灯,回屋子等了一阵。再出去一看,它还像原样躺着,想硬着头皮用几层塑料袋把它装起来弄走,怕它突然醒来咬人。壮了壮胆,用根长树枝,把它头颈部分的管子挑开,同时捅了捅它,毫无反应。才想起了一招:把它捅进一个塑料大花盆,上面再扣上一只塑料水桶。然后端着桶,送到附近小公园,倒在垃圾桶里,总算抛尸成功!回来给阿尼塔洗脸、洗脚、鼻子上搽了紫药水。折腾到十一点半才躺倒床上。

第二天到处打听这是什么怪物,小羊说,是不是“ Possum”?到网上一查,果然是此物:叫 opossum北美 Possum,北美负鼠),见 维基百科( 或 百度百科),它们原产美国东部,大萧条时,作为食用被引入西部,和原产澳洲的负鼠 possum(那种会用尾巴挂在树上的负鼠)是亲戚:有育儿袋,繁殖力强,育儿袋可以装十三个小鼠;叫“鼠”,但不是“鼠”,它们杂食,有时还吃小老鼠;穴居,但不会自己挖洞;样子凶狠,实际上,危急时他们会装死:口眼都张开,露出牙齿,留出口水,还会排出臭气,时间可以长达四小时(英文里说 “Playing possum” –“ 装死”,就是从此而来);最让我放心的是,它们有极强大的免疫系统,加上体温较低,所以不带病毒,特别是不带狂犬病毒。以后再遇见它,就知道怎么对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