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

端午

小时候的端午,是每家每户浸在大木盆里的青箬壳,小孩子都会偷几张小的做哨子,于是,到处是“比、比”之声; 是家家挂在门口的艾蒿清香味; 是小小孩额头用雄黄写的“王”字,据说可以避邪、百病不侵; 还有用丝线做个小兜,里面放个咸鸭蛋挂在颈上; 是粽子在煤球炉子上焖过夜,从每家窗户里飘出的香味; 是女孩子用零碎花布做香袋,用纸叠成小粽子外缠彩色丝线,串成一串互相赠送。。。都市里没有龙船看,可那香味、那哨声、那色彩足以编织成我的端午交响曲。

远离故土,来到这蛮夷之地,托华人、亚裔商店之福,我们还能尝到些许久违的味道,聊解乡愁。包了两天粽子,第一天边包边看了电影“生死朗读”,第二天看大羊推荐的美英世足赛,却到最后也没分清哪是美国队、哪是英国队,还好他们踢了平手。

2 thoughts on “端午

  1. 我也没看足球。看了羊妈妈的粽子倒是馋了。看了羊妈妈的描述觉得旧社会怎么那么好玩啊,比新社会好玩多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