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

太外公婆外婆和大舅公

这是张一百多年前的老照片,原照已断裂,上PhotoShop课时,把它作为作业,修复还原。左边站着的小女孩就是我的外婆。

 

外婆外婆把我带大,所以是我心目中的第一亲人,回自己家读小学几年中,8、9岁的我,周末会换两辆电车摸到外婆家。外婆总是给我留着“吃场”(宁波话“零食”):山楂片、麻酥糖。。。从进门起嘴就不停。

虽然外婆没有把 “I love you” 挂在嘴边,我却能感觉到她无处不在的宠爱。要不,阿姨们说我在外婆家“头背着走”(宁波话“有恃无恐”)。

一天,正窝在前楼沙发里看一篇题目是“死灰”的小说,听到楼下,中风卧床的外婆“嗝”的一声,接着是四姨的叫声,赶紧下楼。四姨叫我:“还不快给外婆跪下,外婆是多么喜欢你的啊!”

那是不到十岁的我,第一次知道“再也见不到了”是什么意思,残酷啊!

IMG_1066

现在我自己当上了这个小人儿的外婆,生命真是奇妙!

外婆》上有2条评论

  1. 祝贺你也当外婆了!近一年耒叶耒凤,张怡兰也当上祖字辈一代了,从此生活中更多了许多乐趣和忙碌.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