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柳和蟶子

蟶子和银柳2

数年前,朋友送我一些银柳。当时,自己用不完,带去办公室送同事。还随手将瓶插截下的枝条插到后院。应了“无心插柳柳成行”,所有插下的枝条全都活了。一位老家在美国东部维吉尼亚的老太太特地来问我要。她说:“小时候见过,叫Pussy Willow”,看来也是怀旧,想种。

现在,当时留下的三棵,主干已有碗口粗。前几天,趁花芽还没爆开全数割下,剥去芽壳,露出茸茸花芽。别看现在那么可爱,如果任其开花,毛毛虫般的花会落一地,后面邻居一定也很讨厌,因为他们有个游泳池。这也是为什么我要把它们全数割下。

##############################

蟶子和银柳

今年回国,在武汉,四姨请我吃蟶子。总有几十年没见过此物了,小时候的味道啊!没想到今天在中国超市又见到了它,大喜过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