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轮去阿拉斯加


姐妹轮
一, 游轮

这是我们的姐妹轮“挪威珍珠号”,我们乘的是“挪威宝石号”

第一次坐这么大的游轮,感觉不像艘船,而是一个大旅馆,甚至一个小镇!有日夜不间断供应的自助餐厅,各种特色餐厅;有健身房、游泳池、球场、图书馆、商店、剧场;当然还有各种等级的舱房,上下十三层。船上除了挪威船长,和几个机械师、工程师是西方人,所有的舱房服务员,各餐厅厨师,每天晚上在剧场演脱口秀,变魔术的,几乎一色的菲律宾人,他们在船上连续工作九个月再回家休息三个月。对于没有拖累的年轻人,这个职业无疑比他们家乡的打工挣得多,生活有意思,起码工作环境不亚于星级旅馆,还可以满世界转。当年文革中的知青要是有这种机会,岂不美哉!

驾驶舱里空荡荡的,除了几台电脑,好像只有一、两个船长(?)、舵手在里面。

“大海航行靠舵手。。。”

 

餐厅第一晚,小羊就在日本餐厅订了座,结果整个餐厅只有我们两人,厨师边表演边为我们单独做了一顿饭。其实那个24小时开门的自助餐厅饭菜也很精美。图中其他照片,都是那个餐厅大师傅的杰作。下图,同是那个餐厅,“巧克力之夜”的甜点,诱人吧?一进去,不得不把医生的嘱咐扔一边。。。

甜点

挪威宝石号游轮:

船上一周,享受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被人伺候的日子,每次回到舱房,都是整整齐齐的房间,床上还有这些用大小毛巾叠出来的可爱玩意儿:

毛巾动物

下图为剧场,每晚都有两场表演,大部分是歌舞、脱口秀、魔术、杂技等,最精彩的两场是一对俄国杂技演员的表演,他们把飘逸、优美的芭蕾融入惊险的杂技之中。在人们张口结舌之间,惊叹于他们的轻盈和柔美。

最后一夜,船上全体员工都上台跟大家告别:

剧场

二,云山雾罩的阿拉斯加

阿拉斯加本是俄国的领土,贱卖给了美国,所以我们离开西雅图,穿过加拿大才到这想象中的冰天雪地。实际上九月,深秋的阿拉斯加,空气很像上海的冬天 (却少了炸油条、烤大饼的味道) 时而一阵沥沥淅淅的毛毛细雨飘到脸上,如春风拂面,当地人称之为液体阳光(Liquid Sunshine);时而雨停,外套上几乎不留痕迹,所以根本用不着雨衣。

三, 小镇

在阿拉斯加停靠了近南面的三个城镇 — 开其肯(Ketchikan), 朱诺(Juneau), 史盖威(Skagway) 这些淘金时期发展起来的城镇。当时作为淘金者进山前的落脚点,和出山后的转运点。现在当地居民多为驻防部队,或为游客服务机构的人员及家属,各景点的导游则大部分来自其他州的暑期学生工,据说这里中学毕业人数,一年很少达到十个人。本地居民生活极昂贵,所有生活用品都要跨过加拿大,从西雅图进货。万一心脏出毛病或产妇临盆只能叫飞机,医疗保险想必也高昂。

小镇小镇1

四, 雨林

两种雨林中的植物 —

其一,Skunk Cabbage — 臭鼬菜,由其花散发臭鼬味道而得名。这是初春时节首先冒出地面的植物,作为鹿和冬眠醒来的黑熊的纤维食物来源,其根可以煮茶治疗肺部不适,叶子可用来包裹鲑鱼烤食之。(下图,上排两图)

其二,Devil’s Club — 魔杖,(下图,下排三图)导游说这是有毒植物,被它的叶子擦到皮肤,会红肿数天不消,可同时,又是一种很有用的药材,跟人参属于同一家族。根、茎榨汁可治感冒、溃疡、糖尿病甚至某些肿瘤;果实和叶子捣烂可以做关节炎和皮肤红肿的敷挤;当地印第安人视其为神物,说把它的叶子挂在门廊可以驱魔。。。(见此

五,鲑鱼和黑熊

导游说:“鲑鱼是阿拉斯加生活的基石 — 黑熊、鸟类、狼等很多雨林中的动物,都靠它生存,从而带来你们这些游客,我们的工作机会,豪华游轮的生机。。。”

我们的游轮停靠的第一个城镇开其肯(Ketchikan),被称为世界鲑鱼之都,几乎所有河道里都是摩肩接踵的鲑鱼,在浅水中挣扎着往上游游去,鱼鳍都露在水面之上,溪边的石滩上满是死鱼。据说,鲑鱼一定要回自己出生地繁衍下一代。千里迢迢从大海游回内河小溪,完成此一使命后就死去,何等执着又壮烈之举啊!

鲑鱼

黑熊 — 它们大概是阿拉斯加最幸福的居民,冬天在雨林中随便找一个树洞(见下图右下角)睡上一觉,母熊也在冬眠中产仔,五月醒来就有丰富的野菜、野果等着它们,接着是成群结队的鲑鱼(下图左上角那个黑熊刚从河里爬上来)。导游说,它们只吃满肚子鱼子的母鱼,抓到公鱼,闻一闻就扔掉。一条鱼,也就挑最肥处啃上几口,林中满地是被它们扔掉的鱼头鱼尾 — 吃得比人还讲究呢。下图中那棵树上的爪印,是熊妈妈教小熊上树留下的。

黑熊

六,印第安人的图腾

七,冰川和瀑布

以为到了最冷处,我们全副披挂上阵,实际上并不冷得可怕,冒雨一路走到冰川,身上反而热气腾腾,不得不解开扣子散热。八,乘小火车

沿着淘金者的路,深入淘金腹地,想当年,几十万淘金大军,背驼行装,走着崎岖的山崖小路去寻找金子,找到金子的约几千人,而真正发财的只有几百人。就这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概率,照旧吸引着成千上万献身者。。。这是为他们而建的铁路,穿越崇山峻岭,冰雪雾霭,我们见到的是绚丽的野花,伴着筑路工人的墓碑。成千上万为金子而献身者的白骨却是无处寻觅的了。

到了美加边境,那小木房子就是边防站,根本没人来查护照:

上图左下角是火车上的取暖炉子,右下角则是扫雪车头。下图中间有一个车窗玻璃外的蛾子搭了一路便车。九,拉车的狗狗

上午坐小火车,下午乘狗拉车。上得山来,受到几十条整装待发狗狗们的热烈欢迎。它们蹦着、跳着、叫着、迫不及待地要把车子拉走,一串8、9条狗狗拉4个乘客、一个驾车人 (驾狗车,或狗雪橇的人叫做Musher) 。它们冒着雨,趟过水塘,撒丫子欢跑着,有的边跑还边互相推挤着。林中小路曲曲弯弯,路面七高八低,坐在车上真是刺激,直怕翻车。一二十分钟跑下来狗狗们全身是泥浆,身上都冒着热气,酬劳也就每狗一盆混浊的水!他们毫不在乎,依然兴高采烈,等待下一趟赛跑。这些都是特别培养的西伯利亚速赛犬 Siberian Husky,体型并不大,二十磅上下。它们夏天为游客拉车,冬天就去参加拉雪橇比赛,十分吃苦耐劳,狗窝就是林中空地上一个个小木箱,根本没有保暖设备,就靠自身体温来弄干一身湿漉漉的狗毛。。。想想我的皮皮、阿尼塔一定该生病的了。两种狗命孰好孰坏?就好比是城里老鼠和乡下老鼠。。。

下图就是狗狗们的营地,中间,是我们上山乘的,德国奔驰车厂出的,水陆两栖装甲车,同样的路让狗狗们走起来却灵巧得多。

Musher 和他们的狗狗,有两张狗拉雪橇的示范:

可爱的小狗能把人心都化了,它们还不用干活,可以四脚八叉睡在干燥的小狗窝里:

十,加拿大维多利亚岛

离开冬天就回到夏天,归途中在加拿大维多利亚岛停泊。这个小岛的英国皇家味道很浓:

蝴蝶园 —

维多利亚蝴蝶园

火烈鸟:

维多利亚蝴蝶园1

有一只蝴蝶热衷于浅蓝色,先是停在一个穿浅蓝裤子的大妈腿上,后来又盯上小羊的衣袖,久久不肯离去:

维多利亚蝴蝶园2

变色龙、打盹的鹦鹉和一只不知名的鸟:

维多利亚蝴蝶园3

博翠花园 — 

据说这里曾经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花园,收集了很多珍稀植物,未来之前已听到过多次介绍,似乎是必看之处。可能是期望过高,所见不甚了了。说其植物品种,还远不及我们旧金山金门公园的植物园里多呢。只不过,他们把各种普通植物搭配出缤纷的色彩罢了。

维多利亚博恰特花园

日本庭园:

维多利亚博恰特花园1

外公的最爱 — 大理花:

维多利亚博恰特花园2

这些也都是些极普通的花,连外公晒台上的龙口花也种了一大片充数,只有左下角那种冒出地里就开花的,是我这次第一次见到,西雅图小羊家花园里也有它:

维多利亚博恰特花园3

十一,团聚

这次出游的初衷,就是为了和多年未见的中学好友Z和她先生F聚一聚。这实在是个好主意,能和老友团聚,又省却了双方为接待、被接待带来的负担。由此推而广之,下次应该再扩大规模:

One thought on “游轮去阿拉斯加

  1. 阿纳斯加一个 想起来就让人感到寒冷的地方,在你的照片里却是那样郁郁葱葱和热情的赞美,似乎让人误认为是美国的加州尼。那冰天雪地和狗拿雪橇的场景倒是北极的特征,我们去不了哪儿,只能从你的游记中间接感受异国风情,希望见到更多你游记和照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