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走了

IMG_3273

这是2012年10月,他是右后方穿灰毛背心的,这次我们专业唯一返校的同学,因为他很想念老同学们。碾转之间信息传到我处,和他联系上。不久就收到他从别人电脑(他自己没有电脑)发来的信:“   你好!你在网上看到的照片中第二排右起第一人穿灰毛衣的确实是我,我现名"周延"(取自逻辑学术语),。。。现在五专业陈XX和三专业蒋XX倡议在2016年秋天我们毕业50周年时联系全年级尽可能多的同学回母校看看母校的巨大变化和年迈的老师,陈XX、陶XX已表示参加,你旅居美国,路途遙远,也不知能否回来,你自己酌情考虑。同学们在苏州聚会时,我正在上海,因为失去联系所以错过了机会。听陈XX来电话说,大家都老了,尤其是毛XX変化最大!回首往事,几多感慨!言不多叙,祝你全家新年幸福安康!保持联系!老同学周光楣  2013、02、18” 向他打听几个班上从未联系的同学的踪迹。不久就收到回信说找到了一位女同学,告诉了我她的电话和电邮。可见其办事之认真。

马年春节刚过,收到北京陈同学电邮:“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周XX同学已于去年11月仙逝。我是初三给他南京女儿通电话才知道。他的病是胃癌晚期,发现不到三个月就去世。得此消息,感到淒凉。想周在校刻苦学习,与同学交往甚少,毕业后分到重庆自表所—工厂—上海学习—-回工厂—调到老家化工厂 —工厂倒闭,一生也算坎坷。退休后好不容易联系上老同学,想见见面,却未如愿,惜哉!”   想起他,总觉得欠了他一个道歉。在校时,他学习成绩很好,但说话总爱引经据典,故封了他一个“法官”的外号。平时不管男同学还是女同学,都爱调侃他。其实他人并不坏,数十年后还是那么念着老同学的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