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友情、乡情

到家两天之后一个早晨,听见闹钟响,半梦半醒地,不知自己身处何地,似乎还在旅途中的某个旅馆,思忖着:“该打的还是乘地铁去上班?”  本是陪一位海外亲戚回国寻亲,不期演变为一个13次飞机、火车起降,到访11个城镇,见到了118位亲戚,朋友,同学的大串联。其中很多是几十年不见,离校后从未再见,甚至是从未谋面的远亲。

不论是老友还是新朋,都用盛宴招待我,盃筷交错中更叫我陶醉的,是那久违了的乡音。一锅醇香的鸡汤,勾起某一个脑细胞深处的嗅觉记忆,一定是几十年之前的了;一碟雪里红毛豆百叶,也能让人流下泪来,因为那是家的味道,老家的味道;下面这些宁波下(在此要读做”wo”)饭 — 咸蟹、酱蟹、毛蚶、鳗鲞、海瓜子 (还有没照相的“乌贼膘肠”) 光听名字就能让人口水流得百丈长!

宁波下饭:

宁波下饭

 亲戚们

外婆家的亲戚:

这里有91高龄的二姨,看我出生的四姨;有姨婆的女儿,只比我大两岁,小时候一同奔跑戏耍的玩伴,论辈份我却要叫她五妹阿姨;还有那位在这次旅行之前从未谋面的小舅公的女儿,也是只比我大两岁的纽约阿姨。

亲戚

北京的亲戚:

北京二姐

同学们

中学同学,曾经的我们:

中学同学

现在的我们,各自走过自己的路,曾经的厂长、校长、教授、歌唱家、医生、工程师和各式各样的 “家” 和 “长”,解甲归田之后,或含饴弄孙、或遍游各大洲,或有了自己的事业,或按自己的意愿过着自己的日子,也有不得不卧病在床的:

现在的我们

唯一意外的是我的良师益友叶老师,只差几天功夫,等不到见面突然逝去。乍然终止了我们之间几十年的友谊。电话簿上的号码,邮箱里的地址,成了永远的惆怅,再不能随时拿起听筒倾诉、讨教一番。留给我的只是追悼会上的遗容:

IMG_6857

沿着上学的路,走过五条熟悉的路名(仅此而已)来到源福里。在森林般的高楼群中,它居然还存活着(感谢犹太人!)从“外国牢监”对过的后弄堂进去,走过经常出现在异乡梦中,前后弄堂的交界处,那里曾经住着阿琴姆妈一家子,在外婆去世后一段时间,阿琴姆妈曾来我家帮忙料理家事。她是常熟人,绣得一手好的常熟花边,我在军垦农场带出很多徒弟的本事就是她教的。她的老伴在后弄堂口摆了个摊子卖田螺,他们的女儿,和我同岁的三囡是我的玩伴,三囡的弟弟阿五头(外号黄鲞鱼头)是敢从外白渡桥桥墩上,往下跳入水中游泳的愣头青,三囡的哥哥,曾经每天风雨无阻,在弄堂口痴痴等着下班回来的女朋友。。。他们现今在何方?继续走,到了36号门口,那是王伯伯家。正在探头探脑,犹豫着要不要去敲门。。。突然门开,出来一位中年妇人,片刻凝视之后,我们几乎同时喊着对方的小名!太高兴了,隔了半个多世纪的时光,我们居然还能认出对方。

大学同学:

南航pub

和中学不一样的是,我们来自全国各地 ,而且一天24小时生活在一起。一起上课,一起运动,一起吃饭,还要一起睡觉。对于我这个除了短暂下乡劳动,很少过集体生活的人来说,几个月的新鲜劲过去之后,有许多需要与大家磨合的地方。为此,必然有不少人觉得我不太好相处。直到这次聚会请来的某位,我以前的“对头”(都忘了为什么要和她“对”,其实她跟我另一些比较亲近的朋友差不多,都是上海来的,都很活跃,学习成绩也不错 -- 不知为啥,当时把学习成绩作为评判一个人的准则)她对我说:“以前觉得你挺高傲的。”  看样子从中学带来的 “骄” “娇” 二气一直跟着我呢。这一天好几个同学是忍着病痛来参加聚会的,还有是乘火车从外地赶来的,古稀之年的我们,都珍惜这难得的机会。

同事们

Resized大

和他们一起分分合合生活了18、9个年头。老领导,老同事和曾帮我干活的小弟小妹们,现在都成了XX的爷爷,XX的奶奶,讲的都是如何养生,如何锻炼,还有不少阴阳阻隔再也见不到的。从文革逍遥的日子在办公室下跳棋;到军垦农场战天斗地,在8千亩地里挖沟,猫着腰割黄豆;从实验室到车间,一个接一个的课题,走南闯北、爬山涉水出差调研,背着驼着当地土产回家;从刚出校门的黄毛丫头变成两个孩子的妈,那不还是前几天的事情吗?这里是当年乱石为路的北山坡,在此我渡过了最困难的3、4年。生大女儿时,早晨4、5点钟有了紧急情况,救护车却上不来,只好把我用担架抬下山。一个冬天的早晨,背着奶瓶、食物,抱着裹着大棉斗篷的大女儿,送她去白天照顾她的老太太家。在冰坡上滑了一跤,孩子甩出去老远,半天才哭出声来!现在这个路,这些楼,怎么也找不到半点当年荒凉的影子了:

云岗

整整四周,马不停蹄按照日程表的安排,一站一站走下来。所到之处无不受到热情、周到、妥帖的呵护。在北京,来来往往全有专车接送,都没有机会乘一次地铁,体验了一把国内惬意的生活。老同学为我每天的节目、起居饮食、交通作了详细安排,还带着我去上海,参加她们姐妹团聚,游千岛湖和乌镇。武汉的表弟请了几天假全程陪同,成都的亲戚朋友也是如此。上海、宁波的老同学连家人一起,高规格地接待了我们;上海的五姨,清晨4、5点起来熬好各色养生粥,买了大饼油条、包子、煎饼等早点,骑着车给我们(我和纽约阿姨)送到旅馆,晚上也常坛坛罐罐地送了来 ,这一趟旅行叨扰了太多太多的人 。。。

因此,这次除了膝盖痛之外,没有感冒也没有拉肚子,也可见目前国内的饮食卫生大有改善。虽然各地的空气质量越来越糟,可是大家的生活质量,衣食住行无疑与几十年之前相比,有了天渊之别。人的素质比前些年也进步不少,尽管拥挤,尽管繁忙,很少听见国骂和吵架的噪音。最让我高兴的是国内WiFi的普及程度,所有旅馆、车站、机场甚至火车、长途汽车上都有它。但是 。。。除了能上 yahoo 信箱之外,所有 Google 产品,YouTube 等国外我常看的网页全被屏蔽,叫人十分郁闷。带去的手提电脑只能转转照片,英雄无用武之地!

大家都问我:“什么时候再回来?” 很难做任何承诺,也不敢唱:“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 浸透了亲情、友情和乡情的我,一再许愿:“我们还能再相见!”

2 thoughts on “亲情、友情、乡情

  1. 亲情是汤,温暖在心里;友情是蜜,甜在心上;乡情是泉,源源不断!愿这次不短也不长的国内游让你愉快,久久不忘。

  2. 好看!只那一句“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聚”,让我觉得有些凄凉。不过我们要积极一些,你看这照片里的人,无论哪个年龄的,不是满足和悦的表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