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秋短冬迎春到

当东部人民严阵以待世纪风暴之时,北加州我的后院,秋天的桂花尚在枝头,严冬的腊梅才露败象,邻居的一树白花已经迎来了欣欣向荣的春天!

荠菜及佛手2

去夏极度干旱,强制节水,不许大家浇灌草地。直到圣诞前几乎连续下了三个礼拜的雨,近乎枯竭的后院草地,立刻春意昂然起来,期间,陡然拥挤着一大片嫩绿壮硕的荠菜!那还是叶老师给我弄来的荠菜籽呢。想当初,小心翼翼播入花盆,日思夜盼只发芽了两棵小苗,现今老师已作古,这些生命却依然绵延不断,立即摘了一兜来包荠菜馄饨。去年春天,从农夫市场买来的“鬼子姜” (Jerusalem Archietroke — 耶路撒冷菊芋),种了两块在一个瓦盆里,现今刨开土,也收得一篮,泡了一碗做咸菜;炒了一盘佐晚餐,味道和土豆差不多:

荠菜及佛手1

最后,来看看历经五年才得一果的佛手,重近一磅半,可是香味远不及小时候见外婆放在梳妆台上的小佛手:

荠菜及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