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上客栈看极光

DSC02652

DSC02649 DSC02650 DSC02651 DSC02653 DSC02654

时间:

2017年3月24-29日 (农历二月廿七至三月初二,初春,残月已落新月未升之时)

地点:

加拿大北部Yukon地区(邻近美国阿拉斯加),Whitehorse 白马镇, 北纬60°(冰岛是北纬64°,中国最北的漠河是北纬52°)。Inn On The Lake — 湖上客栈:位于白马镇东南大约五十多公里处。从上面最后一张照片,可以看到人身后淡淡的城市灯光,就是来自白马镇。客栈面湖而建,一个主楼(见下图上部),几栋小木楼。一个胖厨师,一个打扫房间的俄国胖大嫂,冰天雪地里也穿着短袖中长裤,五、六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好像都是来此打工的,问过两个,都来自比利时。他们从电脑网络管理,开车购物,到生火劈柴什么都干,照顾一、二十个房客,很像一个大家庭。让我想起威斯康辛大学合作开伙的住户们。主楼下面有台球房,有备有冬衣裤,靴子帽子的衣帽间,中层是餐厅(下图左下角),和供应一日三餐的厨房。餐厅旁边就是客厅和几个客房,顶层也是客房。他们提供机场接送、雪地摩托,雪地靴,冰上垂钓等各种装备,还组织大家去乘狗拉雪橇等活动。在这个冰雪世界,除了夜观极光,白天的时间也足够打发。小羊预定得比较早,挑了个离主楼最近的小楼(见下图中心照片)门边有个热水按摩浴缸,上下两层应该可以住两个家庭7口人。

客栈-COLLAGE

三餐:

早饭比较简单 — 水果,香肠,面包,白煮鸡蛋,咖啡/茶/热可可自便;午餐一般就是三明治,吃的人也不多,因为大家都出去玩了;晚餐却非常精致,那位胖厨师一个人要照顾十几个人的口味 — 有素食的,有不吃这,不吃那的,比如小羊在忌奶制品 — 可是每天都是中规中矩十分精美的三道 — 前点是汤或色拉,主菜有鸡、鸭、鱼、肉轮换着来,餐后甜点更是惊艳,不知道他们怎么从这冰天雪地里变出这些食材。

人物:

和我们同机到达的三组人马 — 其一,三个带着长枪短炮的英国小伙子,是为YuoTube网站拍视频的专业摄影师;其二,两个来自日本福冈的小伙子,是在温哥华的留学生;其三,最后上车的一对,来自匹兹堡的中年夫妇,居然带着轮椅!柱着双拐的太太L坐到副驾位,先生T坐到我们这排的边座上,一路上滔滔不绝地告诉我们,他太太是个多发性肌肉萎缩患者,趁着现在还能动,他们几乎走遍了全世界,包括在中国坐悬索!客栈晚餐时间又见到一对英国情侣,一对日本老夫妇和来自加州的一家四口。大家来此的共同目标就是看极光。比我们晚一天到了一帮六位,来自美国中西部的大妈们,看她们精致的妆容:耳环、戒指、手链一样不少,文质彬彬的餐仪,不由得想起威斯康辛大学马洛教授夫人珊迪,那个时时刻刻都在挑她丈夫毛病的女人 。。。然而,她们不那么张狂,还有几分谨慎,餐桌上其中一位不忘提醒:“目前形势下,大家讲话可得小心。”(暗指美国目前的红蓝阵营之争啰)后来的话题是为我们下一代,或下下一代的命运担心。。。好玩的是,她们到达第二天,没跟大家去玩雪,或冰上运动,首先做的事情,居然是到50多公里之外的白马镇去血拼,晚饭时兴高采烈地回来展示她们的成果 — 片片耳环啦,珠串凉鞋啦。。。

天气:

从24日到达那天飘着雪花,第二天放晴开始,好像每两天是一个周期,一天阴一天晴 。阴天夜里看极光无望,让我们安心睡觉,晴天夜里,那些小伙子们每半小时轮流起来值夜。我和小羊也是睡到三点多到外面巡视一遍。直到26日夜里,本来是多云的晚上,10点半都过了,我已经上了床,小羊从主楼客厅回来大叫:“妈妈,快起来看极光!”接着又去叫醒其他人 — 那两个日本小伙子,三个英国小伙子和加州一家四口,都是第二天就要离开的。。。我急急忙忙套上从主楼衣帽间拿来的大衣、棉裤,靴子,皮帽,匆匆带上我的小相机,和一个时亮,时不亮的小手电,随着大家欢天喜地往冰冻的湖面上跑,因为那里最开阔。

盛况:

小伙子们搬来他们所有的装备,架起了三脚架,还放了一个小小无人机上去。大家都对我说:“你女儿是英雄啊!” 似乎极光是她招来的。仰望北方天空,只见云散星现,道道似云似雾的光带,是从遥远的太阳表面吹来的风,跟地球磁极粒子碰撞产生的辉煌,从东到西撒满整个天幕,飘飘然慢慢地舞动变幻着,那摄人心魄的气场让大家屏息静观,忙着按快门。。。整个秀场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光带像来时一样,无声无息地隐去了。见到神秘的北极光,三生有幸啊!颇觉意外的是,我那个小相机有个智能全自动功能,会自动处理这种夜景拍摄,而且相机拍下来的光带色彩比我们目视所见更加丰富,我们现场见到的只有淡淡的绿莹莹,也见不到紫色。上面展示的照片都是小羊躺在地上用小相机拍得的。它们居然不亚于,甚至胜过了那些用三脚架手控拍摄的照片。事后大家互相分享视频和照片,好多人来要我们的照片。那三位专业视频摄影师拍得的视频,增加了照片里没有的动感,更加珍贵。可是,那种身临其境感受到的令人窒息的气场,是照片或视频都无法传达的,

执着的T&L夫妇:

这两夫妇到客栈之后就被当地朋友接走,26日晚上的极光秀,是在回客栈的路上看到的,照相机又出了故障没留下影像。回来之后就憋足了劲要再看一次,28日极光预报说有希望,T先生从下午就开始忙碌,拉了一个火盆,几根硬木,两条毯子,大衣到湖面上,还让厨房给他预备了一壶咖啡,打算在湖面上安营扎寨起码到凌晨3点!他太太则守在主楼的露台上,与他保持电话联系,也为大家做信号站。

他们的执着感动了我们大家,这天留在客栈的只有我们两组人马加上几位后来的大妈们。我和几个大妈也就进进出出,陪他守在寒夜中的火盆边。好几个大妈摆好架势,搭起了三脚架。这天云层常把星光遮住,北面的天空似乎比较亮,却不能确定是否是我们期盼的极光。T倒是很乐观地肯定:“极光都是由北往南走的,我们的位置不够北而已。” 将近9点太阳才落山,随着黑夜来临,气温下降得很快,火盆的温度好像也随之下降。云层却越来越厚,看到的星星越来越少。将近11点时,大妈们都往回撤了,我也抵不住寒气来袭,回到小屋,小羊还在电脑上干活。睡到大约凌晨1点半光景,被小羊叫醒,兴奋地全副武装再次出征,没想到我们还能有第二次好运。尽管这次的表演远逊第一次。光带时隐时现,强度也比较弱,好像老天是被T和L感动,勉强来应付我们的。不过持续了大概有一个小时,真像T预计的那样,过了凌晨二点半我们才收兵回房。在冰湖上看表演的只有我,小羊和T 三人,L不方便下来,是在露台上看的,大妈们好像都没起来。

在送我们去机场的路上,开车的姑娘告诉我们,就在我们到达之前,有一对新人,打算在极光下举行婚礼,客栈为他们安排了一切,可是守候了好几夜还是失望而归。还听说有些人每年都来,坚持好几年也没有见到一次。三年前,也是三月份,跟小羊专程去冰岛却没有遇见一夜晴空,同样无功而返。而这次我们26日见到的,应是一年中平均只能够见到三次的顶峰水平,不知道是哪路神仙的恩赐!

DSC02702-COLLAGE

雪地摩托和冰上钓鱼:

雪地摩托就是加了履带和雪橇的摩托车。客栈工作人员,也就是把我们从机场接来的小伙子作为那天的领队,在他的挂斗里装上渔具,食物及各种设备,一马当先,我们两人一辆车,一共三辆紧跟其后,浩浩荡荡 “穿林海,跨雪原。。。” 我又经历了一个生平第一次,全武行穿戴,战战兢兢坐上了小羊的后座,直到晚上躺在床上才发现两个胳膊酸痛 — 抓把手抓的 — 有那么几次过弯道似乎要被甩出去了一样。

雪地摩托-COLLAGE

凿冰钓鱼听上去很浪漫,实际操作起来,其实就是考验人的耐心。刚开始大家抢着去抓钓竿,期望感觉到它的抖动,想象着冰上烤鱼的美味。。。不知道是鱼儿都在睡觉,还是不稀罕我们的鱼饵,每根钓竿都是纹丝不动,不一会儿,一根一根钓竿都被插到雪堆里,人都玩去了,有去骑摩托的,有去打冰球的,也有去火堆旁烤食物的,在大家鼓励下,特别是被L太太激励,我也在湖面上驾摩托转了几圈。

凿冰钓鱼-COLLAGE

雪地活动-COLLAGE

白马镇:

跟客栈的车进了一趟城 — 在淘金的年代,那里曾经是个繁华的城市,Yukon的首府,现在却是败落了。街道冷清,行人寥寥,车辆都脏兮兮,唯有一家接一家的银行可以想象当年的盛况。我们去的那天适逢周日,市面更其萧条,连几个博物馆都关着门。只有路边的狗狗十分友善,都说加拿大人善良,连狗狗也如此。在那里吃了饭、上了网(客栈的WiFi只活了一、二天就彻底死掉)回程半个多小时的计程车却花了一百多元,很觉得不值。

白马镇-COLL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