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年回顾之三 — 欧洲双城记 — 巴塞罗那

小偷之都巴塞罗那

去年十二月上旬,朋友们知道我要去西班牙的巴塞罗那,都告诫我:“那里有世界一流的小偷!例一,4、5个人一起作案强抢 — 第一个人把你推了一下,第二个人把手伸到你裤兜里,第三、第四个人佯装围观;例二,过来个人一把和你拥抱,从裤兜掏去了钱包。但也有夫妇俩一起去,丈夫被偷三次太太一次没有。

我的飞机比小羊早到一个半小时,行前我们约好在一个机场连锁餐馆见面,她把餐馆的门面图发给我,让我“出关后”去那里买杯饮料,休息、上网等她。下机后还没出海关,我就透过窗玻璃见到了它,可是出了关只看见另一家同样名称但是不一样门脸的餐馆,却怎么也找不到我要去的那家,问询处一位女士告诉我,它位于机场出关之前的区域,叫我去找入口处的查票员,查票员又去请示领导,回答是一定要有机票才能进去。。。拿出电脑连不上Wifi,试了好几个地方都不行,手机卡已取出没法通话。看告示牌又找不到小羊的航班号,还是去问询处,才得知她的航班换了航空公司的名称。只好先到出关口去碰碰运气 (但愿她不会在出关之前就去那个餐馆等我)。我的第二个决定是去外面那家同名餐馆等,再不行就要冒险自己乘出租去住地了。还好处处都能找到讲英文的人。更幸运的是在出关处很快见到了小羊。

出机场,和煦的地中海阳光,气温和旧金山差不多,住地位于市中心一栋老公寓,见识了这种古董电梯 — 一排颇费思量的按钮,哐当一下开启的铁门里面还有两扇对开的木门,所有的门都关上电梯才能启动,小小空间里面居然还有可以翻转下来的木板座位:

电梯-COLLAGE

每层只有一个门,我们住四层。房东是位文静的小哥,他把自己的一层分成两套,自己住着小套,把很舒适的大套三卧室房子出租,装饰得跟房东一样雅致。下图从上至下 — 客厅,阳台上的书房,厨房和卧室之一:

客厅阳台-COLLAGE

厨房卧室-COLLAGE

第一顿晚餐去了小羊最喜欢的餐馆,这是周三的晚上9点多,当地人的晚餐刚开始,要正式入座的话得排长队,我们将就上了面对烧烤厨师的吧台,橱窗里面就是生料,随点随做。不多一会吧台都坐满了。后进来的男男女女每人手执一杯酒就在我们身后热热闹闹地喝开了,欢乐的气氛感染了全餐馆的食客。新鲜食材加上最简单的烹调,让我这个宁波胃大喜过望,银蚶,小章鱼,巨大的蛏子都叫人口水滴答,十点半离开时门口依旧人头攒动。看来,除非晚上去人挤的地方,这个小偷之都并不比美国旧金山湾区,特别是China Town更危险:

晚餐食物-COLLAGE

IMG_20161207_212416914 (1)

琳琅满目的海鲜市场:

海鲜-COLLAGE

除了美食,巴塞罗那的标志就是高迪的建筑。

高迪Antoni Gaudí i Cornet — 1852年6月25日-1926年6月10日)跟我的太外公同时代的人,这个铁匠儿子,终身未婚,只会讲加泰罗尼亚语的一个怪才+天才,幸运地遇上惜才的雇主和财力丰厚的金主,得以把童心未泯,随心所欲的设计理念变成旷世之作。将碎瓷片、酒瓶底、废铁条都点石为金。梦幻、华丽却不失其实用性,他的公寓布局处处为居住者提供方便。尽管没有一个房间是方方正正的,可是每个屋子都有明亮的采光;书房、儿童房、女仆房、餐室、厨房各司其职又互相关联。小到门把手都要跟人的手型相配。本人高中毕业之际曾做过学建筑的梦,如果那时能见到这些奇特的建筑,知道房子可以这样造,我是否也会坚定地走上这条路?

桂尔公园  (Park Güell) — 高迪为富人设计的一个社区,任性的建筑师在远离市中心的小山包上挥霍了一 把,好多罗马柱子的场所是大师设定的农贸市场,有波浪起伏彩色围廊的广场,则是居民们议事的地方,可是这么浪漫的社区,最终只卖出一栋住宅,因为富人们嫌远,也不愿爬山:

DSC01497

斜柱廊-COLLAGE

花围墙-COLLAGE

兽头-COLLAGE

巴特略之家 (Casa Batllo)

高迪完美演绎了加泰罗尼亚语, “直线属于人类,曲线归于上帝。”  白天看是个城堡,夜里看则是精灵们的藏身处:

CasaBatllo-COLLAGE

米拉公寓 (Casa Milla)

这是高迪为富商米拉和他新婚妻子设计的豪华公寓,汽车可以从大门进来直达地下车库,中庭的阶梯直上二层通往主人套房。一层留给商铺,其他楼层则可出租,为主人夫妇带来收益。

CasaMila结构-COLLAGE

CasaMila中庭门厅-COLLAGE

房顶上简直是个童话世界!那些头盔,那些武士,都是烟囱和出气孔,碎酒瓶都成了闪闪发亮的装饰:

CasaMila烟囱-COLLAGE

瞧这些阳台和楼梯的护栏,能看出来都是废铁和下脚料吗?

CasaMila废铁条护栏-COLLAGE

出租的公寓房 — 好多设备对我们这些三代之后的人,已经习以为常,可是在当时该是多么奢华 — 看那浴缸上面的储水箱以及出水管:

CasaMila房间-COLLAGE

蛇骨,蜗壳都给大师带来设计的灵感:

CasaMila蛇骨蜗壳结构-COLLAGE

圣家堂大教堂 (Sagrada Familia)

天才的老年却是凄凉的,他后半生全都献给了这个大教堂。一个初夏的下午,结束工作徒步去市中心的教堂做礼拜,被当天试运行的电车撞到,因其衣衫破旧而被送到一个穷人的医院,三天后去世,还好被一个熟识他的老妇人认出,伟大的建筑师,巴塞罗那的骄傲,被自发的群众护送,得以前往他倾注了半生心血的大教堂地库安息。

这个伟大的未完成作品至今还在继续,用更加现代的手段去琢磨大师的意愿。。。

SFC外观-COLLAGE

本应粗笨的柱子化作纤细的树枝,大大减轻了重量:

SFC立柱-COLLAGE

借助从彩色玻璃透入的阳光,整个大厅变得五光十色:

DSC01858

从塔顶俯瞰,好像飞机降落时所见:

SFC鸟瞰-COLLAGE

在那个没有电脑模拟,没有CAD的年代,他是如何建立这些圆锥模型的?天才的发明 — 一块平板上挂上悬线,调整悬线上的重量得到不同的弧度,下方镜面呈现的就是实物形象,多么奇妙啊!

CasaMila圆锥体设计-COLLAGE

旧年回顾之三 — 欧洲双城记 — 巴塞罗那》上有1条评论

  1. 好看!发现羊妈妈最新的几篇文章都没看过!包括夏威夷那篇!晚来的点赞!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