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年回顾之三 — 欧洲双城记 — 柏林

跟阳光灿烂的巴塞罗那相比,柏林要阴沉得多,下午四点天就黑了,有很多妈妈们推着童车来来往往。看惯了旧金山湾区阳光下,妈妈们推着轻巧的童车带孩子散步,这里的童车都那么硕大,孩子们裹得严严实实,还盖着被子、毯子什么的。看来是刚下班,乘公交车接回来的。市面冷落,当晚在毛毛细雨中,昏暗的街灯下,我们围着住处绕了近一个小时,就是找不到一家开门的饭店,才明白那是个周日,所有商店、饭店都不开门!最后在一家便利店草草解决了晚餐。而马路上走的车,不管是出租、救护车、邮车,甚至垃圾车都是奔驰,大概相当于福特在美国,感觉德国人好奢侈。

我们在柏林的住处(右下角)位于一条运河边,河里有成群的天鹅;入夜,船上酒吧的灯光与明月辉映,清冷清冷:

Berlin住地外景 -COLLAGE

厨房、餐室和客厅:

Berlin住地厨客餐 -COLLAGE

房东虽不是中国人,却到处是中国风装饰,卧室也不例外:

Berlin住地卧室 -COLLAGE

没有水箱的马桶以及带烘干的毛巾架:

Berlin住地卫生设备-COLLAGE

柏林的博物馆

都集中在一个叫博物馆岛的区域,对游客很方便。可是为了找这个 佩加蒙博物馆(Pergamon Museum)

围着一个建筑工地转了半个多小时,只能远远看到它墙上的名字却不得其门而入,问了好多路人,最后是在“新博物馆”后门的小巷里才找到一个小小的入口:看见下图中第二张远处的红布挂帘上的名字吗?

大门-COLLAGE

从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门进去,轰然一个庞然大物耸立在眼前,当时的震撼不亚于把我扔进了巨人国!

这是公元前六世纪(中国的春秋战国时代,华夏文明还在启蒙时代)的巴比伦王国(现今的伊拉克)一个城门 — 伊修塔尔门(Ischtar Tor)

DSC01965

下面则是古希腊一个食品、民生用品及食材的集散地,重要传统集市米利都市场的大门:

市场-COLLAGE

其他大门及门柱:

城门-COLLAGE

还有整条街道(游行大街)及其模型:

宫墙-COLLAGE

一位富商的客厅:

DSC02020

看着这些庞然大物,想象着它们被一锤锤,一锹锹地凿开,打成无数箱包,爬山涉水,水路陆路运到此地,再千辛万苦地一块块把它们重建复原。。。不知道该谴责那些无数中国电视剧,电影里描述的偷盗的洋鬼子们,还是该庆幸这些人类文明的瑰宝,逃脱连年战火或狂人统治,来到我们面前一展其风采。

巴比伦游行大街两边的蓝釉砖雕,还有那些精美的琉璃砖雕。波斯文化和我们华夏文化多么相似!或者说我们故宫等皇家建筑上的琉璃瓦,其实是舶来品?

DSC01963

琉璃砖-COLLAGE

碗-COLLAGE

他们也有牙雕和铜器:

牙雕-COLLAGE

以及精美的图画文字:

画-COLLAGE

佩加蒙原是土耳其(当时为古希腊)爱琴海边一个小镇,建于公元前二世纪(中国的战国晚期)。十九世纪一个德国道路工程师Carl Humann ,在土耳其进行工程时,发现几个佩加蒙神殿的碎片。由此开始,挖掘出这个希腊时期的城市。1878年经土耳其政府同意,1879年起,德国考古队边挖边将古物运回德国,直到1886年才完工。二战德国战败,佩加蒙祭坛被苏联红军整座迁移到莫斯科,直到1990年东西德统一才回到德国。直到我写这篇东西时才知道,从2014年秋天起,佩加蒙博物馆的北翼和中央部分都在整修(就是进门前所见的建筑工地)这一主要镇馆之宝,宙斯大祭坛就在中央部分,据说要到2019年才能再开放,这次无缘一见,从网上搜来此图略作慰藉:

Pergamonmuseum Pergamonaltar

Pergamonmuseum Pergamonaltar

新博物馆(Neues Museum)

这里以古埃及展品为主:

棺椁-COLLAGE

有意思的是,他们吧小一号的成人像作为孩子,立于父母脚边。注意那些王公贵族都是光脚的,最多一双拖鞋,重重叠叠的头饰,项链却毫不马虎,真是顾头不顾脚:

DSC02334 (1)

坐像1-COLLAGE

雕塑-COLLAGE

其他-COLLAGE

埃及也是起源于象形文字的,却没有跟我们一样被保留下来:

拓片-COLLAGE

皇后娜芙蒂蒂 (Queen Nefertiti)胸像:

跟佩加蒙那些城门,大街等庞然大物相比,这个镇馆之宝,不到半米高的胸像实在太小巧了,她占据了新博物馆中保卫最森严,唯一禁止照相的整个展馆。这个3400年之前的胸像,是公元前十四世纪,古埃及第十八王朝法老阿肯那顿的皇后娜芙蒂蒂(意为“美人来了”)。维基百科上说:“有些理论认为她可能出身于埃及皇室、也有可能是外族的公主,或是当时一个高级政府官员,后来在图坦卡门过世后成为法老的艾(Ay)的女儿。娜芙蒂蒂在当时也许曾与阿肯那顿(在位期为公元前1352年到1336年)一起治理过埃及。[2]而阿肯纳顿与娜芙蒂蒂生下六个女儿,其中一个名叫安卡苏纳蒙(Ankhesenamen)的后来嫁给了娜芙蒂蒂的继子,图坦卡门为妻。阿肯纳顿在朝的第十二年起便不再有关于娜芙蒂蒂本人的历史纪录,不过这究竟代表她是换了个新名字,还是从那时起已不在人世便不得而知。她也有可能在其丈夫过世后凭借自己的身份继任为法老,并统治埃及一小段时间。” “娜芙蒂蒂半身像目前已经成为古埃及最被广为欣赏、有着最多复制品的图像之一,它是用来推销柏林博物馆的明星展品[22],也同时被视为国际性的美感指标。[10][23][35]“这座雕像展现了一个有着纤长颈项、优雅的弓型眉毛、高颧骨、细长鼻子,且红唇上带着富(原文为“附”)有活力的微笑的女性,它让娜芙蒂蒂成为古代艺术品里最美丽的女人之一。”[35]娜芙蒂蒂像被描述成古代艺术中最负盛名的艺术品之一,可以同图坦卡门的面具相提并论。”

这个宝贝来之不易。德国的考古学家路德威格. 波夏德 (Ludwig Borchardt) 在十九世纪初期,1912年12月6日,从古埃及王都附近一个手工作坊的废墟中挖出来的。这是个识货的专家,抑制了霎那间的激动,在昏暗的灯光下拍照,再抹上一层土,说成一位公主的石膏像蒙混了审查员带出埃及。一年后回到德国送给他最大的赞助商亨利.詹姆士.西蒙 (Henri James Simo)。西蒙放在家里看了一段时间还是借给了柏林博物馆。可是因为与波夏德有约在先,不准公开展出。直到十一年之后波夏德本人在一篇文章中披露了这个宝贝的存在。

1924年正式展出,埃及方面才知道有这么一个宝贝被别人偷走了。多年以来一直软硬兼施要求德国归还:不还宝贝,威胁之一:“不许你再来我这里考古发掘”;之二:“禁止所有埃及艺术品在德国展览。” 均无效。软磨之一:“用其他宝贝跟你换回胸像” ;之二:“能不能借我们回来展览一段时间?” 德方以雕像过于脆弱而拒绝(德国人有那么好骗么?正如上海话所说:“老鬼不脱手”)纳粹头子希特勒也反对归还胸像。为了保护这个无价之宝,二战中的德国费尽心机。先后藏到普鲁士政府银行的地窖里,柏林的一个高射炮塔上,和某地一个盐矿坑里,一度还落到了美军手中,直到1956年才被送回西柏林,看来这位埃及美人只好常住德国了。

BustQueenNefertiti

Nefertiti_bust_(right)-COLLAGE

上图右下角的砖雕是法老、皇后和他们三个女儿。有学者认为法老如外星人般丑陋,可是颅腔容量极大,且博览群书很有学问。

柏林墙

这是原来围绕西柏林墙(见下图左下角示意图)被保留的一段,位于东柏林,故被称为“东边画廊” 据豆瓣上有人说:“在1990年早期,柏林墙开放后,118位来自21个不同国家的艺术家,在1316米长,以前东柏林一边柏林墙的部分,用上百幅绘画,以不同的艺术方式评论了1989/1990年的政治改变。由于城市规划的措施,在柏林墙上的这些绘画无法连续的保存下来,现在我们所能看见的仅仅是2009年的原稿复制品,东边画廊共收录了1990年在柏林墙东侧绘制的105幅绘画作品。”

除了画,还有人设摊在护照上盖章,并出售纪念品,那个小房子可能是原来的关卡:

检查站和护照-COLLAGE

DSC02161-PANO

世界-COLLAGE 克里姆林之风-COLLAGE 和平-COLLAGE 日本-COLLAGE 最后几幅-COLLAGE 树林-COLLAGE

破墙-COLLAGE 苏维埃-COLLAGE 街艺-COLLAGE 逃亡-COLLAGE 逃跑-COLLAGE

2009-COLLAGE

流连忘返了一个多小时,实在冻得受不了,去到那幅最著名的画前留个影,就乘地铁离开了。画廊前,一位老者还在那里拉着手风琴。。。

兄弟之吻 — 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和民主德国领导人埃里希.昂纳克

我和老人-COLLAGE

圣诞市场

据说圣诞节起源于德国。故而这里,乃至整个欧洲对于圣诞的庆祝除了商业气氛,更多了一些节日本色的热闹和温馨。我们去了两个城市的圣诞市场,都是人山人海。

巴塞罗那的圣诞市场:

市场巴塞罗那1-COLLAGE

小手工品中最让人发笑的是名人蹲马桶,下图下方那张中,你能找到希拉里和特朗普吗?

市场巴塞罗那3-COLLAGE

柏林的圣诞市场:

柏林圣诞市场1-COLLAGE

这里有音乐

IMG_20161212_181150579_TOP (1)

有吃有喝(当然不能跟巴塞罗那比了,最好的也就是香肠和可以生吃的火腿。右下角那位女士正在为我们用机器片火腿)

食物-COLLAGE

五光十色的工艺品中最吸引人的是各种烛台,挂灯及灯罩:

灯彩-COLLAGE

我最喜欢收藏的小房子,现在不得不住手,家里已无处可放也无心擦灰,留个影权当收了:

小房子-COLLAGE

还有其他工艺品及现场操作者:

工艺品-COLLAGE

离开这些欢乐之处恰恰一周,在家中看电视得知,恐怖分子袭击了柏林的圣诞市场。虽不是我们去的那个,多少有些后怕和庆幸。近日巴塞罗那市中心也遭袭击,无辜生命毁于瞬间!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