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大陆人

都是中国人,可是生活在不同地区,就变得那么不一样。

去年九月,正当世博盛会,在上海公车上看到这么一幕:前门上来一位精瘦、利落的老太太。用一个小钱包去碰司机座旁的电子收费板,大概机器没读到钱包里的车卡。女司机:“你要把卡拿出来。。。”老太哆哆嗦嗦拿卡,带出了钱包里的东西,低头边检东西边说:“你看,都是你!”女司机提高了嗓门:“你这个老太滑稽伐,我叫你把卡拿出来,又没让你把东西掉出来!” 老太在前面座位坐下,说: “侬啥体嘎凶,喉咙嘎响!”(你为什么这么凶,喉咙这么响)。两人呛呛起来,这时我前面一位女乘客,和其对面那排坐上的男乘客都来说老太:“好了好了,人家说话腔调就是这样的嘛。。。” 女司机: “你这老太还这么强势!”(大概是强词夺理的意思,这种新式上海话我也不太懂) 女乘客: “好了好了,你也少说一句,我们不是在说她嘛!”。。。这几个人不断重复自己的话。。。不久女乘客提醒老太太就要到站。老太太告诉她: “我要去。。。拿一件刚做好的衣服。。。” 老太太下车后,这女乘客和男乘客之间聊开了。女乘客: “只有我们家里有老人的才知道,老人就是拎不清!我的婆婆就是,一天给她吃碗馄饨,她说这馄饨馊了你还让我吃!刚从锅里盛出来的馄饨她就说馊了。。。” 男乘客: “也有拎得清的” 女乘客: “少,大部分拎不清。”。。。

从上海到汉口,乘的是“动车” — 亚于“高铁”,快于一般的 “快车”  — 只用了4个小时就走完了以前一、二十个钟头的路。现在的火车不仅快,也安静,没有以前的大喇叭广播,乘客之间也能小声交谈。最让人感到舒服的是没有人抽烟。唯一没变的是厕所,走到门口想进去,迈了几次脚,还是收了回来,地是湿的,且有味道,一直忍到汉阳表弟家。车厢电子告示牌上,一再教大家如何使用厕所里的设备:什么地方是烘干机,什么地方是什么。。。可是很多乘客还是不能配合。

我前面十来个老人一起去汉口,参加他们军校毕业60周年的活动。看上去都是70、80朝外的老先生、老太太。可是跟老同学碰在一起,好像又回到了少男少女的时光,互相叫着以前的外号,分享零食。邻座老先生没能跟其他同学坐在一起,就把我这个陌生人也带入他们的欢乐中,一路上,从上海世博会参观攻略,说到他们那时候在军校的生活,甚至他们中一些人的八卦。。。 听小羊说去意大利,乘火车遇见的大叔大婶也是这样,上车打开各自的食物篮子,几口小酒一喝,就会家长里短聊了开去。

这次在台湾环岛一周,遇见的人,不论在机场、旅馆、商店还是夜市,都十分敬业,有礼。乘了高铁、捷运和公车,感觉和美国差不多。那天在台北,气温比前一天骤减不少,大家都穿着毛衣加外套,我却是根据头一天的温度还是一件短袖。从故宫回来的公车上,向邻座女孩问站名,她知道我要换乘捷运后,告诉我:“不用在剑潭站下,士林站下就好,因为士林到剑潭公车会绕很久。。。”因同路,让我跟着她走。说完看我一眼还加了一句:“你冷不冷?小心不要感冒。” 06年,在上海问路,问一个年轻人: “请问XX路车站在哪里?”他手一挥(话都没有)叫我去问旁边的门卫。正好一个老太太走近,我转而问她: “请问。。。” “妹妹啊,囔,就在那条马路转弯进去。。。” 今年3月回上海,问到一位学生模样的小伙子,他居然边等红绿灯,边拿出手机帮我查了起来。。。看来问路要找对人。

这次,乘国航经北京去台北,在台北入关时的经历不吐不快 — 不知怎么,那班飞机上没来挨个发入境申报单,下了机,涌向海关才看见别人手里都拿着单子,我就频频回头想看他们是哪里拿的。这时后边传来女声呵斥:“往前走啊!!”。。。等跟着队伍拐到转弯处,才问了外面的工作人员,她拉开链子让我去拿单子,再回队伍去,后面那位“河东狮子”却不让我到原位上,要我站她后面。“不就差一个人吗?至于嘛!” “你没见我背着东西吗?”(好像别人都是空身?!) “这是规矩!” “。。。” 真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各色人种,让人家看两个中国人在那里吵架。等出了关,发现这个狮子居然还是大陆带队来的导游,正在给她的队伍训话。

后来几天,我们的台湾导游给我们讲,他们导游之间的暗话,他们称日本人“寿司”; 韩国人“泡菜”; 中国(大陆)人“白菜”。重点是警告我们尽量远离“白菜”。比如,在饭店吃自助餐,“白菜”们会拿起东西闻一闻再放回去,白面包会整条拖走。更有甚者,把前晚洗的内衣裤,晾在旅游车窗上!尽管这些能来台湾旅游的大陆客,都是有一定经济能力的,我们的导游说:“好多暴发户太有钱了,可是不懂得尊重别人,把导游当作‘小弟’ 呼来喝去,所以我从不接大陆来的队。” 那么多天,我都不好意思暴露自己,也是从“白菜”堆里出来的。

装修成果

IMG_4531

阿尼塔都变小了

IMG_4529

整个装修起于外墙油漆

IMG_4525

内部装修从起居室的地板开始。。。

厨房1

装修前及装修中的厨房

厨房2

新炉子、抽油烟机和水龙头

厨房

新橱柜的佐料抽屉及旋转式角柜

阳光灯

天然“阳光灯”

主浴室

主浴室

Collages连猫猫家也变了样

装修

这个房子,已经住了十四、五年,除了数年前把窗户换成双层玻璃,别的还什麽都没动过,按我的标准,都还过得去。

夏天里,见到对门邻居在修外墙、油漆,并把房前草坪挖掉,放了几块石头,一小段铁栅栏,一个小水帘,几棵花,一棵小树,成了个略有景观的小花园。总共花了七千多元,外墙部分约花了五千。我才想起自己的外墙早该修了,特别是后院面对浇灌系统的那面墙,起了好多“酥皮”和裂缝。

经朋友介绍,请了一位油漆工李先生来估价,修补外墙加油漆他开价一千七,事先朋友已经告诉我,二千以下可以接受,再跟邻居的五千相比,当然立即成交。不过后来又追加了三百为置换雨水管及后院小门,所以总共付了他两千元人工,外加三百多材料费。这位李先生是十来年前从台山移民来的,人还算老实,也很能为我省钱,本来我是打算学邻居的样子,把外墙整个糊上一层水泥的,他认为没有必要(我那位中国朋友也说不必),后院小门的木头都烂了,打算让他帮我换一扇门,他也说不用全换,可以只换几块烂掉的木头。。。他本人做的活还算仔细,可是真慢啊,不是天下雨,就是他妈妈住院,两三天的工程拖了将近一个月。他那位助手,才从广东来美不久的年轻人,嘴真甜,叫我阿姨长阿姨短的,可是凡是他做的事情都要李先生返工,他装的雨水管,水不流向出水管,却从反方向溢出!那扇小门经过冬天雨水一泡也出了问题,至今尚未完全解决。。。本来,还想请他们把起居室的旧地毯换成地板,后来还是决定用另外一对越南装修工夫妻。

这两口子说是越南人,男的却是蓝眼珠,人也高大,原来都是美国兵的后代,他俩都只有越南妈妈,不知道生父。越战之后,美国政府把他们送到菲律宾学了半年英文,再接来美国。两口子干活可真快,换地板只用了两个钟头!还完全不用我操心,不像李先生,好几次我得给他当小工。起居室的大电视他一个人就抱了起来。又给我把主卧的浴室翻新:原来只有一个小小的淋浴喷头,现在,从卧室侧面壁橱挖出一半空间,塞了个浴缸进去,房顶抬高,马桶挪到角落,地面和浴缸周围都贴上瓷砖,加上了 新橱柜,新马桶,新排气风扇,还为日式自洁马桶圈,在马桶边上加了专用电插座。这里面,包括了土木基建、室内装潢设计、电工、管工、木工、油漆工全由他们包下,给了我一个全新的浴室!

打开顶棚时,发现顶棚上的隔热层材料差又太薄,跟我商量去买了新材料,给整个房子加盖了一层“被子”。他们的“毛病”是大手大脚,自作主张,凡是拆下来的旧东西,不管还好不好用,噼里啪啦全给我扔了,再买新的。他们说,要给我一个全新的、闪光的新房子。也是,没有多花多少钱,感觉却是大不一样。有些地方他们还真想得周到,比如浴缸和地面的瓷砖,他都给我买的防滑型的,对我这个年纪,确实很重要。他说:“我是把你的房子当成我妈妈的房子来装修的。” 听得我,心甘情愿地掏钱。尝到了旧翻新的甜头,根据这两口子的建议,下面的计划是翻新厨房和另一个浴室。这两个工程尚未开始,现在,时而已在设想完工后的新景象。

“淘米水浇花”之立论

大羊在网上中文论坛见到说:“淘米水是很好的肥料,剩饭也可以当花肥,但不如淘米水。” ZM 要她向科学家求证,于是她给正在参加专业会议的詹姆斯发了电邮,詹是专门研究植物遗传基因的。电邮同时转发给小羊和羊妈妈。

下面是大家的回答:

詹姆斯:“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到三点:

其一,淘米水可能有利于植物生长,原因:听说大米中会加滑石粉(我确实知道滑石粉是一种食物添加剂)。而滑石粉是含镁的,镁又是植物生长所需的矿物质。然而我不相信此说,即使大米加了滑石粉,镁的作用微乎其微。

其二,淘米水对植物生长可能有负面影响,原因:土壤中的微生物要和植物争夺养料,如果增加土壤中糖份,这些微生物就会大量繁殖。大米的成分就是复合的糖分,用淘米水浇花导致土壤中微生物增加,吸收更多养分,抑制植物生长。事实上,确有些生态学家常把糖、木屑混入土壤,做土壤养分减少的实验。对此,我也不能认同。因为淘米水里这点糖份远远不够起什么作用。

其三,(这是我个人觉得最合适的解释)淘米水会有助于植物生长,但并不是得益于米。而是,嗯,对植物来说浇水总是好的。”

羊妈妈:“是啊,是啊!‘淘米水浇花,鸡蛋壳肥花’ 都是中国老太太们的理论,虽然本人也属于此范畴,可从不相信,除非把淘米水沤上几周,浇下去降低土壤的PH值,那些喜酸性的植物可能受益。”

小羊:“我认为,要通过科学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需要对不同的常见植物做多次重复性实验,不同酸度的土壤,不同的淘米水(短粒米、中粒米、长粒米、糯米;泰国、日本、中国、印度出产的稻米;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淘下的水);不同的浇水频率,当然,相应的对照组。我估计,需要350块地,时间一年,研究生一名,博士后一名,助理两名,经费五万美元,够不够?

也许有人可以借此作为他们博士论文的题目‘一个古老的中国神话 — 淘米水和植物 — 之今析’  下一个前卫植物生态学的热点!”

没准,我们可以从联邦政府,或奥巴马的什么经济刺激基金里,申请到经费呢,哈哈!

羊妈妈的故事

羊妈妈经常给我讲些街坊邻里的有趣故事。。。而且也喜欢自己写长长的游记和故事。就鼓励羊妈妈也开个博。

欢迎羊妈妈加入网上世界!【大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