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姜下的猫猫

%e9%ac%bc%e5%ad%90%e5%a7%9c-collage

秋高气爽的蓝天下,鬼子姜(Jerusalem Archietroke — 耶路撒冷菊芋)开着金灿灿的黄花。

dsc00908

浓荫之下躺着一只猫猫!

%e7%8c%ab%e7%8c%ab-collage

以前他只敢在前院喝水,有那么几次,我和狗狗进城度假数日返家时,发现他从后院翻篱笆逃走:

img_4160%e5%96%9d%e6%b0%b4%e7%9a%84%e9%bb%84%e7%8c%ab

现在狗狗不在了,他大胆进驻后院,每天天一亮就来上班,在里面一直睡到下午才回自己家。怪不得今年的小西红柿和蚕豆得以成熟,没见小老鼠从豆棚下面跳进跳出,没见大老鼠大白天在篱笆上窜来窜去。连那些猖狂的松鼠都不见了踪影。真的是一物降一物啊,阿尼塔再能干,还是斗不过狡猾的PhD老鼠们。除了在鼠洞口摇尾巴,无可奈何。对于在高高的树枝上啃松果,或摇着尾巴唧唧叫着挑逗的松鼠,也只能:“是可忍,孰不可忍!”

夏威夷白姜 — White Ginger

IMG_20150821_192716629

 

许多许多年之前,去夏威夷玩的朋友给我带回几个白姜块。。。从小花盆到大花盆,从后院西南角到东北角,也从东湾我家搬到旧金山大羊家,始终是只见大叶子罕见花朵。直到落户前院,才蓬蓬勃勃地生机盎然起来。已经连着几年开出了花,今年更是怒放,清香满园。花朵是小家碧玉的婀娜,那叶片却是热带丛林的狂放。。。

IMG_20150821_193528629_HDR

长秋短冬迎春到

当东部人民严阵以待世纪风暴之时,北加州我的后院,秋天的桂花尚在枝头,严冬的腊梅才露败象,邻居的一树白花已经迎来了欣欣向荣的春天!

荠菜及佛手2

去夏极度干旱,强制节水,不许大家浇灌草地。直到圣诞前几乎连续下了三个礼拜的雨,近乎枯竭的后院草地,立刻春意昂然起来,期间,陡然拥挤着一大片嫩绿壮硕的荠菜!那还是叶老师给我弄来的荠菜籽呢。想当初,小心翼翼播入花盆,日思夜盼只发芽了两棵小苗,现今老师已作古,这些生命却依然绵延不断,立即摘了一兜来包荠菜馄饨。去年春天,从农夫市场买来的“鬼子姜” (Jerusalem Archietroke — 耶路撒冷菊芋),种了两块在一个瓦盆里,现今刨开土,也收得一篮,泡了一碗做咸菜;炒了一盘佐晚餐,味道和土豆差不多:

荠菜及佛手1

最后,来看看历经五年才得一果的佛手,重近一磅半,可是香味远不及小时候见外婆放在梳妆台上的小佛手:

荠菜及佛手

小佛手和香兰花Miltonia

IMG_20140621_102657_391

N年之前折来一个枝子,水瓶里泡了几个月才出根,花盆里养了几年,种地下又是几年。。。终于看到了可爱的小佛手!但愿还有更多:

IMG_20140621_102637_428

再来看看这个三姐妹,每天早晨打开卧室门就从起居室飘来她们浓郁的芬芳。你能相信她们都是来自垃圾桶的弃儿吗?曾经断臂折颈被压在垃圾下,有的还开着花就被倒扣在闷热的垃圾桶,卑微的出身却掩不住天生丽质:

Miltonia和小佛手

来自夏威夷的 Plumeria

IMG_5309-001

五年前,桂从夏威夷带给我一根圆棍,按说明插入沙土,居然就活了。不久还开了一次花。那不是夏威夷人挂在颈上花圈用的花吗?好像也是他们的标志之花。中国名字“鸡蛋花”,却毫无浪漫的热带风情。

按说明书要求,室外温度超过60度(华氏)才把它搬出去,冬天都是放在室内阳光最好的窗口,换盆、施肥一样不缺,进进出出五个年头却只得到几片叶子,直到今春见到一个叉角顶上冒出了花蕾!跟五年前相比,花杆从一根棍分叉成了“Y”,却并没有长高多少,好歹开花了,总算不负我的辛劳!

Plumeria

Tulip Show

IMG_5144-001四月底的西雅图和温哥华,到处是随风摇曳的金杯银盏。。。从未见过如此规模的郁金香之海洋。。。

Seattle2013

从不知道它竟有那么多品种。。。

Seattle20132

上图左上角的我叫它三色雪糕,下图左上角的像佛手、右上角的则像一种卷心菜。。。

Seattle20133

下图左上角的多像牡丹!

Seattle20134

上图右上角和下图左下带锯齿边的,似乎跟康乃馨(石竹)是一家。

Seattle20135

 

人参形胡萝卜

去年夏天撒了些胡萝卜籽,目前到了收获季节,挖出来一些奇奇怪怪形状的胡萝卜 — 人参萝卜?

味道倒是不错,脆甜清香,一出土就被阿尼塔盯上了。今下午查看了一下菜地角落上几棵尚未完全长成的,打算过几天再拔,好带大羊家做年夜饭用,却被阿尼塔瞄见,我一转身,她就去拔了出来,叼到草地上啃了起来!

迷你兰花

数年前,朋友给我几根像野草似的兰花。被我扔在墙角好久,甚至一年冬天都没有搬到室内来,看它还顽强地屹立着,抽了长长的茎,被我剪去了好几支。不料想今年春天居然长了花苞,开出了精致的小红花,入夏后,又把它从后院搬到前院,叶子都被晒成了红色,赶紧搬回后院树下,这几天再去看看,不料想它竟然花落之后还结了个籽!这才后悔这几年让它挨冻、挨晒,怠慢了它。人家原本也是上得了台面的啊!

阿慧的迷你兰花

春来小园

梦中的日本庭园被弄成了鲁迅的百草园,花儿们倒不在乎什么庭、什么园,一样烂漫。现在唱主角的是香苍兰(Freesia)和郁金香(Tulips)。这两种花是前院的元老了,从搬来这里就陆续种过几次,近十来年,已挖出许多球根送朋友、送大羊,而没有添加新的,也没有特殊照顾。今年二月干旱,香苍兰露地的叶芽并不高,以为不会有多少花的。三月几次雨后,却照旧怒放,毫不吝啬地随风送出阵阵茶叶香。现在已经有了六、七种颜色:

伴陪着元老的新娇客们也纷纷亮相,下图左中是刚睡醒,冒出水面的睡莲叶子;最下面,中间则是疑似带着花苞的芍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