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富多彩的周日-长跑,影展,玫瑰,小鸭子

周四在朋友圈看到迪扬美术馆的Irving Penn摄影展的介绍,跟米粥商量周末去看。然后发现周日是旧金山著名的越湾长跑(bay to breakers),于是决定周日去看展。走路去美术馆路上顺便欣赏一下旧金山的奇特的长跑风景,一般会有裸体长跑的,边喝啤酒边跑的,以及各种牛鬼蛇神式样的跑步者。。。最近这一周一直大雾,不知道会不会真的有不怕冷的肯裸体跑。

结果周日一大早就晴空万里,连周末向来要睡懒觉到中午的小朋友都早早起来,住在车库里的花猫也起了个大早上楼溜达了一圈。于是我们吃完早饭就跑出门去看热闹。

  1. 越湾长跑 Bay to Breakers

公园里浩浩荡荡的各色人等,铺好了野餐毯子看热闹的,招摇过市光怪陆离“跑步”的,公园的大树上好像藏满了唱歌的小鸟,草地上也有很多小鸟蹦来蹦去,貌似是叫dark eyedJunco, 一种在地上找食吃的麻雀,棕色的翅膀,戴着黑色头巾。

美术馆里的人不多,很久不来,这个美术馆天井里的树橛已经长得高大美丽,风里飘摇着在青铜墙壁上留下织锦般精致的影子。

2. Irving Penn

Irving Penn的摄影展很好看。虽然是以拍名人和时装而出名,但最早他是从拍静物起家。我还记得2000年左右旧金山那个Ansel Adams大展的时候桂跟我说,原来大师也有拍烂片的时候。看Irving Penn早期的静物确实可以给所有摄影爱好者很大的信心。哈。

但其实他早期的静物也很会讲故事

他晚年又回归拍静物就非常大师了。

我和米粥都特别喜欢他的小商人系列Small Trades.

他最拿手的名人也有很多惊喜

从左上角开始顺时针:Truman Capote, Francis Bacon, RBG, Jean Cocteau, Yo-yo Ma, Picasso

尚未成名的时候第一次为Vogue拍名人,把他们统统赶到一个角落里, Literarily cornered these big shots. 笑死。聪明。

从左上开始顺时针:达利,希区柯克,杜尚,卡波特

以时尚照片出名确实名至实归。

看完特展,去常展区找老朋友,惊喜发现有三幅以前不曾留意的沙金特还有三幅不常见的O’keefe

3.盛开的玫瑰园

离开美术馆,经过玫瑰园发现玫瑰都开了!很香!有些玫瑰还开着开着变颜色。

4. Stow 湖的小鸭子和鸢尾

前一阵日落前来stow 湖,看到的鸢尾是黄色的。查了一下应该是美洲特产。今天终于看到了紫色的鸢尾开了。还看到了已经长成青少年的四只小鸭子。

好几年前我和小朋友在这个湖边看到一只宠物鸭子跟着主人出来散步。今天又碰到它,还穿着特质的鞋?同行的狗狗戴着链子,鸭子是自由的。

快出公园了看到一只大蓝鹭 Great Blue Heron. 头一次近距离看到它的肚皮上的羽毛,居然有这么漂亮的花纹!

全程走了一万四千多步,合计六英里。心满意足。

“转型中的日本版画从浮世到现世”

上周日早上看了Legion of Honor的日本浮世绘展: Japanese Prints in Transition: From the Floating World to the Modern World。 去之前没有抱很大的期望,因为这些年自以为已经看了不少的浮世绘。结果很惊艳。看到了很多之前没见过的画面,而且把浮世绘的历史,有名的画师提纲挈领的梳理了一遍。学到很多知识。看来旧金山美术馆的家底还是挺厚的。

另一个感想就是明治维新后变成日本政府宣传画的浮世绘可真难看啊!看来只要是propaganda 都很丑,不只限于“社会主义”。

入口处有一个木板原型,以前没见过。乍一看还以为是铜板,看了解说才知道是樱桃木 Cherry wood.

葛饰北斋的《富岳三十六景》放在一起非常好看

展览里没有,但是在纪念品店里看到的一副有猫的江户百景之一

特展外面有一间专门的房间收集出来放春宫!这个房间还不需要买特展票就可以看。哈哈。百鬼夜行原来是这么个渊源。。。

还有一个小房间放了日本和服的设计图书,可怜没有和服也没有大幅设计图,只好展一下小开本的书页。但是书页已经很美,要是看到实物不知得有多美。去年夏天去大阪天守阁就看到大片梅林,开起来一定很美,能让设计师们设计出这么多大阪梅花和服。

走之前又去拜访了几位老朋友:远古走廊希腊陶瓶边上找到之前没注意的Asyrian 的石雕和象牙雕;楼上印象派长廊尽头的莫奈荷花。

更多照片在这里

旧金山城市即景两则

1.

一次偶然走过一家餐馆,很热闹,几乎坐满,装潢也很新潮。餐馆名字猜不出是哪里菜。印度?泰国?正困惑的东张西望时,看到入口玻璃门上贴了半张A4上面百字黑字打印出来“NO PHO!”  不由莞尔。越南馆子!可以想像餐馆主人被多少顾客问烦了索性贴出来封住大家的嘴。

2.

差不多两周前走过一家小电影院,门口贴着宫崎骏“哈尔移动城堡”的日文海报,下面贴了一张打印的告示,跟一位“Fear the Feast”蛋糕师傅联动,看宫崎骏加一块蛋糕。蛋糕师傅的instagram上全是漂亮的蛋糕,看得我流口水。就上网订了蛋糕和电影票。

今晚来看电影吃蛋糕,才发现居然这个噱头不错,小小的电影院居然坐满了人!全场卖空!

小电影院电影开场前放的都是本地小生意的广告,做的有点笨拙但是非常多元可爱。Ocean beach频频出镜,沙滩上的Snowy Plover小鸟也来帮忙。旁边的美眉看着广告叹了口气“我真是喜欢住在旧金山的日子啊。。。” 我在旁边偷偷点头,“我也是。“

大屏幕看宫崎骏太爽了,那么多的细节小屏幕都浪费了。看完电影,居然有多余的蛋糕给大家分发。我拿了一块回来跟小朋友分享。蛋糕甜甜的,配着姜糖,我太喜欢了。蛋糕师傅这个春天推出了一整套宫崎骏主题的蛋糕

料峭春寒貌似过去了,夜晚的旧金山夜风习习很舒服。月亮很亮。好像回到了大学刚毕业的时候跟同事去夜店喝酒,半夜出来在街上晃的日子来。。。

Thinking Fast and Slow

三月底,很早在豆瓣上认识的豆友发了 Daniel Kahneman的讣告提到这本书。我以前不知道这位名人,上网一搜发现居然是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心理学家。觉得太有意思了。再搜,发现他和好朋友Amos Tversky 之间的分分合合更有意思。有意思到Michael Lewis为他们写书的地步。

(The New Yorker: The Two Friends Who Changed How We Think About How We Think

还在恶人谷翻到Jun之前写的读后感: The Undoing Project

旧金山图书馆Thinking Fast and Slow所有版本的书都需要排队,我就去audiable买了有声书开听。刚听了开头就觉得太有趣了。马不停蹄的花了一周时间听完了。送小朋友上学路上他跟我一起津津有味地听。

人类必备的两套判别系统:System 1 (系统一)和System 2 (系统二)。这种命名让我很不适应。完全没法联想和加任何色彩的名字,我听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书才停止混淆两种系统的特性。

系统一:直觉,主观,基因中生存本能,长期练习也可以产生新的直觉和判断(比方消防队员的直觉),超级自信。

系统二:客观,理性,怀疑一切,懒惰。

因为避免使用系统二是第一宗旨,我们遇到系统一难以回答的问题会自动转换成一个系统一有现成答案的问题。比方某人考虑要不要买福特公司股票时,真正需要回答的问题是“福特股票低于其价值吗?”但是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系统二进行各种数据分析,于是大家往往把问题改成“我喜欢福特车吗?”这个系统一可以张口就给答案的问题。

但是有些时候如果我们能够自动强制调动系统二,结果往往比只是懒惰的依靠系统一要好。书里提到一个测试,两组背景和能力相似的学生做同样内容的答卷,一组的答卷印在质量很好的白纸上面,字迹清晰,字体整齐。另一组答卷印在质量比较差的彩色纸上,印刷模糊不很清楚。哪组学生的考试结果更好?我们一般自然会认为拿到清晰试卷那组做的更好。结论居然是第二组。答卷质量差逼迫学生调动系统二小心的答题,出错率比第一组低很多。

这个实验听的我恍然大悟。谷歌成立后Larry & Sergey一直秉承着公司运行需要保持在“managed chaos”状态,因为运行太自如的环境会不利于激发创造力。多年前有一个工程副总也曾说过系统性强的环境只能保证下限可以达到平均数而已。所以也许谷歌早年稍微混乱的环境更容易调动大家使用系统二从而达到更高质量的输出?

后半本书大多都是讲述大家在生活里很少主动使用已知的统计学概念。因为统计学是系统二的能力范围。

例子一是对小数据的过度依赖。故意略视小数据的不可靠性。

比方成功的CEO的技能其实是无法复制的。因为一个公司运行是否好很大程度依靠运气。每一位CEO的经历也都是有限的小数据没法靠谱的预估未来的成功几率。

例子二是单独一个事件的成功率也许很低,但是如果同样的事件重复成百次,最终的叠加几率就很客观了。

比方一个公司如果有十个部门,每一个部门都有10%的机会得到某种效益,部门领导会觉的10%概率太低,秉承人们自然的避险心里会拒绝这个机会。但是从CEO的角度来说,如果所有部门都愿意尝试,公司整体得到效益的几率就大幅度提高了。乍一看会觉得CEO一拍脑袋瞎指挥,其实不然。

所以做决定时一定要多想想统计学的各种原理。

看评论Kahneman的文章里有人说经济学家大部分都非常自信,而心理学家则总是怀疑一切。这本书里也说道系统一相当自信,因为系统一知道的信息非常少,知道的越少越自信。系统二则怀疑一切。也挺有趣的。

香椿

北京长大的孩子都吃过香椿炒鸡蛋这道菜。我记得小时候家里院子里有香椿树,所以经常可以自给自足。羊妈妈家里也有一棵香椿树。越长越高,高到羊妈妈都够不着新芽了。几年前羊妈妈把它砍成一个树桩了。相册里找到一张2015年的旧照(前景是腊梅)。香椿树叶有点像棕榈树的意思。

刚刚在微信上看到一片讲香椿的文章,原来香椿还分湖北香椿,陕西香椿和云南的四季椿。吃法也不仅仅是炒鸡蛋拌豆腐。可以炸可以腌可以烧。历史悠久到从庄子到苏轼都提过它。

上网一查,原来英文名字是“Chinese Mohagony”! 居然是桃心木一族的高级木材。还有一个英文名字是”Beef and Onion Plant” 哈哈哈,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羊妈妈说香椿在湾区不仅长得快,还窜根严重。所以考虑进一棵种大花盆里。。。

Nisei 米其林餐馆

去年冬天给羊妈妈祝八十大寿,我和妹妹早早的研究起湾区的米其林餐馆来。

上次带羊妈妈在湾区吃米其林还是2008年。好友花了三年时间给定位热线打电话才偶然打通了电话为自己家人定下的法国洗衣房大餐但是家人没法去,我和桂带上家属和羊妈妈去大吃了一顿。当年那是湾区唯一的米其林三星餐馆。这次再搜,好家伙湾区的米其林星级餐馆几乎是遍地开花!比比皆是!这过去十多年到底发生了啥?妹妹看完这篇纽时报道笑说都是你老东家干的好事!我看了报道才知道是2010年米其林雇佣Accenture给米其林研究如何走出低谷。ACCENTURE的结论是跟当地的旅游市政府合作拿钱去评价餐馆。因为远道而来的客人比当地人花钱要高许多,所以米其林星可以增加远来的客源。这也并不违反米其林评论家不拿餐馆钱的宗旨。可谓是双赢。希望当年做这个案子的咨询团队拿红利升职,继续风生水起做下去。

书回正传。我们在湾区的米其林餐馆单子里挑的眼花缭乱,后来确定了一下规则:不一定要最贵的,选亚洲风因为可能更符合老人家的胃。主要鉴于上次吃法国洗衣店大家都不是很买账。

最后选中了Nisei。顺便把米粥和小朋友一起捎上去见世面。最后吃的还不错。大家最喜欢的是“Unagi eggplant wasabi citrus lace”那一道,尤其是鳗鱼周围的汤,超级鲜美。吃完了大厨还出来跟每一桌聊天,非常年轻的一位帅哥。

帅哥大厨!David Yoshimura

临街的座位房顶挂下来一串串晒干的某种果实,我猜是柿子

中间清口的一碗抹茶汤,小姑娘侍者来到桌边很卖力的用小竹刷子每一杯都搅半天才给我们喝。出门后米粥说那口味像刷锅水,害我笑得打跌,因为那小刷子真的很像刷锅的。

之后送我们带走的冷萃麦茶味道还挺有意思的。比刷锅水好喝。

网飞三体*阳光三月

周五读新来的纽约客杂志,看到这篇“三体”评论。当晚就看了四集。拍的真好。把原著里面文字,人物,和各种中国式文体硬伤都给改掉了。电视剧第一季超级好看。前两集以文革批斗和插队开篇,真实而且尖锐。小说是很多年前读的。真的是捏着鼻子读完,槽多无口。但是中心思想和宇宙构建非常新颖宏大,还是值得读。看完这第一季,我不由得把英文翻译的第二本借出来重读,因为很多细节都忘记了。

周五开始下雨,都是阵雨,时不时会出太阳。有很漂亮的云。到了周日,就变成大团大团的宫崎骏动画片里的白云,冽冽的风还是凉的。拽了小朋友出门去鸭子湖(stew lake),小鸭子还没有孵出来,大片大片的勿忘我已经开了,樱花刚刚开始有一点点的花。林子里很多小鸟在叫。

终于剪了头发

上次剪头发是2019年12月在台湾(见左图)。之后自然先是因为疫情不能旅行,后来换工作不再有机会出差台湾。去年夏天在日本本来也想剪头发,但是没有事先预约发廊没有空缺就算了。

去年圣诞假期我被长发搞的不胜其烦,又想起来原来在旧金山去过的star east发廊。后来因为他们搬家我没有找到新地址就作罢了。随手在谷歌地图上一搜,发现离原来地址七条街之外就有一家名叫star east的发廊,谷歌地图里的评论提到美发师的名字也对得上。于是我也打电话去定位。当时只有留言机,我就留了电话,结果他们直到新年才回我,我再打回去他们度假关门了,我就又留了电话。等他们再打回来我终于接到,他们先是问我之前有没有在那里剪过头发我说很多年以前有的。他们很为难说现在都排满了,要等到二月份可以吗?我说可以啊!心想,我都四年没剪头发了,再等一个月算什么?毛毛雨啦!

所以今天终于又去剪了发。还顺便翻了翻之前来这里剪发写的博客,原来美发师有这么多故事啊!我就试图用之前的话头接着聊,问他在北京的徒弟们怎么样了?他急忙的表示都是很多年前了。我也就不再追问。他说搬到这里已经十年了,曾经雇了很多人手,忙得人仰马翻。后来决定精兵减将,只留下了一个助理,而且不再接新的客人了。所以我打电话时他才要问我是不是老顾客。

我说要剪短他问我之前有多短?我就翻出之前在台湾剪的各种样子。稍微看了几个他试探的问不要剪那么短吧?最后决定剪到下巴,而不是像之前到耳朵。剪完他跟我说,你额头前面很多很多细小的新发,如果剪的太短很容易就炸起来会很乱不好看。稍微长一点可以压住这些细发。同样的原因如果剪刘海也不容易妥帖。另外还告诉我右半边头发比左边厚,因为右边的发际线靠前,左边靠后,所以两边自然的不会对称。像现在稍微长一点,可以修剪成对称的样子。

走出发廊感觉好轻松啊!

跟着波米看电影:首尔之春(12.12: The Day),果尔达(Golda)

上个月被波米和刘三解这个播客节目( https://mp.weixin.qq.com/s/DVqetkGHt9_iZBIdOsg8rQ
忽悠着我去看了[果尔达]。很喜欢。这年头肯做减法的电影太难得了,拍的非常讲究。看之前听了两遍波米的节目,看完了又去听了一遍。觉得他们评的太好了。尤其喜欢结尾两位主播的总结,波米说在巴以这个语境里面没有谁能自称是完全无辜的受害人。三解说所有的大规模军事冲突说到底都是因为经济而不是理想。这让我想起当年看到摩尔人的西班牙和基督徒间的冲突也是个经济问题。其实是非常相似的。巴勒斯坦的哈马斯一直收中东大国的钱-“别在我的国家折腾。”;南西班牙阿拉伯人各个山头给北面基督山头付钱雇他们做雇佣军)也是一个道理。然后伊朗和美国要和谈沙特和以色列要和谈就断了哈马斯之流的财路(至少是减少了):同理,南西班牙被摩尔人统一之后背面基督小国的财路断了就联合起来(十字军的起源)收复失地。。。所以都是因为钱。。。

昨天听了波米最新影评之后就去中文盗版网站看了首尔之春,真的拍的演的都非常好 。

看到正热闹的地方,弹幕出来一句“还是中国好,坦克只会轧老百姓不会自己打起来” 😀


####剧透甚点####

看完了,真的非常好!“失败了才是叛国,成功了就是革命!” 地痞流氓的草台班子真的可以搞颠覆,而且很成功。这是一个多么混蛋的世界。不要说中国影迷看得悲愤交加,美国影迷也一样啊!看完去补习了一下韩国现代史,发现其实悲剧在政变成功之后还在继续。影片里的正面人物张泰玩最后家破人亡。而金斗焕得以善终一直活到90. 这个世界没有公平可言也没有什么因果报应。但是韩国的幸运是现在民心所向可以允许导演拍出这部电影,做为一个国家可以重新审视残酷的过去但是不粉饰不洗白,不仅正视而且不因为成王败寇而放弃道德准线。太难得了。

看维基百科对韩国”第五共和国“金斗焕执政十年的评价非常意外:韩国经济和政治地位都突飞猛进,最后他的马仔卢泰愚还演出了一场蒋经国的后半生把韩国和平演变成了民主国家走出了近三十年的军人独裁。。。开始我想到的是马丁大叔评价他自己的冰火之歌时说过坏人也许会是很好的执政者,好人也许(经常)是很糟糕的执政者。但是又一想,不对,其实很像邓小平在六四之后的表现,更重要的是要把时间线放长,不能局限在独裁的前十年,而是要看的远一些,二十年三十年的看下去。比方现在的大陆。一时的繁荣在瓜分了国家资源之后是可能的,但是要证明独裁者不是杀鸡取卵需要有耐心。

电影拍的演的都非常好看。看完我又去听了一边波米的评论。非常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