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仙


朋友J在店里看到水仙球根在大减价,就买了很多回来,给了我两个.说这是她从事园艺以来最有成就感的时刻,家里的水仙们前赴后继的长叶,开花,幸福死了.

她还给了我一个连接,详细讲了该如何养水仙.

拿一个容器,放一层小石头,把球根固定在石头堆里,加水到刚刚碰到球根底部即可.放到一个比较黑暗凉爽的地方,让球根专心长根.一两个星期之后,挪到明亮的屋子里,让它长叶和花苞.开花后再挪到太阳照不到的地方,延长花期.

我这两个球根在水里泡了有两天就长出来大批的根,象外星生物,有点可怕.在壁橱里关了一个星期就开始长小小的叶芽.同事说一长叶子就该搬到亮堂的地方.光合作用.我笑,怪不得在壁橱里长得象韭黄. 上周五把它们从黑暗的壁橱解救出来.这张照片是前天拍的,现在开始疯长,有这照片里的两倍高了已经.五个花苞.什么时候会”轻手轻脚的开花”呢?

孔雀

在我们家,虽然我是搞程序的,米粥是搞艺术的.但是为了方便自己看到最近的艺术,米粥同学非常认真刻苦的研究明白了BT这个东东.从此之后,我们这些海外贫民几乎和国内的海内城里人一样的看最新的电影了.虽然是盗版,但是我想等回国的时候把所有好电影都去买一套正版DVD来,现在就算是预支一下.应该可以了?

昨晚看了《孔雀》。不错。

想写点什么,但是正好看到绿如蓝(也就是MITBBS上的DRUNKPIANO)最新的评论,觉得再说什么都是废话了。。。

大家去看她写的精彩评论吧!《孔雀》

抄一小段过来。。。

“孔雀”就是一个“诗歌式”的电影。它讲的是一个家庭里的三个孩子在70年代的生活:老大是一个有点智障的胖子哥哥;老二是一个充满了幻想但是又不得志的美丽姐姐;老三是一个沉默、抑郁的中学生弟弟。这个电影,是以这个弟弟的回忆的口吻来叙述的。观众看到,他的记忆,象一片树叶,在怀旧的意识流当中漂流,却并不依循小说式的 “开端-发展-高潮-结局”四段式路线。相反,我们看到的,往往是没有发展的开端(姐姐邂逅那个军官之后不了了之),没有开端的发展(姐姐突然和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结婚了),没有高潮的发展(胖子哥哥的婚姻),或者没有高潮的结局(弟弟从远方回来,却没有如我们期望的那样发家致富)……总而言之,我们看到的是一地的碎玻璃,在记忆的阳光下熠熠发光,却怎么也拼不出一个完整的故事。诗歌式电影的美,正如诗歌的美,就在于它的“破碎”,它的“漫无目的”,它的“忽明忽暗”,在于句子与句子之间、词语与词语之间的漩涡。
-绿如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