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营和白水漂流

自从16年秋天跟小人学校家长自发组织的第一次露营后,我们就爱上了这项户外活动。17年去了两次,初夏时在金门桥北面的海湾边,秋天又去了靠近一号公路海边,16年那次去的同一个营地。今年初同年级家长又组织过两次,一次因为要徒步背设备进林子,我们觉得带的东西太多搞不定。又一次定金都交了结果发现和Maker fair那个周末冲突,又没去成。本以为一年一度的秋天海边露营可以来让我们过瘾。结果夏天才知道那个营地突然特别的受欢迎,一年前回家组织者再去定都已经没空位了。以为今年没有机会露营了,却山回路转有了转机。两个星期前刚开学的时候同学家长跟我说起五年级今年秋天的露营营地还有空位。而且同去的五年级家长里面有三个都带着三年级的弟妹,小人去会有伴儿!而且这次露营还有白水漂流的项目。我急忙去联系组织者,被欣然接纳。所以我们就兴致勃勃的跟去了。还把三个人都加入了漂流项目。临出发米粥才从别的家长那里听说这次白水漂流的水道不简单。我们三个都是漂流小白。我还自以为比他俩更有经验,因为02年在厄瓜多尔丛林里曾经在亚马逊一条支流上参加过一个漂流项目。不过这次回来再回想其实02年那次连一只漩涡都没见到啊!整个过程基本就是游客坐公交看风景的状态。汗!

这次的营地比前几次去的都更远。从旧金山往东要开两个多小时,都快到太浩湖那边的山里了。漂流的航道叫做美洲河南支流下游(American River Lower South Fork)。全长11英里,在水上漂三个多小时。营地就在河边。营地从周五晚订到周一上午。我们跟随大部分家长都是周六到周一回,过两夜。大人孩子算在一起一共62个露营的人,53人参加漂流。同去的五年级家长们已经一起磨合了五六年,所以周六晚饭开始到周一早饭大家都分好了工,我们也贡献了煎香肠和热巧克力。吃得美美的。

周六早上磨磨蹭蹭,出门时看地图已经看到沿途不少大堵车的路段红彤彤的。被谷歌地图告知原本不到两个半小时的路径要开三个多小时了。而且去之前就发现营地那边白天高温96华氏,夜里67。一边向往着摆脱旧金山的雾气重重,一边又有点担心太热会中暑。妈妈甚至警告我要带足了仁丹清凉油。听说营地就在河边,我心里一直嘀咕是不是会被喂蚊子。。。

下午三点半到了营地才发现几乎都搭满了帐篷,好不容易找到最后一块夹在两家人之间有树荫的平地,刚好够我们的帐篷挤进去。而且河水湍急。岸边插了“危险,此处不能游泳”的牌子。小人举着他的水枪在营地的河边非常踌躇,有点怕怕。被其他家长告知,从营地沿河边再走100码有一段河流比较平静,大家都在那里玩水。怪不得营地见不到几个人。我们准备搭好帐篷就去看看。从停车场到营地要徒步100码。营地在树林里,停车场在草地边上,这一百码大概一半路途是没遮拦的大太阳。我和米粥两个人,走了三趟才把吃得用的住的东西都搬好。我已经汗流浃背。后来证明,从抵达营地到搭帐篷这一段是这一程最热的俩小时。搭好帐篷就背了椅子和Kindle去河边。河水非常冰!河边或者有树荫或者有家长们自带的凉棚。坐在凉棚下的河边,脚还可以放在冰水里,看看书,看孩子们打水仗。看山川庄严温柔,安逸极了。如果坐着热了,就到河里淌一会儿水,就不热了。还有家长在营地切了一大盆西瓜搬来给大家吃。舒服啊!更好的消息是被告知这个营地没蚊子!哇塞!心里一块巨石落地!

太阳西斜时,大家开始往回走,大人们配合默契的开伙做饭,孩子们打牌玩游戏。

晚饭吃得非常好,有个家长还烤了非常嫩而多汁的牛排。最意外的惊喜在饭后。这群家长的露营传统项目居然是,打,麻,将!据说这群家长的麻将都是善烤牛排的那位爸爸教的!哈哈。物质精神两不误啊!更意外是小人居然超级有兴趣。于是这个三年级的小豆包混在一群大人之中,“碰”啊“吃”的喊了一个晚上。手把手教他打麻将的据说是一位大学数学教授!我在小人边上看他打到底也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也许回来要小人来教我了。。。

夜里温度就凉下来。搭帐篷时听了别的家长的话说是前一晚很热,有不少人都睡在帐篷外的河边。就没有加顶棚。但是小人打麻将打到后来都嚷嚷冷要加衣服。我们就把帐篷顶上的罩子也摸黑给加上了。还好米粥带了很厚的睡袋,否则就惨了。太阳下山后,草丛中各种虫鸣很热闹。一夜无话。我们一家居然都睡到太阳高高的才起。早上居然没有听到鸟叫。很多家长已经煮好了咖啡,开始煎肉煎蛋弄早餐了。这个营地唯一的缺点似乎就是厕所离营地有点远。晚上一路黑漆漆沿着灌木间的的小道走过去,很有些瘆人。但是早上在露天的洗手台,看到墙上镜子里反映背后的树丛,觉得还是很美啊。

早上太阳照进营地之前依然很冷。早上喝热可可热咖啡一如既往的享受。我们漂流集合时间是上午十一点半,离营地走路也就三分钟的路程。所以从容吃完早饭小朋友们还都聚在营地玩各种游戏。我和米粥坐在帐篷门口树荫里看书。差不多到时间大家都换上游泳衣,擦好防晒霜。慢慢晃到集合地点。先吃了漂流公司准备的午饭,汉堡西瓜和柠檬水。等午饭的时候小朋友们玩乒乓球,大人们往脸上涂彩色防晒霜画成勇士模样。吃完饭就去穿救生衣戴头盔。大家排队数人头。数清楚大人小孩一共53个人也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情。终于数清楚了,再往启航的码头走。这时已经很热了,大家等不及要下水。

下水前领队给大家讲各种安全规则,万一落水应该怎么做,被急救时应该如何。我当时心不在焉,加上人多我站的又远,所以断断续续大概听到导游说落水后要仰泳,千万不要站起来,因为水下情况很险恶,有可能有旧时的淘金工具,破船,或者岩石缝,会伤人或者把脚卡住等。仰泳时用脚可以踢开石头。但是当时没注意他前一句是脚朝下游(这是后来想明白的)。谁成想少听这么一句后来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啊!还说到,如果靠近皮筏,就尽量去抓住皮筏外围的一圈加固带。离开稍远,船上的人会递过去桨的T字形柱头,抓住柱头就可以被拖回船上。再远的话,领队会吹哨子,听到哨声,落水人和领队目光要对接,然后领队会把装着救生绳的线袋丢给落水人,落水人要双手抓住绳子(不要抓袋子!因为袋子里的绳子有27英尺长)然后落水人把绳子搭在肩上,仰泳,背对皮筏让领队拖回船上。仰泳的目的是让救生衣后面的高领子被水冲得竖起来像一个护住头部的堤坝可以挡住水流,面朝领队和船会很容易呛水。

当时感觉还是跟坐飞机时听乘务员将救生明细似的。完全不以为然,觉得肯定不会发生到自己身上。或者也许因为觉得自己潜过水跳过伞攀过岩骑过摩托车在海湾里上过帆船课,真是没把这个漂流当回事吧。。。回来之后才意识到其实应该像当年攀岩之前研究攻略一样把每个险滩都仔细阅读一遍明白万一落水如何自救之类的。结果两眼一抹黑就去了。回想起来真是心大!

我们53三个人和另外四个散客组成7条皮筏,六个八人组,一个九人组里包括一个小朋友不拿桨。浩浩荡荡出发了。这条美洲河南支流下游(American River Lower South Fork)在白水漂流里级别是三级。白水漂流(White water rafting)一共分六级。回来后我仔细研究了一下这11英里里面的各种险滩(下游从10.6英里开始)。最难的是一个三级+ Satan’s Cesspool (撒旦的粪坑)在第16.9英里处。基本上很像游乐场的高空飞车,有冲上石头再倒滑下来,有从浪头跌倒浪谷。各种浪和漩涡前后左右都可以扑上来。大家开心的要命。小朋友大朋友纷纷表示太好玩了,太刺激了!基本上刚刚太阳晒得有点热了,就会有个险滩出现给大家当头一浇。比较平缓容易的路程,追到同行的皮筏,互相还用桨拍水打水仗,小人对打水仗比过险滩还激动。哇哇大叫给大家发号令。“备战备战!左边发射,右边发射”之类的。玩得不亦乐乎。

每当一个险滩出现在前面,我们的领队艾米莉都会给我介绍一下险滩的布局和我们的策略。冲过16.9英里处的最高难度后又经过了两个三级,一个二级半的,眼看结束在即,大家都开始放松了。

艾米莉介绍下一个险滩时说,“接下来这个叫“跳石”,险滩里有块大石头,激流很有可能会把我们推到石头上,撞上去时,坐在船右侧(米粥,小人,同行的Leo的表姐,表姐的女儿也叫艾米莉)会被升高。船左侧(Leo, 我,表姐的儿子安堂,和表姐的男友Tony)的会歪向水面,所以左侧的人要特别小心别落水,身子要往船里面倒!” 我当时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个往船里倒法,倒多少度的问题,我们就已经撞上了石头,一个大浪打过来,我就感觉自己被水给卷走了,完全没有“落”的感觉,就是直接就游在水里了。当时感觉非常的不可思议,脑子里一直在想,怎么回事?!真的吗?开什么玩笑?!再下来我就感觉自己在水里,头顶摸上去是个皮筏底部。我于是尽量推开船底,认准一个方向试图把自己靠反作用力尽快推离船底。当时想的是离开底部时,再去抓皮筏边上的固定带。然后就突然一下升出了水面。反手去抓皮筏没抓住,这是我才发现自己还握着桨。顺水漂了一小会脑子里有点懵。这时我试图记起下水前领队的话,我是往最近的皮筏游还是仰泳漂下去?这么犹豫了一下,手里的桨也丢了。四面一望,到处都是皮筏,但是离自己都有一点距离。当时水流很急,我发现自己想游也很难控制方向,于是决定仰泳。但是我发现这时自己的右脚的鞋要掉,一着急,就伸手去抓脚试图把鞋抓住,这时看到前面来了另一只皮筏,皮筏上的男领队递过来他的浆,我正好来得及把鞋脱下来抓在手上。另一只手去接桨,居然接到了。就被拖上了皮筏。上船时我把手里的鞋先丢进船舱,当时感觉救我的男领队看了看我丢进去的鞋表情很奇特,自己就很想笑,领队问我有没有受伤,我说没有,全身哪里都没有痛感。于是皮筏去跟艾米莉的皮筏靠近,男领队递给我一把桨。原来他不仅捞了我还把我的桨也捞上来了。我穿上鞋,拿着桨爬回了自己的皮筏。这才知道当时我们船上不止我一个人落水。我后面的大块头Tony也落下去了。而且大家注意力都集中在救他上面,直到把他救上来才发现我也不见了。这时我已经漂离出去很有些距离。船上的人都没有看到我落水。小人说他只是远远看到我在水里手里还拿着桨。坐我前面的Leo也跟捞我的男领队一样,不住问我哪里痛,有没有撞到石头上?我这时镇定下来,感觉到左膝盖有一点点痛。他跟我说到岸上一定要查看一下,最好看一下医生。

接下来再过到险滩我都会去抓住皮筏中间的固定带。回想还好我中途和小人换了位子,要是小人落水可就糟了。等我们下了船上了回营地的大巴,才知道除了我们船上的两人,还有一个五年级的小朋友,小人同学瑞白卡的哥哥也落水了。而且他落水后也是掉到皮筏下面,领队在水面看不到人,急得都吹哨子了。把他妈妈吓坏了。还好都是有惊无险。同行的另一个妈妈说他们的领队表示很少看人落水后还游了那么远才被捞上来。后来艾米莉还跑来说你水性真不错啊!我当时就有点懵。嗯,我们都穿着救生衣哦。不过还好没碰到漩涡,没撞上石头。。。上了大巴,Leo又提醒我看看腿是不是有问题。我把裤腿挽高,左膝盖只有一点点红,连皮都没有擦痕。所以真是幸运啊!

在漂流开始一段有很多很和缓的航道,小人和米粥都跳下水去游泳。小人一下去就急忙要上来,说水太冷了再也不要下去。但是我落水全过程都没有感到冷。一同落水的Tony也说,“落水”时就感觉不到冷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太紧张的缘故。现在回想当时好像并没有怕也没有慌,主要是很懵。太意外了。好象是功课还没有搞明白就被考试,一时不知道怎么答卷。因为穿着救生衣,所以没有心理负担。而且周围那么多皮筏子,救援肯定早晚会到。被捞上去被男领队问话之前我都没想到水里都是石头这个问题。

落水处的险滩是18.2英里的Bouncing Rock (跳石)。有专业摄影师的是下面两个险滩,正好一个在落水前一个在落水后。

16.9英里 Satan’s Cesspool 撒旦的粪坑(三级+)-落水前

18.6英里 Hospital Bar医院酒吧(三级)-落水后

回到营地才四点多,大人们却早早开始做晚饭。我们九点多就回帐篷睡觉了。营地里人声鼎沸到很晚。我看一会Kindle, 眯一会,被吵醒就再看一会书。晚九点还是很热,帐篷两边的纱帘都开着透气,睡在睡袋里还出汗,小人索性翻到睡袋外面来睡。后半夜就冷了。小人整个人都缩进了睡袋下半段。我爬起来把帐篷封好,这才睡着。天蒙蒙亮就醒了。看到天上一朵一朵的小云,像棉花糖。趁着太阳还没出来我们就把帐篷都收起来搬到车里。吃完早饭就上路了。第四次露营第一次三级白水漂流结束了。下午一点回到家。旧金山比我们营地温度低了二十多度,才67华氏。难得的是有太阳。

回到家我们说起来入水前领队说落水后要仰泳不要试图站起来。小人忙急着说,“是,因为水里有炸弹! 砰砰 mushroom(蘑菇云)!”我们一头雾水,谁说有炸弹?!后来才意识到当时领队说这条河里有很多旧时的淘金器具 (mining equipment).小人就把句子里的“mining”(挖矿)想成了另一种 mine (地雷)。可怜他漂了一路都以为水底有炸弹,还敢跳下去游泳,这是得有多勇敢!

漂流公司:Raft California
露营营地:貌似是漂流公司的专属营地 6500 CA-49, Lotus, CA 95651

One thought on “露营和白水漂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