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之旅 – 台北东京博物馆行 (1)

一月份时在豆瓣上围观颜真卿的祭侄文稿被台湾借给东京国立做展的事情。然后看到大批对这个东京国立颜真卿大展的介绍,还有惊现人世的宋画《五马图》。一边看一遍流口水。好想飞过去看一眼。但是也只是想想因为知道太不现实了。

一月中有台湾同事来湾区,我听说他新年前因公要去一趟东京,就大力跟他推荐这个展。他就真抽出一天去看了展回来跟我说非常喜欢,还推荐了另外一篇更全面的导游文

然后就突然被通知二月底要去一趟台北开个会。于是开始规划行程订飞机票和旅店。看了一下日程突然发现回程正好落在颜真卿大展结束那个周末。可以在东京停一两天把这个百年一遇的展给看了!激动之余又发现可以在落地台北那天抽出一个上午去台北故宫博物院也看一眼。于是这个闪电一样发生的原本只需在台北停留两天半开会的公务旅行就被我发展成了五天行,另外两天横扫台北和东京看展。算是送给自己的一份新年厚礼吧!

去台北前看到台北故宫博物院的特展除了书画还有一个“香展”。立刻想入非非,会不会有机会闻一闻前一阵在《撒马尔汗的金桃》中提到的各种沉香龙涎香檀香呢?

上路前还把揚之水的《香识》津津有味的看完了。从银叶隔火,到北方(先秦)时的雁香炉到南北朝后出现的熏香小鸭,以及薰衣时要有水汽混合香气,让衣物的香味长久。读完才发现其实《香识》只不过是她原来那本《古诗文名物新证》上册重新包装再发行的。

台北

上次去台北是17年冬天那时候的地铁还没有跟桃园机场连起来。这次去就已经地铁直达机场。我下了飞机就上了地铁,把行李存在台北车站,换乘前往故宫博物院的淡水线。后来发现其实最佳安排应该是到了士林再存箱子。然后看完博物院就可以从士林直接坐地铁去公司上班了。后来还要在台北车站下车再去拖箱子,浪费不少时间。好在当天并不赶时间。

到了博物院才发现因为是元宵节,博物院全天免费开放!而且人并不多。开心。

香展让我很失望,连香炉都没摆在一起,只是一些沉香块,或者香块雕成的饰物。展柜封得严严实实,什么都闻不到。也没有看到香钟这种神器。

但是瓷器和青铜器展品非常赞。

定窑(白瓷)汝窑(青瓷)哥窑(马赛克一样的裂纹瓷)统统美轮美奂。淡淡的白淡淡的青,终于知道了雨过天青色是什么,简直太美。这些宝贝看下来,我连青花瓷都看不入眼了。更不要提清代那些花哨玩意。统统不再要看。

前年夏天在上博看青铜器看得很嗨。这次在台北又过了一把瘾。这么漂亮繁琐的装饰花纹,老让我想起希腊那些红黑瓶画。

香展没有放的博山炉和雁炉在青铜展这里看到了

以前看得青铜展都没提到(或者是我没注意到)的家族复合徽章。为同一个家族打造的青铜器都会在瓶口或者肚子里压一个同样的徽章。

这次去还有一个宋画展:《來禽圖—翎毛與花果的和諧奏鳴》其实很多小画都非常好。但是当时不知道怎么想的只拍了一副。好在台北故宫网站上有很不错的展件介绍

这次看展前看到五马图的介绍才知道那时候宋朝朝廷有供养的画师,非常像欧美朝廷的做派,宋代宫廷画师的技巧精湛极了。所以宋画的精品特别多。这些写实般的枯叶,有虫痕的枝和花,叹为观止。与以往看到的完美无缺的工笔画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