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密尔顿(Hamilton) – 美国的建国大业

曾经非常迷音乐剧。歌剧魅影,悲惨世界两出我大概看过三到四遍,旧金山,纽约,伦敦等不同地点不同版本。几乎每首歌都熟悉,从旋律到歌词。其他看过也喜欢的还有西贡小姐,猫,Mamma Mia!, 吉屋出租(在多伦多跟桂他们看过,后来还在北京北展又看了一次),狮子王,雾都孤儿/奥利弗。巴黎圣母院我只听过法版的原声带,没看过剧。小人出生后好几年各种演出都不看了。13年年底假期时桂提议去看很红的摩门经(Book of Mormon)。米粥主动答应在家带小人,我于是得以成行。结果大失所望。我一点都不喜欢,不知道这么无聊的剧为什么会得那么多的奖。当时想是不是自己的口味跟不上时代了?我对音乐剧,尤其是走红剧的兴致大减。

过去两三年汉密尔顿红遍世界。两次巡回来到旧金山票都是瞬间卖完,只有价钱翻几倍的黄牛票。我看过几次价钱,还是算了。小人学校里从家长到小朋友都很热衷,好几次开生日趴都是汉密尔顿的主题。出去露营,放的音乐里也有不少汉密尔顿剧中的嘻哈名曲。小人对饶舌Rap很喜欢。而且对各种戏剧都特别钟情。从京剧到四川变脸,从胡桃夹子芭蕾到公园里业余剧团的小话剧都看的津津有味。所以今年秋天听到汉密尔顿第三次来旧金山,热度终于减到正常水平,官网上就可以买到价钱可以接受的票的时候。我就给全家都定了票。

我试过网上听原生碟,但是听了几首就放下了。给妈妈用豆瓣上的剧评事先科普了一下美国历史和汉密尔顿的平生。大家基本都是对歌词并不了解的水平就去了。

昨晚看完,大爱!从舞美,灯光,演员的漂亮身材,唱功,歌词,剧情都是一流。回来后就开始一首一首的研究歌词。把Amazon Prime上的全场录音都听了一遍。小人也兴致勃勃和我一起听。最最喜欢的大概就是英皇King George那三首了。幽默,深刻而且恰到好处。华盛顿的“One Last Time”, Eliza的”Burn”, Burr的“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 Hamilton的”My Shot” 都好得不得了,节奏,歌词,唱功。简直完美。

看宫崎的中国史,非常震撼于王安石的天才,他在宋朝的变法覆盖率之广–教育,征兵,税收,政府结构,福利,农业,水利,等等–各个改革的内容之聪明前卫,惊人。跟高人同学聊,她说王安石根本就是穿越回去的。

然后昨晚看Hamilton看到结尾,听到Jefferson这句话,大笑之余就感觉,Hamilton这天才也是跟王安石一拨儿穿越的吧?

“[JEFFERSON]
I’ll give him this: his financial system is a
Work of genius. I couldn’t undo it if I tried
And I tried”

虽然汉密尔顿一辈子都不肯错过自己的机会(I won’t throw away my shot! 我不会放空枪),但是关系生死的两枪,自己儿子的决斗和自己最后和Burr的决斗,他都自己选择,而且劝告自己儿子选择了放空。太有深意了。

汉密尔顿是个天才。

《汉密尔顿》的作者Lin-Manuel Miranda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