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贝城最后的晚餐

加州六月中重新开放,因为疫情而关闭的各种公共设施都逐渐开了门。独立日长周末带妈妈一起去旧金山北端的荣耀宫Legion of Honor看了来自英国的《庞贝城最后的晚餐》这个展。展览的副标题是“从餐桌到坟墓”。非常好看。好看到我在长周末最后一天自己跑去又看了一遍。

Last Supper In Pompeii

虽然标题里是“晚餐”,关于餐桌上的内容倒是很少。更多的是关于酒,关于食材,关于器皿。

左上角起顺时针:1)庞贝的政客给选民发面包;2)两个准备“食材“的罐子–左边陶罐用来养小老鼠,喂橡栗和栗子然后盖上盖子黑漆漆让小老鼠以为是冬天准备冬眠长膘;右边金属罐用来让蜗牛被做成菜之前清干净肠胃里的食物;3)吃无花果的小兔子,吃完无花果就会被吃掉;4)吃石榴的公鸡,命运同上面的兔子5)碳化了的无花果,中间劈开抹上蜂蜜跟另一个同样剥开的无花果合并成为一个大花生的样子再吃6)很有名的装鱼酱的瓶子,鱼酱是庞贝特产。

前年在日本台湾大陆看到的大批中国青铜器,各种鼎尊罍壶鬲甗簠斝觚。庞贝的青铜器要家常小巧的多。倒洗手水的小盆,蜗牛型的油灯,渔夫造型的喷泉口,烧水壶,小餐桌,食物模型,热水器。。。

平常在博物馆里看到的古代青铜像大多是这个样子的,眼睛是个空洞。

庞贝的火山灰保存下来的青铜像眼睛还在。大都会博物馆网站有个讲解古代雕像眼睛构造的页面:眼白是大理石,眼球是石英,瞳孔是黑曜石。

整个展览最让我流连忘返惊艳不止的是第一个展厅里三副巨大的花园壁画。茂盛的植物花鸟。细节逼真色彩鲜艳层次分明。橄榄树,月桂树,草莓,夹竹桃,棕榈,玫瑰,雏菊,石竹,万寿菊。

花园房间的壁画 罗马,庞贝城,金​​手镯之家,32号房间,公元 1 世纪下半叶 金手镯之家是庞贝城西部边缘的一座富丽堂皇的住宅,共有三层楼,依城墙而建。最底层是花园和两个粉刷精美的房间:一个夏季餐厅和一个小型接待大厅。两者的一侧都通向带有喷泉和游泳池的郁郁葱葱的花园,而露台之外则是全景海景, 小房间的北墙和南墙(在这里可以看到,左右)涂有类似的花园雕像方案,设置在青翠的景观中 与鸟类和植物群。一个扇形大理石喷泉的两侧是两个大理石 Herms,每个 Herms 都拿着一个装饰面板(pinax),上面有一个斜倚的女性浮雕。左边的女性赫姆拿着一张借给巴克斯神的情人阿里阿德涅的照片。男神,有着色狼狂野的脸庞,手举着巴克斯的追随者之一的 maenad 面板,上面挂着一对展示的戏剧面具。园景壁画中间(左侧)饰有一对大理石圆形浮雕(oscilla)。这个房间里有一张小沙发(kline)的证据表明,它和相邻的餐厅一样,也可能被用于餐厅。

2013年大英博物馆曾经布展“庞贝城的生与死”,这三幅壁画所在的32号房间被重现于展厅。东墙有个小窗口。

“庞贝城最后的晚餐“展览目录里显示展览原来还包括更多的壁画没有运到旧金山。比如这三幅隔壁房间31号房间南墙的壁画。

31号的东墙装饰着玻璃马赛克,中间的方形开口后面是几节石阶,一个小瀑布顺阶而下,落入东墙下端一个小水池。

VI.17.42 Pompeii. Summer triclinium 31, original nymphaeum mosaic pattern reconstructed in exhibition apse. Now in Naples Archaeological Museum.  Inventory numbers 40689A-G. See Conticello, B., Ed, 1990. Rediscovering Pompeii. Rome: L’Erma di Bretschneider. (194, p. 275-280).
VI.17.42 Pompeii. April 2019, on display in Antiquarium.
Summer triclinium 31, detail of original nymphaeum mosaic pattern reconstructed in exhibition apse. 
Photo courtesy of Rick Bauer.

31号房间西侧有个大水池,挖掘出28个出水口。

壁画里有喷泉,壁画后面有喷泉,壁画外面有喷泉。

研究古罗马花园的时候,找到小普林尼描述的他自己的花园

上端是一个半圆形的白色大理石长凳,上面覆盖着藤蔓,藤蔓盘绕在四根 Carystian 大理石小柱子上。水从长凳下面通过几根小管子涌出,好像被坐在上面的人的重量压出来一样,落入下面的石水箱,从那里被引入一个抛光的大理石盆中,巧妙地设计保证水流宝满而不溢出。当我在这里吃晚饭时,盘子和较大的盘子放在边缘,而较小的盘子则以小船和水禽的形式在水中游来游去。对面是一个不断排空和注水的喷泉,因为它从高处喷出的水再次落入其中,循环往复。 长凳前面是一个大理石房间,门开处是草坪;房间有两层窗户,视线可以向上或向下延伸到其他翠绿的空间,……在不同的地方设置了几个大理石座椅,当一个人走累了后,可以坐下来休息。每个座位旁边都有一个小喷泉;小溪流贯穿整个赛马场型状的花园,静水深流。

我无法不联想到阿尔罕布拉宫的摩尔人花园。

2 thoughts on “庞贝城最后的晚餐

  1. 终于更新了。我因为搜汉密尔顿,发现了姐姐的博客,去年就一篇篇读,正好那段时间对蕨类植物特别感兴趣,也喜欢博物馆和到处玩耍,平时在家种些花花草草。我还会持续关注您。

    • 欢迎!好久没来新读者了。有朋友前一阵也问我怎么好久没有更新。因为一直写些吃喝玩乐的题材。这过去十多个月餐馆博物馆都关门,也没法出门,所以真是没有题材。接下来应该好些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