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女的故事》

豆瓣上推特上力荐《使女的故事》电视连续剧的这几年几乎没有间断过。我一直好奇但是因为没有订Hulu所以一直没去看。年初因为朋友推荐Mare of Easttown订了hulu. 六月份终于开始看《使女的故事》。才发现都拍到第四季了!第一季看得很慢,拖拖拉拉看了快一个月,上周才看到第二季。进入第二季故事摆脱了原著的氛围,一下子好看起来,我昏天黑地从周五就开始欲罢不能,今晚终于看完了第四季。大呼过瘾。看到第二季的时候朋友告诉我Atwood2019年写了续集《证言》。电视剧是2017年出的第一季,这本续集是电视剧拍到第三季才出现。所以第四季里才用到一些《证言》里的内容。

剧里我最喜欢的人物都是书里没有出现或者只有只言片语。但是编剧给了他们灵魂和故事。

Nick

原著里存在的角色。书里完全是从June/Offred角度描述他。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剧里给了他闪回的回忆,扩展了他在当时的角色,从司机升到commander, 让他结婚,甚至给他妻子安排了完整的故事和家人。他和June 爱情故事也因为剧情本身的扩展有了更丰富的情节起伏。

我从第二季开始注意并且喜欢这个角色和演员。八卦的搜索了一下演员才发现Max Minghella是著名导演Anthony Minghella(英伦病人,天才瑞普利和冷山都是他导的)的儿子。更有意思是Max的母亲在香港出生长大混血混的横贯亚欧大陆,外婆就已经是五个民族的混血。Max本人在伦敦出生长大,在哥伦比亚读大学。

Elizabeth Moss很会演戏但是跟男演员很少有屏幕化学,所以她从Mad man开始爱情戏都不好看。但是跟Max难得的火花四射。缠绵戏看得人心里暖暖的。

S4E9 Moss是这一集的导演,她说在Nick面前June要柔软的多简单的多。这里的对话甚至带点小儿女撒娇的口气。在这个几乎全季残酷冷硬的剧情里面简直太少见了。June: She is stubborn Nick: I’m not surprised. June: How dare you.

剧里他从司机升职到Commander, 第四季结尾跟Commander Lawrence的对话似乎暗示他已经是秘密警察(The Eyes)的头领了?

Nick 抓住 WTF的胳膊要带他走

Lawrence: Would it matter if I object?

Nick: I’m afraid not. The border is controlled by The Eyes.

Lawrence

Commander Lawrence这个角色书里不存在。出现在剧的第二季末尾。开着非常拉风的Tesla。他是这四季里我最感兴趣的角色。也因为他才让第三季如此妙趣横生。

编剧借他周边人物之口描述他为Gilead经济模型的创造人。弄得我很好奇Gilead需要什么样高级的经济模型。大家买东西都靠票。说是军事大国也没见到一个军工厂。在网上搜了半天发现其实就是一个奴隶社会而已,劳动力都是免费,收益率自然就上去了。不知道这有什么高级的。。。所以只能翻个白眼当童话听。当然我的要求也许太高了。可能是受了马丁大叔冰火之歌的影响。看魔戒都在琢磨索伦建了这么一支黑暗大军,补给哪里来的?

但是这个人物塑造的挺有意思的。编剧给他写的很多对话我很喜欢,演员那股酷酷另类老爷子劲头也演的恰到好处。

s3e9 June 刚跟众使女和夫人们参加过一场生育派对回来。

Lawrence: a boy or a girl? Mrs. Lawrence would like to know. 男孩还是女孩?劳伦斯太太想知道。

June: Dead. 死婴。

Lawrence: oh, she doesn’t need to know that. Maybe you can spend some time with her tomorrow. playing cards or… you are good with her… you are good for her 哦,那个太太就不需要知道了。也许明天你可以陪陪她。打打牌什么的。你很会照顾她。。。你很会开导她。

June: You seemed to really care about her. I know you don’t give a shit about the rest of us… but her… you do realize this world you built is destroying her. Just imagine with one phone call, you could have her out. yet… keeping her here, you are not protecting her. you are killing her. 你竟然是真心在乎她。我知道我们这些人在你眼里如粪土。。。可是她。。。你真的在乎。你不会不明白你一手打造的这个世界在摧毁她吧?而你。。。其实只要一个电话,举手之劳,你就可以把她送出去。可你偏不。把她留在你身边。。。你这不是在保护她。你在谋杀她。

Lawrence: [stunned for a long while] …I bet that felt good. 【惊讶的无话可说】。。。我打赌说出这番话你心里爽翻了。

他知道自己的女仆是反抗组织Mayday的一员。他允许这个反抗组织存在的理由有点像Matrix里面的Architect.总要给一个社会留一个出气口。否则压力聚集会把整个社会都炸掉。

刚分到劳伦斯家里时,June向WTF 请教 劳伦斯是个什么样的人,Fred说,他很会审时度势,但是他无法忍受无聊。这句话跟之后劳伦斯太太对June的评价对应起来。”I am so glad you are back! Things are always so much more exciting when you are here!” (你回来真是太好了!只要你在一切都变得这么带劲儿!)其实集权社会都特别的无聊。所有的人都按部就班,所有的事都日复一日走同一个程序。有了劳伦斯这么一个“体制内”不按牌理出牌的这个剧才带劲儿了起来。

希望第五季他的戏份会再多起来。第四季他的戏份少了就不如第三季好看了。

Serena

跟Nick一样,剧把原来非常苍白的一个人物给写活了,给她基列国国母的地位。”把生育能力收为国有Nationalize Fertility“这个主意是她提出来的。Serena和Lawrence是基列国的开国元老。基列国成立之前两人都出过书都是公众人物。建国后两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自食其果。

S3E5 serena本来有意叛逃去夏威夷的。花了很长的镜头记录serena选择自己从小长大的各种照片包起来。然后又原包带回来,强烈隐喻她本来不打算回来了。利用这个机会叛逃去夏威夷吧!但是后来改主意了. 也许是在跟luke对话中认识到在这个正常世界里她对nichole的所有权完全不存在。也许是因此决定要回到gilead然后用gilead的法律把小宝宝夺回来?这次会面她的真诚善良的母性(想要小宝宝有一个更好的生活)被权力的欲望(想要用权力来拥有不属于自己的)给打败了。

S4E9 Serena在加拿大候审的时候Naomi 来看她,表示Serena怀着的孩子属于基列国。完全符合Serena自己设计的国本。生育能力是国有而非私人。跟第三季Serena自己排演的要求加拿大送回婴儿Nicole是一样的。这一集我超级喜欢Commander Putnam跟WTF的对话。WTF问国家是不是在想办法营救他们夫妇。Putnam说,“We will send you our thoughts and prayers. “听的我爆笑!

June

原著写于八十年代。当时大家认为从六十年代开始女权运动已经修成正果。所以June对于成长过程中自己母亲为了闹革命而把自己放在次要位置很不满。剧把June在基列国的转变,变成自己妈妈一样的人物写的生动直白残酷。第四季结尾她跟Emily哭诉“如果我是一个好的母亲就会放过他。”最终她只能放弃做一个好母亲而成为跟她母亲一样的人。我很喜欢S3E10里面在医院为她缝手伤包扎的医生和她的对话。

June: My mother was a doctor… Holly Maddox 我妈妈也是个医生。。。Holly Maddox.

Doctor Yates: [chuckles] Well… Now i know why you took a swipe at Mrs. Waterford. Dr. Maddox. [shook his head while smiling] Dr. Maddox. She was scary. 怪不得。。。所以你做的出向WTF夫人挥刀的事来。【摇头苦笑】Maddox医生。她很吓人的!

June: Yes. She is. was. I actually don’t know. You should know i was actually going to kill Serena. And her (OfMatthew who was pregnant, in a coma, on life support so they could harvest the baby). And you, too. 对。她确实是。她曾经是?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活着。你知道吗我本来要杀了Serena, 还有她(床上人事不省的使女),还有你。

Dr. Yates: I warned them. I said, “you can’t leave that girl in here, praying, for months on end” The brain atrophies in isolation and breeds despair. How long have you had suicidal thoughts? 【叹气】我警告过他们,我说你们不能把这女孩子关在这里,一关几个月。大脑在隔离状态下会萎缩,人会绝望而疯掉。你什么时候开始有自杀倾向的?

June: [confused] Homicidal. 【摇头】是他杀。

Dr. Yates: Doing any of the things that you said would put you on the wall. and you know it. So… how long?你很清楚只要做了你说的任何一件事都会把自己挂墙上。。。多久了?

June: I don’t know. probably when i realized i won’t see any of my daughters again. 我想不起来了。可能自从我知道再也见不到我的女儿们了的时候。。。

….

Dr. Yates: I honor the handmaid’s life by saving her child. How would you honor your daughters? 我以拯救使女的孩子来维护使女生命的尊严。你准备如何维护你女儿的尊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