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时英,秦晖,文革

最近历史学家余时英老先生去世,豆瓣上看到好多各种缅怀文章,我一脸问号(从来没听说过这个人)看了一圈,被秦晖的士人风骨这好文感动了一把,就去搜了一下秦晖。然后就看到这个最近上传到油管,2016年秦晖解析文革之谜的视屏:四种叙事与历史真相。简直太好看了,简明扼要,我好像终于开始明白文革是怎么回事,我中学的老校长文革时为什么会被打死,凶手为什么至今招摇过市还可以衣锦还乡。文革中死去的人都是些什么人,我们如今纪念的张志新遇罗克又相似与不同在哪里。党偷换政治概念跟GOP如出一辙啊!再然后就是各种西方共产党人对文革的浪漫幻想是多么的错。。。当然最重要是更多了解了毛是怎么运作的,邓小平和陈云相似不同在哪里,等等等等。。。
我得把秦晖老师被禁的那本“走出帝制”找来读一下。。。
顺手推荐一下2015年这篇纽时关于秦晖被禁这本书的文章,不错。
https://cn.nytimes.com/culture/20151229/cc29qinhui/

在同为历史学研究者的人民大学教授张鸣眼中,今年63岁的秦晖教授是”中国唯一一位能做思想史还能做中国史、能做思想史还能做经济史、能做古代史还能搞现代史的人”。秦晖对中国历史一直以来有一个富于创见的宏观判断:中国历史之重点就是一头一尾的两次转型:第一次是从周代的分封制向秦代的郡县制(亦即作者所说的“帝国制”)转变,第二次则是晚晴以来的帝制向共和、民主、宪政制度之转型,而第二次转型,经历了百余年之久,却仍处于未完成状态,且很难预料究竟何时能够大功告成。中国“走出帝制”之不易,是整本书最为核心的主题,也是其他论题展开的基础。同时,作为读者,我们隐约可以猜测到:可能正是由于作者将周朝灭亡之后三千多年的中国历史以“秦制”加以概括,暗示了中国至今仍然处于帝制社会,专制仍是中国政治的底色,从而引来了审查者的严重不满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