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山涉水 — 犹他州国家公园


Warning: Parameter 1 to wp_default_styles() expected to be a reference, value given in /home/fadnigno/public_html/yangmama/wp-includes/plugin.php on line 601

五月份,我们(小羊和羊妈妈)都飞到 Las Vegas 再租车开了二个多小时去犹他州。一路上,视野开宽,天高云淡,那首俄罗斯歌曲 “Широка страна мая родная… (我们祖国多么辽阔广大) ” 的旋律就在脑中盘旋,虽然这里并不是俄罗斯,也不是我的祖国,想象中的“辽阔广大” 就应该是眼前的画面?时不时又冒出这个念头:要是让大寨或黄土高坡上的老乡们移民来此,开发美国的大西北,又会是一幅什么样的景象?

IMG_20180510_183826

楼兰古国?

DSC03853

到达住地,可爱的 Springdale 小镇,镇内由南向北一条免费的公交车直达 Zion (锡安)国家公园门口。住处正处公交车中点,从早到晚每十来分钟必有车,十多分钟到公园门口。进园之后又是免费双节大巴一路向北,停九个站,让大家随意上下去往不同景点,不同步道。除了免费大巴,我们两人每次进公园十几、几十元的入园费,也由我的老年人国家公园终身通行证而免掉。类似的免费入园证还有给军人,残疾人连同同行者都全部免费。感谢联邦及犹他州政府的慷慨,庆幸川皇”cut budget” 的魔爪还没有伸到此地。

Springdale:

DSC03622

“开门见山”的住处,附近有一个信息中心,几家饭馆和一个小超市,解决了我们几天的民生大事。

IMG_20180510_205017

大概因为是沙漠地带,极其干燥,什么虫包括苍蝇蚊子都没有,非常干净。一个单卧套间,我们两人分住里外间,很是舒适。

住处COLLAGE

Zion National Park   锡安国家公园 (百度称其为宰恩国家公园

PANO_20180513_143244

三条步道 —

第一天,我们一起走了水陆步道 Narrows。将近两小时陆道才到水道,换水鞋下水。小羊特地为我租了防水裤,一路背了上来,因为听说有的地方冰凉的水会没膝盖,也有时候会有山洪连大石头都能冲走。当天虽然水流湍急,却只不过漫过脚面。羊妈妈还是浅尝辄止,下水走不久就返回陆道,心理因素不够强大,怕万一来了山洪保不住老命,还给别人添麻烦。小羊自己走完了全程才返回。在水陆交接的河滩处,看见一帮中国(上海)大妈,穿红着绿,围着丝巾打着伞,倚着石头让导游照相。不懂她们为什么辛辛苦苦爬了两个小时山路,到了最精彩处却不下水。单为照相。其他步道有的是好景色。。。
爬山3-COLLAGE

涉水COLLAGE

另一天,羊妈妈自己去走了一条沿着维京河(科罗拉多河的支流 Virgin River)  比较平坦的步道 Pa’rus Trail,遇到一群吃草的鹿和从拉斯维加斯过来的一对年轻人,带着一只五个月大,叫做Duke(公爵)的黑背狗狗,让我想起了Anita, 心中永远的痛和爱:

PANO_20180513_145238

IMG_20180513_150908花和狗COLLAGE

小羊挑战了一条险峻步道 Angel’s Landing Trail,有的地方只有窄窄一条石阶,拉着铁链才能攀爬。我要去了一定晕菜,无限风光只属于勇敢的年轻人啦!

PANO_20180513_151539

苗COLLAGE

途中还见到来此攀岩的勇士,据说他们要夜宿半山腰的岩缝里,真是不可思议!
IMG_20180514_104206
 Bryce Canyon (美国布莱士峡谷公园)
百度的中文介绍说:
“位于美国犹他州西南部,其名字虽有峡谷一词,但其并非真正的峡谷,而是沿着庞沙冈特高原东面,由侵蚀而成的巨大自然露天剧场。其独特的地理结构称为岩柱(hoodoos),由风、河流里的水与冰侵蚀和湖床的沉积岩组成。位于其内的红色、橙色与白色的岩石形成了奇特的自然景观,因此其被誉为天然石俑的殿堂。
 
布莱斯峡谷国家公园比邻近的宰恩国家公园与大峡谷处于更高海拔。其边缘大约高8,000英尺至9,000英尺 (2400米至2700米),而大峡谷南部边缘则为海拔7,000英尺 (2100米)。由于高度的不同,其拥有十分不同的自然生态与气候,所以经常使游客感到巨大差异 (指那些在同一假期里游览了全部三个公园的游客)。峡谷地带由摩门教信徒首先于1850年代开发,并在1875年,埃本尼泽·布莱斯(Ebenezer Bryce)移居至此后命名。此附近的地带于1924年成为美国国家保护区,并于1928年被设计为国家公园。此公园面积大约为56平方英里(145平方公里)。其因此处偏远,所以游客数量较宰恩国家公园与大峡谷为低。”

PANO_20180512_145049 (1)

在这个火红至灰白的彩色露天剧场,我似乎看到了整个庞贝废墟,或是英国伦敦的议会大厦,或是巴塞罗那出于怪杰建筑师高迪之手,“奎尔花园”的市民议事厅和他的“圣家堂”大教堂。。。

BryceCanyonCOLLAGE

小羊去了320英尺(将近100米)下面,谷底的 “Queen’s Garden” — “女王花园” ,看到下图右上角那位俯视着她的花园的女王吗?

苗1COLLAGE

坚强的树木 — 千百万年的风化加雨水,河流的冲刷,岩石成了石柱;同样经受着大自然蹂躏的树木,也被冲刷得裸露出树根,却还屹立不倒,何等坚强的生命力!

树COLLAGE

Glen Canyon 格伦峡谷

在东进去往 Glen Canyon 的路上,赤日炎炎似火烧的沙漠中,一汪碧水突现在眼前 — 科罗拉多河东端,水力发电大坝 — Glen Dam 格伦峡谷大坝 — 形成的 Lake Powell 鲍威尔湖:

PANO_20180514_131945

PANO_20180514_125343

Maker:S,Date:2017-7-30,Ver:6,Lens:Kan03,Act:Lar02,E-Y

Maker:S,Date:2017-7-30,Ver:6,Lens:Kan03,Act:Lar02,E-Y

大坝和水库:

PANO_20180514_172853

和大坝平行的一座大桥:

IMG_20180514_171430

马蹄湾 — 科罗拉多河在与犹他州比邻的亚利桑那州拐了个弯,为了看这个马蹄湾要顶烈日,爬沙坡一公里(二、三十分钟)比较辛苦,上得湾来还没有护栏,万丈深渊边上,只得战战兢兢地“低姿态”照相。上面风极大,一位小哥的帽子乘风而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有几位中国大妈(大姐?)又扬起了纱巾在照相。

河弯-COLLAGE

Lower Antelope Canyon 神秘的(下)羚羊谷

这是我们这次旅程中的华彩篇章,它位于印第安人保护区,故不允许游客自由出入,必须跟随印第安导游组团进去,每团15人。据说一年中很多月份,或因雨天,或因暑热是关闭的。我们运气还不错,得以进入这个五光十色的神秘洞穴。导游带着大家爬下好几段窄窄的铁梯,穿行在岩缝之间,全程约一个小时。虽说是地下,透过岩缝总有天光映衬在多彩岩壁上,令人目不暇接。每一处,每一步都是360度景观,每个人都忙着啪啪地按相(手)机。。。

IMG_20180514_150824

羚羊谷1-COLLAGE

下面有几张导游帮拍的:左上 — 美国之鹰;右中 — 戴帽男人;右下 — 日落科罗拉多。

羚羊谷2-COLLAGE

连来带去不到一周的旅程,爬山又涉水,赏心又悦目,来此一游不枉此生!一周中还学会了拍摄广角、鱼眼照,手机的这些功能甚至超越了一般相机。

本人向来喜水胜过好山,这次才领略了山之壮美,山之瞬息万变,更勿云其记录了千百万年的沧海桑田和流芳百世的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