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俄罗斯的漫漫长路

我们这一代都有个俄罗斯情结 — 听俄罗斯民歌,看俄罗斯小说,穿苏联花布,学了5年俄文(中学三年,大学两年)有一位住在克里米亚一个医学院宿舍,跟我通信4、5年的苏联笔友 — 乌克兰姑娘尼娜。寄给我的礼物中,除了很多风景明信片及小画册还有一个俄罗斯套娃,一个盖子上画有狗狗叼着锦鸡的化妆盒,一列仿象牙的骆驼队摆设,还有被外公称为苏联花的花籽 (实际上是一种矮牵牛)。我也给她寄去所有当时能够收集到的明信片,画册,最精彩的是一个外公买来画画用作道具的,古代妇女插在头上的珠凤。通信持续到大学一年级。而直到文革中期1968年,怕被红卫兵抄家,带上苏修特务帽子,经家人督促,才忍痛销毁了所有她的信件,只留下她的两张照片,那个套娃和明信片。可是那些似乎从俄罗斯原野中飘来的歌声,时不时会萦绕脑中;安娜.卡列尼娜中贵族跳舞的场景,柴可夫斯基的音乐,轻盈的四个小天鹅,圣彼得堡的宫墙,伴随第聂伯河的波光总在心中荡漾。。。

我们交换的照片:

HNHA

Notes_0

送尼娜600226-COLLAGE

劫后余生的一个信封:

scan0003

五月,小羊受邀去莫斯科出差邀我同行,顿然揭开了这些梦中的页面。尴尬的是,虽然曾经常任俄文课代表,大学里年级俄文朗读比赛夺冠,现在却连字母表都背不全。翻出尚存的俄文学习资料,跟网上教学频道从头学起。相比去南美之前学西班牙语,要捡起俄文还是容易些,毕竟小时候学的东西,基础扎实些。

三月份开始办签证,又晕了菜,这些年出出进进,除了回国已经忘记了签证这回事。印象中的“苏联老大哥”对美国人却是另一副嘴脸。第一,是$300多高昂的签证费,前所未见 (还不收个人支票,不收信用卡)。第二,网上表格除了一般的姓名地址,还要俄方邀请信。去你们国家旅游,还得有人邀请不成?求助小羊,看她的邀请信是否可以“带家属”。经她研究,原来要先预订当地旅馆,并让其发邀请信。。。第三,满满三页蚂蚁大小字体的签证申请表,从个人、父母、前夫(妇)姓名、生日、出生地问起,到高中之后学校地址电话、所学专业,年份;目前,和“前两个”就职单位名称、地址、电话、老板姓名电话,就职时间;十年之内去过的国家,时间;健康保险,是否什么社团成员,有没有受过特别和武器有关的训练。。。好像审查移民似的,无比繁复。

小羊帮我填了一份申请表,连带邀请信和给签证办公室的授权信发了过来。让我带上现金(还好不要求去银行开本金支票!)预约好日子,一并送到旧金山市中心的俄国签证办公室,总算是百斤担子放下了五十。以前俄国在旧金山设有领事馆,据说因间谍行为,被联邦调查局勒令关闭了。现在只在市中心金融区一个大楼九层有一个办公室做签证处。我从大羊家乘地铁过去,比预约时间早到了半个钟头,大楼进门处查了身份证,给上面打电话核实,才给我照相,发通行证,指定我上了六个电梯中的一个,直接送上九层。出电梯问了人,曲里拐弯才找到签证办公室。那时正值午休时间,出来一位中年妇女,不让我在门口等,叫我回到电梯间去。。。

小办公室可真小,沿着墙两张垂直的桌子,坐着一胖一瘦两个女办事员,外加三四张给顾客坐的椅子,中间只够站一个人。看来那个瘦办事员是主管,拿过我的材料逐行审查,最后告诉我:“你的签证申请表中有一个小小的,但是致命的错误。你要回去重做,下次再来。” 她指给我看,每页右上角几个小字“此件转发纽约”。她说应为“转发华盛顿”。这是填完表最后有一个问题,申请表发往哪个使领馆,原来他们这里是专门代办华盛顿使馆的。申请表不允许有任何手写修改。她说:”如果让我们改,你要多付$30元钱”,我马上答应。她说那么我们需要你在网上填表时候设的密码。急忙给小羊发短信问密码,这厢里她们开始赶人。也是,后面进来的人已经坐满了椅子。退到门外,那位胖办事员跟着出来叫我远离门口。赖着等来密码,又进去让她们试密码,左试右试却说两个密码都不行!

沮丧地回来,自己上网又把密密麻麻三页纸从头来过,又预约,又去大羊家过周末,又来到那个楼,这次大楼进门处把我送到了十层,好像是办事处的接待室,陆续又进来几波人,有来取件的,也有跟我一样二进宫的。待又进到小办公室,一对排在我前面的老夫妻,因为没有填写他们退休前公司信息,第二次被拒签,商量着要到市区找个有电脑带打印机的图书馆,修改之后下午再来。我平静的心一下子吊了起来,上帝啊!保佑我。。。庆幸没让我三进宫,于是付了$238签证费,签署了委托书,同意三周之后可以让别人代我取回签证后的护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