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双城游之五 — 莫斯科街景,酒店,莫大和地铁

莫斯科街景

街道干净,车速超快,油价便宜,据说莫斯科居民争相买好车,为的是抢路权。市内处处有绿地,可是,五月末的空中,到处都是纷纷扬扬柳絮般的杨花,街边公园草地上也落满了毛毛虫般的杨花(见下图右中)莫斯科居民说那是”斯大林的诅咒”, 因是他下令遍植杨树:

两周双城游,并没有体验到陈丹青说的:“前苏联洋得太土,土得又太洋”,跟欧美诸国相比,没啥差别。街上的姑娘们都漂亮,几乎个个是金发碧眼,身材苗条,衣着赏心悦目。让我这个旧金山湾区来的人眼睛一亮。

街边乐队:

斯摩棱斯克地铁站外小院中的乐队:

丽兹卡尔顿酒店(The Ritz-Carlton Moscow)

我们的土豪总统曾经在此下榻 — 一开始给我们的房间景观好,但是只有一张大床,小羊预订的应是两张床的景观房,交涉之后给我们换到两张床,但是景观稍差的房间,只能看到红场一个角,小羊不爽又去交涉,他们答应等另外一间收拾以后就给我们搬。当时我们已经把行李打开,准备外出了。电视机前是小羊林林总总的各色耳环,项链,手链;卫生间里又是她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等我们溜达回来,果然给我们挪了行李换了新房间,连小羊的零碎也在电视机前整整齐齐摆了一盘,可是卫生间里的瓶瓶罐罐还是遗漏了,一通电话,又搬来一盘。跟着小土豪,当了一回“上帝”,还享受了一番一天24小时开放, 各色鱼子酱随便吃的小吃部,奢侈了一把。

在莫斯科小羊去公干的两三天中的第一天,通过旅馆为我雇了一位导游叶尔玛,带我出去逛。那是个会中文,80后的俄籍蒙古姑娘,家在靠近蒙古边境的西伯利亚,在家乡上的大学学哲学,后来到莫斯科外交学院学国际关系(“莫漂”?)。带我去了曾叫列宁山(记得那首“列宁山”的歌吗?“亲爱的朋友,我们都爱列宁山……啊,世界的希望,俄罗斯的心脏,我们的首都,啊莫斯科!”)现在恢复本名为麻雀山,著名的莫斯科大学就在此山。

据说莫斯科国立大学历史上最好的排名是1998年排名世界第7位,莫大是全俄罗斯最大的大学,也是俄罗斯最大的学术中心。莫斯科大学成立至今已有8名诺贝尔奖学金获得者。麻雀山 Sparrow Hills,位于莫斯科西南,是莫斯科的最高处,莫斯科河从山脚流过。观景台在麻雀山上,正对莫斯科大学正门,由此可俯瞰莫斯科河与莫斯科市区,美丽景色尽收眼底。从观景台还可以看到克里姆林宫教堂群,新圣母修道院,地铁桥和科学院主楼。观景台右侧的大铁架,是高山滑雪跳台,左侧是绿树掩映的小教堂。

可惜我们去的那天多云,除了体育馆的圆顶(下图右上角)看不到那么远,校园里的林荫道让我想起南航的梧桐道,在一条两边雕像林立的路边,看到化学家门捷列耶夫(下图左下),背诵他的元素周期表,好像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还有俄罗斯的诗人,科学家罗蒙诺索夫(下图右下),他们该都是从莫大出去的吧:

后来又去了几个装饰华丽的地铁站,因是周五,每个站内都是乌央乌央。装饰最多的是基辅站,里面的壁画和雕塑涵盖了前苏联时期工农兵形象,各行各业的劳动者,相当革命化。可是跟画廊和博物馆里的油画相比,这些壁画就好像我们国内的户县农民画的水准。地铁票便宜得不可思议,最便宜的是买张充值卡,每进一次站,不管多远只要38卢布(相当于58美分!)

叶尔玛一路在誇她家乡的水有多青,天有多兰,还说她家乡的老人还是怀念过去,花的是戈比,现在花的则是百元千元卢布。很像中国老百姓怀念当年几分钱一只的鸡蛋。